文钊:从对立统一规律想到政治体制改革

  馬列主義哲学唯物辩证法中有一条规律,即对立统一规律。这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根本规律。列宁说过:” 辩证法本来就是研究对象本身矛盾的。(见列宁《哲学笔记》)” 他还说:” 发展就是对立面的斗争。(见《列宁全集》)” 毛泽东说得更加具体,他说:” 事物发展的根本原因,不是在事物的外部而是在事物的内部,在于事物内部的矛盾性。任何事物内部都有这种矛盾性,因此引起了事物的运动和发展。事物内部的这种矛盾性是事物发展的根本原因。….. 因此,了解事物矛盾这一个法则,对于我们是非常重要的。(见《矛盾论》)” 鄧小平也说过:” 党要受监督,党员要受监督….. 毛主席说,要唱对台戏,唱对台戏总比单干好。我们党是执政的党,威信很高,我们大量干部居于领导地位,…..如果我们不受监督,不注意扩大党和国家的民主生活,就一定要脱离群众,犯大错误。” (见《鄧小平选集》第一卷270 页)这些话都说明任何事物内部都存在矛盾,重要的是要利用这种矛盾来推动事物发展,否则就会成为阻碍事物发展的绊脚石,就要出问题,犯错误。我国古来的阴阳学说也指出:” 孤阴则不生,独阳则不长。阴阳调和,万物育焉。” 荀子形象地比喻说:” 民水也,君舟也。水以载舟,水以覆舟。” 这些话中都包含着对立统一的深刻道理。所谓党要受监督,就意味着党要有其对立面来唱对台戏,唱对台戏也就是互相监督、互相制约。荀子说的君与民也是封建社会统一体中的两个对立面,他用水与舟来形象地描述了君、民两个对立面之间的关系,就是说,如果君王的政策符合人民的愿望要求,人民就拥戴他,相反,如果君王的政策不符合人民的愿望和要求,人民也就可能推翻他。孟子也有民贵君轻的说法。他还说:” 君之视臣如手足,则臣视君如腹心;君之视臣如犬马,则臣视君如国人;君之视臣如草芥,则臣视君如寇仇。”这说明封建社会中的君与民,君与臣两方面,都是有着又统一又斗争的关系的。这种关系处理得好,社会就发展与稳定,历史也就是这样发展与前进的。

  看看近代的蒋介石政权吧,它也不是一开始就腐朽、专制、独裁的。当北伐开始时,他举的是反对封建军阀的大旗,领导北伐军讨伐北洋军阀,自己曾经是北伐军的总司令。当时国共合作,共同战斗,朱德、叶挺、贺龙、彭德怀等都在北伐军中工作过。当时蒋介石与革命人民的矛盾并不大。共产党与国民党都在国民革命这一大前提下统一进行斗争,斗争的对象是北洋军阀。可是当革命进行到一定时期,他代表官僚地主階級的本来面貌暴露出来,于是来了个四一二清党,宁汉分裂以后,便反共反人民了。到了抗日时期,在抗日的大前提下,共产党号召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在一定条件下,国民党与共产党又保持一定的合作关系,共同抗日,合作的斗争对象便是日本帝国主义。当日本投降以后,这个政权又日益暴露其反共反人民的面貌,便大打其内战,引来了三年人民解放战争,当时蒋介石领导的国民党贪污腐败,民心归向共产党,最后蒋介石政权不得不垮台,败退到台湾。到了台湾之后,他吸取了失败的教训,说出了一句很深刻的话:”我不是被共产党打败了,而是自己打败了自己。” 于是他重振旗鼓,励精图治,发展经济,救亡图存,经过几十年,台湾终成了” 四小龙” 之一。老蒋死了,小蒋(经国)上台,能适应社会潮流,在小蒋死之前,开放党禁报禁,允许台湾社会中存在不同的政党,也允许存在不同的政见,允许言论、结社、集会、游行的自由,于是台湾与大陆相反,开创了民主风气之先。这样,社会显出了生气,不但没有大乱,反而跟上了世界民主自由的潮流,以民主自由政治与大陆分庭抗礼。而这以后,国民党第一次由执政党变成了在野党。可国民党并没有亡党,目前又正集结力量企图东山再起,重新执政。所以,从近几十年来的历史看,正应验了《三国演义》中” 天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这句古话的道理。这也是符合社会通过对立面又斗争又统一以求得发展的道理的。

  如果我们明智一点的话,应该看到历史发展的规律:事物无不在一定的条件下走向自己的反面,事物都是发展变化的,而社会发展变化的依据就是人民的利益、人心的向背。俗话说:” 得民心者昌,逆民心者亡。” 今天,共产党已经领导着全国十三亿人民,我们的国家已经处在二十一世纪之初,科学技术的发展几乎是一天等于二十年,假如我们真是代表先进的生产力、先进的文化,代表人民的根本利益的话,为什么不能想想:自己应该怎么来有意识地树立对立面,主动接受人民和其他政党的监督,来防止自己内部的变质腐败;更主动地运用对立统一规律去推动社会前进呢?刘少奇说过:” 共产党除了人民的利益之外,别无自己的私利”.毛泽东说过:” 共产党是不怕别人反对的,如果被反对倒了,活该。” 因此只要真是以人民利益为重,抛弃一己私利的话,党就会像希腊神话中的英雄安泰那样战无不胜,又怎么会怕别人反对呢?今天,世界已经变成了地球村,民主、自由、人权已经成了席卷世界的潮流。台湾既然能够顺应世界潮流实行政治民主化现代化,那么我们为什么不也取人之长,补己之短,学一学蒋经国顺应世界发展的潮流,实行民主宪政的政治,开放党禁报禁,允许国内政治实行多元化(我们已经承认在国际上应该实行多极化)呢?

  有人说:” 共产党的领导是绝对的,开放党禁,国家便会乱。” 我们不否认共产党的领导权,但是这个领导权不是自封的,要建立在人民群众拥戴的基础上,正如” 水以载舟” 那样。鄧小平说:” 党要受监督。” 哪个来监督呢?人民群众。但人民群众是分階級,分为利益集团的,政党就是代表了不同階級、不同利益集团的团体。共产党既然是靠着人民群众的拥护,才得以打倒蒋介石政权,建立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那么,建设现代化的民主中国更需要人民群众的拥护。共产党与人民群众应该是鱼与水的关系,哪有鱼害怕水的?所以,以人民利益为重的党绝不应该害怕人民群众中不同的政党与团体与自己竞争,古语说:” 有容乃大,无欲则刚。” 人民群众中的各种政党、团体,即使有各种各样的不同政见,也正可以俱收并蓄,利用他们来监督党与党员。如果党员中有人要做坏事,正是” 十目所视,十手所指” ,即使想干坏事,也不敢干,干了也会被大家拉到太阳光下,受到广大人民和法律应有的惩罚。这样的党岂不是更加健全,更加能够起到领导作用了吗?又怎么会损害党的领导呢?更怎么会乱呢?看看美国前总统克林顿,闹了那么大的丑闻,他的对立面共和党人对他攻击得那么厉害,美国的社会乱了吗?不但没乱,美国就是在这样众说纷纭的情况下,政局始终保持稳定的。别的国家多出现过政变和内战,美国自南北战争以后却从来没有出现过,这就足以为证。所以怕不能领导,怕乱而不敢开放党禁的思想是不必要的。

  有人说:” 我们不是有多党合作,互相监督,长期共存吗?” 看看建国以来的历史,在建国之初,民主党派还有不少人参加政府工作,有职有权,民革的李济深、民盟的张澜、章乃器、章伯钧、罗隆基,民建的黄炎培等都担任过政府要职,但曾几何时,这些人一个个都排除出政府之外,政府成了清一色的” 党天下”.到了1957年反右派斗争中,民主人士凡提了不同意见的,都被打成右派;民盟成了” 反党反社會主義” 的组织,所有民主党派经过这样制作以后,不仅不成其党派,没有什么政纲政见,且不管共产党提出的方针政策是否正确,他们都摇旗呐喊,高呼伟大光荣正确,其党派的实质已名存实亡(有人形容它们为花瓶、摆设)。因而在开政协会议时,民主党派的代表照例是完全拥护。一切方案都由共产党的政治局拟定,交人民代表大会和政协会议通过,这一切不过是走过场的形式而已,即便有人有不同的想法看法,也起不了什么作用(如三峡工程的通过)。试想这是什么多党合作,是什么互相监督?这合作只是个名,实则是” 挂羊头卖狗肉” 的一党专政。而一党专政并不是全体党员当家作主来专敌人的政,只是少数几个党的领导人一言九鼎,来为民作主,来决策大局罢了。这样,只搞一言堂,不搞群言堂,各阶层人民的积极性得不到发挥,又怎么能够真正推动社会前进呢?

  有人说:” 我们不是有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吗?” 宪法规定人民代表大会是国家的最高权力机关,但看看人民代表,是不是人民普选出来的,它代表人民履行了什么最高权力?我有个朋友,有一年成了全国人民代表,别人不知道他是怎么当了人民代表的,事先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当上人民代表,可当了一届以后,忽然不要他当人民代表了,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不要自己当人民代表了(实则由领导圈定)。至于执行最高权力,则是口头上一句话。从没有看见人民代表大会哪一次否决过共产党领导人提出的哪次决策。实际上最高权力并不在人民代表大会,而在党中央,甚至是在中央的某个领导人。设想,如果人民代表大会真能起一点作用,那么” 反右派” 、” 反右傾””三面红旗” ,” 文化大革命” 能够发生吗?中国会折腾得这么久,这么厉害吗?这个名为最高权力机关,实则连一点监督作用也不能起的人民代表大会还有什么用处?不过是一个假民主的摆设罢了。

  有人说:” 我们不是有民主集中制,既有民主又有集中吗?” 所谓民主集中制的含义,是民主的基础上集中,集中指导下的民主。说穿了,民主只是个短暂的表面形式,它既没有制度、程序作保证,也不受法律的约束,集中起来的意见其民主程度如何,也没有谁来检查衡量;而集中指导下的民主,则其民主是有限度的,是在领导意图决定下实行的民主,假如领导意图不要人民群众实行民主,那么民主随时可以废除掉。比如,1957年实行大鸣大放,这是毛泽东的领导意图要大家大鸣大放,应该说是有领导的民主,但几天以后,他说” 事情正在起变化,鲨鱼浮到水面上来了,” 鸣放成了猖狂进攻,于是原来短暂的民主没有了,整个社会掀起了猛烈的反右派斗争。原来说的言者无罪,变成言者有罪了。毛泽东更说:” 民主是手段,不是目的。” 意思是我要它便用它,不要它便可以不用它了。所以,民主集中制归根到底还是集中,也就是極權专制。

  有人说:” 我们不是在搞机构改革吗?” 须知机构改革与政治体制改革是两码事。机构改革只是就行政机构的设置,人员的精简,机制的转换作一些适当的调整,这不是从根本上改革,而只是修修补补。如果说政治体制改革是大局,机构改革只能说是小局。所以把机构改革与政治体制改革混为一谈是不对的,是模糊了两者的界限。

  有人说:” 代议制的民主是资产階級民主,只有人民代表大会制的民主才是无产階級民主。” 否,代议制作为一种制度,本身是没有階級性的,正如同语言文字一样,它既可以为无产階級利用,也可以为资产階級利用。何谓代议制民主?即是由广大人民普选议会代表,代表受选他的人民约束,既可以选他,也可以罢免他;再由代表组成议会,议会代表由不同的政党成员或无党派人士充当,代表不同的利益集团,由他们各自的政党通过推选选出竞选政府领导成员的人,竞选的人发表施政纲领,参加竞选,让全国人民知道,再由人民普选出政府最高领导成员,其最高领导成员有一定的任期,要对议会负责,受议会的约束,如果他违背民意,做出有损国家和人民利益的事情,是会受到议会的弹阂甚至罢免的。在这种体制之下,任何人掌权以后,也不敢肆无忌惮,为所欲为。这就叫做权力制衡。难道这种以宪法为准绳的民主制衡的制度只能为资产階級所用,而不能为无产階級所用吗?资产階級国家所实行的一套代议制民主,如三权分立、司法独立、军队只负责国防,不参与政党竞争、领导成员任期制、组成责任内阁等等,都体现了各级领导成员要受监督的原则,这样,领导成员就只能是人民的勤务员、公仆,而不能成为人民的主人和老爷,骑在人民头上了。这样的制度是历史遗留下来的成果,体现了科学的原则,难道这不比被人诬蔑为” 橡皮图章” 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好多了吗?这样的制度为什么无产階級不能利用,而一定要归属于资产階級呢?

  应该说,代议制民主真正体现了全社会的竞争原则、制约原则、监督原则,正是对立统一规律在国家生活中的灵活运用,它使得社会的政治生活成了一池活水,因而充满生气,不会停滞。虽然它并不是十全十美的,但正如邱吉尔所言:” 虽然这不是很好的制度,但没有比它更好的制度了。” 对比之下,如今我们的社会是以人治取代法治,领导人私相授受接班人,是老人政治,是党指挥枪,是黑箱作业,其毛病都出在政治制度不科学、不民主上。现今普遍存在的贪污腐败现象不能克制,也因为权力没有有效的公开的监督,其机制不健全,不科学。假如,一个执政党的领导成员时时刻刻处在公开的竞争、监督、受约束的机制下,他必须兢兢业业,能够会出现像陈希同、成克杰这样的腐败分子吗?根本不可能。其实,像克林顿这种性丑闻,在中国的某些官员中已成家常便饭,为什么在美国能够闹得满城风雨,而在中国却不能呢?这难道不要从制度上去找原因吗?所以我希望真诚立党为公的中国共产党,其领导人要顺应世界的潮流,考虑真正改变以往的专制極權政治,代之以朝气蓬勃的代议制民主政治。宋朝的朱熹有一首”观书有感” 诗,写道:” 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水只有活了才能澄清。如果我们的政治体制能够像一池活水那样,社会怎么不会政通人和,清如明镜呢?处此二十一世纪之初,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生存竞争,适者生存,不适者灭亡,时不我待,我们再不能徘徊等待,拉历史的后腿或掉在历史车轮的后面,成为历史的罪人了,而应该急起直追,做改革的促进派。

  我是一个老共产党员,年已七十,经历已经太多,可以说别无所求,只是以一种毫无利己、爱党爱国之心来痛陈国是,相信不会被人认为又是在搞” 自由化” 吧。

  来源:王小宁推荐

  作者:文钊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思想学术 » 从对立统一规律想到政治体制改革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