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东山人:新世纪“严打”工程透视

  “严打”一词可以说是中国特有的词汇,自从八十年代初以来,“严打”一词便让老百姓耳熟能详,这些年来,几乎每年都要搞一段时间的“严打”。但最近几年严打的效果却远不如前了。在很多地方严打已成为例行任务,走走过场就算了。犯罪分子们更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但是在新世纪的第一个春天,甫入4 月份后,“严打”一词在媒体上的出现频率陡增。老百姓都议论,这回“严打”要动真格的了。从媒体上透露出的信息,这次严打堪称一项巨大的社会治安工程,被政府提到维护政权稳定、树立政权威信的高度。老百姓们也盼望着这次严打整顿工程,能把犯罪分子赶尽杀绝,以除后患。

  黑道势力,挑战红色政权

  不管江湖与社会上的黑帮老大和歹徒恶棍们是否意识到,他们最近几年的所作所为,实在是太过猖狂,达到了人神共愤的地步,根本不把政权和国家机器放在眼里,视人命如草芥,施暴行如家常便饭。他们的恶行已让政权的威信大为降低,部分普通百姓对国家机器的权威也开始怀疑。

  红色政党的权威爱到了挑战,人民民主专政的政权在被几个恶人收买了少数败类之后,在人们看来也有几分褪色了。

  这几年,恶性刑事犯罪之所以日益猖狂,原因很多。有社会就业形势不佳,社会价值观危机等等多种原因,而最重要的有两条,一是刑法松弛,对刑事犯罪打击不力。中国作为发展中国家,人口众多,群众文化素质较低,地区间发展不均衡,在对待刑事犯罪过程中,却受制于世界人权组织的制约,在潜意识里要和发达国家的法律准则看齐。这极大地影响了打击刑事犯罪的力度。中国人口众多,犯罪分子也多,如果量刑太松,监狱容量就是个大问题。也正因为对刑事犯罪打击太轻,所以刑事犯的犯罪复发率极高。

  对于很多犯罪分子来说,进监狱好像是进高校镀金一样,抓进去前可能只是街头小混混,关了几年出来后,俨然就是一方恶霸了,谁也不放在眼里。随便翻一翻目前的重大刑事案件在逃犯,有哪一个不是二进宫或三进宫。震惊全国的杀人大魔头张君和石家庄大爆炸案制造者的勒如超无一不是多次进出监狱者。

  我们是应该反思一下,对刑事犯们的劳动改造,我们是否太过乐观,是否该转变一下思路?

  这几年恶性刑事犯罪愈演愈烈的另一深层原因,则是我们的政法队伍腐败所致。少数执法人员居然和黑道人物、歹徒恶棍成了朋友。更有甚者,充当起这类人的保护伞。浙江温岭的张畏、沈阳的刘涌,都和当地政法队伍的腐败分子们沆瀣一气,狼狈为奸。这简直是对政法队伍的嘲笑和讽刺。有些基层,当地政权竟和黑道一起,欺压百姓,鱼肉乡里。在一些地方,花钱“捞人”是社会公开的秘密,政法系统存在的权钱交易,使法律的权威性大打折扣。

  黑道势力、歹徒恶棍和政法败类们在挑战红色政权的时候,终于迎来了送他们集体去坟场的新世纪严打工程。

  从各种信息表明,中国高层的深层用意,除了藉此次历时两年的严打整顿工程,重塑政法队伍形象,提升政权威信,维护社会稳定外,更要向全世界证明,中国政治体制的优越之处,中国有能力消灭黑社会。因为黑社会问题几乎是任何一个市场经济国家都很难消除的毒瘤,无论是美国、日本,还是欧洲或南美洲,概莫能免。而中国政府,建国初期曾出重拳惩黑收到奇效。

  那么,这次中国的新世纪严打工程与以往有什么不同呢?

  新世纪严打,新在何处?

  对八十年代初那次声势浩大的严打,三十岁以上的中国人都有深刻印象。当时文化革命刚结束,社会治安极端混乱。而严打利剑横扫神州之后,华夏大地迎来了五六年的河清海晏的太平世界。但是,那次严打,由于有人数指标的要求,严打重剑下也出了不少冤魂。

  这一次新世纪严打工程,则强调要在法治的框架内实施。正如高法下发的通知所说,法院在审判时,要事实清楚、证据确凿。正如高法院长肖扬所说,要过“事实关、证据关、程序关和适用法律关”。本次严打工程重点明确,不搞扩大化,重点突出,一个是黑社会性质犯罪,二是杀人、绑架、抢劫等恶性案件,三是盗窃等对群众安全的多发性案件。

  把社会治安提升到涉及政权性质的高度,则是新世纪严打工程的新意所在。4 月初举行的全国社会治安工作会议,中央政治局七常委全数莅临,江澤民发表了重要讲话。从实践“叁個代表”的要求、维护改革发展稳定的大局、确保国家长治久安、巩固和加强党的执政地位的高度,强调了搞好社会治安的重要性和紧迫性,对开展“严打”整治斗争提出了明确要求。可见这次严打整顿已是关系到政权性质、人民民主专政政权威信的重大工程。这是以往严打中所不能比的。

  党政军联动,公检法齐行,新世纪严打工程凸现了中国政体的优越之处,那就是集中力量办大事。4 月以来,中国公安系统、高法系统、高检院系统、司法部系统、各地政府、解放军都召开专门会议,传达贯彻社会治安工作会议,部署严打工作,而且一把手都有责任制。可以说从体制、机制上确保两年的严打整顿见出成效。

  严打整顿工程,考验政法队伍

  应该说,无论中国高层,还是地方中层,对严打整顿工作都高度重视。但是,严打工作的实施主体毕竟是政法队伍。而中国政法队伍的确出了一些败类,尤其是基层政法队伍的状况令人忧虑。这场严打工程能否收到预期效果,可以说是对中国政法队伍的考验。

  好在中国政法界的巨擎们对此都有相当深刻的认识。

  全国最高法院的通知中特意把“保护伞”作为一个重要问题来讲,“对于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和后台,包庇、纵容犯罪,甚至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活动的国家工作人员,不论是谁,都必须坚决依法严惩,不允许任何人有超越法律的特权。”

  “保护伞”问题,可以说是这几年黑恶势力得以猖獗的重要原因。尤其政法队伍中的一些败类,更是无耻地充当了黑社会的后台。这次严打工程,有督导机制、举报机制,恐怕大大小小的保护伞们要折一大批。

  公安部部长贾春旺则指出,这次严打整治斗争既是对公安队伍战斗力的一次检验,也是加强公安队伍建设的有利时机。各级公安机关要把队伍建设和严打整治斗争有机地结合起来,进一步加大对队伍的教育、管理和整顿的力度。

  严打整顿工程的另一个考验是历时两年之久,政法队伍能否保持旺盛的斗志,良好的状态也是一个考验,而且犯罪分子狡猾多端,尤其是黑帮分子们潜伏的很深,这些都给严打整顿的效果带来挑战。

  中央政法委书记罗干的讲话,显然是对严打工程的困难有充分的估计。他指出,各级社会治安综合治理部门要深入调研黑恶势力产生、发展的深层次原因,组织、协调、督促有关部门和单位,铲除滋生黑恶势力的社会土壤。宣传部门要充分发挥新闻媒体的舆论导向作用,加大对“打黑除恶”专项斗争的宣传力度。通过公捕公判、公布举报信箱、举报电话等有效手段,发动群众积极揭发、检举犯罪线索,造成对黑恶势力“老鼠过街,人人喊打”的局面。党委、政府的主要领导同志要亲自动员部署,及时解决斗争中遇到的困难和问题,支持公安政法机关的工作,坚决打掉黑恶势力的“关系网”和“保护伞”。

  不过话说回来了,由于我们体制上存在问题,使得我们的决策和执行系统出了不少问题,尤其这些年来,常常是上边讲得很好,但到执行过程中就走了样。这次严打能否摆脱老路,的确是个考验。

  重剑之下,犯罪分子难有翻身之日

  四月,老百姓迎来了春光普照的日子,而神州大地各个角落的黑恶势力们,却要在四月开始他们的坟场之旅,去赴一个死亡约会。从南方到北方,打黑除恶的捷报频频传来,一声声清脆的枪声把黑恶分子们送进了地狱,这实在是一件快事。

  正如肖扬所说,通过集中力量,突出打击重点,依法严惩各种严重危害社会治安的犯罪分子,以形成强大的刑事惩治力和法律威慑力,实现两年内社会治安工作的明显进步的目标。

  相信,在重剑出击,历时两年之久的横扫黑恶势力的严打飓风工程后,神州大地会迎来一个河清海晏的世界。

  作者:京东山人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社会透视 » 新世纪“严打”工程透视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