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泠一:刚烈自尊的韩国魂

  2001年4月,日本文部省放行右翼历史教科书,韩国政府召回大使、严词抗议,韩国民众游行不断,焚烧日本国旗,抵制日货,韩籍慰安妇出面控诉,韩国议员东京街头静坐绝食……

  韩国政府与民众在这次日本教科书事件中的不屈不挠、决不姑息令世人瞩目,更让暗渡陈仓屡屡得手的日本政府大伤脑筋。韩国国力远逊日本,经济发展所需日本处极多,但韩国人并不愿“灵活外交”、拿民族尊严换日元,挟愤懑情绪而行霹雳手段,正是韩民族性格的集中体现。

  身处海洋与大陆之间、半岛环境中的韩国,腾挪的空间是有限的,自古承受着强大的外界压力。近代以来,韩国不断受到日本侵略,并一度成为其殖民地。地缘上的不利和曾经苦难的历史,使韩民族对外极为警惕,也造就了其人民敏感、自尊、刚烈的民族性格。

  韩国人具有超乎寻常的敏感性格,对外洞察力十分敏锐,故而常能在第一时间作出令人目眩的反应。这和朝鲜半岛的战略位置以及韩国长期处在大国外交利益碰撞下进行惨淡经营的经验有密切关系,韩国也因此接连产生了一代又一代对外交极其敏感的政治家。

  不仅政党领导人如此,而且国会议员、妇女领袖、企业精英、大学教授等社会各界的头面人物都有这种素质。3月金大中访美,未能就阳光政策取得布什新政府的明确支持,韩国学者随即指出美朝关系会大幅度后退。果然不久后朝鲜发布的公报就明确要求驻韩美军“滚出朝鲜半岛”,从而结束了关于朝美关系升温的所有想象。

  日本显然低估了韩国朝野的这种敏感素质。4月中旬日本文部省放行右翼教科书,认定日本在向右转的韩国朝野迅速作出强烈反应:群众走上街头、学生包围日本驻韩使馆、政府召回驻日大使崔相龙、日本国旗被到处焚烧。现崔相龙虽然返回了东京,但是怀里揣着正式的抗议国书。

  韩民族的自尊心强烈而且专一。韩国的历史教科书一向宣讲韩民族是世界上历史最悠久、能力最优秀的民族;也一直认为朝鲜半岛是世界儒文化的传播中心,日本在文化上只是韩国的学生等等;对于韩国被日本吞并的历史,韩国人不愿多谈,而更强调金九等韩国独立运动领导人的功绩,以及韩国如何帮助美、苏、中等大国取得二战胜利。

  日本右翼编撰的历史教科书把当年的日韩合并条约认定为合法,意味着整个朝鲜半岛曾经是日本的领土,日本有权在其行政管辖范围内驻军、征税、征兵、征慰安妇和开发战略物资。如此,韩国独立运动志士的抗日活动、韩国和朝鲜的光复以及韩朝两国向日本的索赔,倒好似是不合法的了。韩国朝野如何能够忍受这样的污辱,当然要作出最强烈的反应。

  韩民族的性格极其刚烈,表面看来是不知变通,实际是在重大原则问题上不肯姑息。在涉及到民族尊严的问题上,韩国人的情绪更会不顾一切地如火山般爆发,直至拼个鱼死网破。如驻韩美军在汉江偷偷排放污水事件被韩国媒体曝光后,韩国民众的抗议持续一月有余,驻韩美军最后不得不按韩国政府的要求向韩国民众道歉。

  日本篡改教科书事件发生后,日本驻汉城使馆、驻釜山总领事馆每天都被愤怒的人群包围,同时,韩国民众自发掀起了抵制日货的行动,韩国政府的对日交涉也迅速升级。4月中旬韩国外长韩升洙与韩国总理李汉东先后发表言论指斥日方行径,金大中总统也一再强调韩日关系的正常化是建立在日本对以往侵韩历史谢罪的基础上的,这在1998年他本人访日时和日本前首相小渊惠三共同签署的《韩日联合公报》上有着白纸黑字的体现。

  根据金大中讲话精神,韩国外交通商部拟定了一系列对日报复计划,如派遣抗议使节团、中止两国军事交流计划、禁止右翼日本人士入境、支持民间大规模索赔、推迟向日本开放文化市场等。而韩国议员金泳镇赴东京日本国会大厦外绝食抗议达一周之久的行为更突显了韩民族的刚烈性格。

  在韩国朝野“抗日”运动如火如荼的同时,日本自民党总裁选举也终于落幕,小泉纯一郎成为自民党的新领导人并将接任日本首相。小泉上台后,除了要理顺森喜朗给他留下的内政杂务外,当务之急是要妥当处理正处于十字路口的日韩关系。而要处理好对韩关系,便要了解韩民族不惧强富的自尊性格。尽管从地缘上讲韩国是离日本最近的国家,从经济上讲两国甚至已经在就双边自由贸易协定进行蹉商了;从国际政治的视角来看,两国也都是美国的盟友,布什入主白宫后也加大了美国对韩、对日关系的重视程度。可是,四月教科书事件以来,日韩关系急剧恶化,使所谓的美日韩三角根本无法成形,东北亚局势产生新的变数。

  从韩民族的性格来看,韩国政府尤其是民众恐怕不会随时间而熄灭怒火、冷却激情,日本方面作出一个交代是在所难免的了。可是,宣布如当选就去参拜靖国神社的小泉纯一郎能有诚意去解决这一问题吗?面对敏感、自尊、刚烈的韩国人的抗议潮,小泉纯一郎又能拿出怎样的高招来呢?我们拭目以待。

转载自南方周末,作者单位:上海社会科学院亚太所

  作者:王泠一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时事点评 » 刚烈自尊的韩国魂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