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弘炯:谈“韬光养晦”的外交政策

  美国布什政府近日公布了本年度的对台军售案,计划出售价值近60亿美元的军火给台湾,成为自1992年老布什总统宣布出售F16 战机给台湾之后近10年来最大宗的对台军售案。

  在布什史无前例地宣布对台出售进攻性武器之后,紧接着又公开宣称美国将尽一切力量、不惜一切代价协防台湾。打破了22年来美国历届政府一直奉行的“战略模糊”政策。中国大陆有不少学者认为这是布什信口雌黄,是布什牛仔作风的表现。笔者以为正恰恰相反,这是布什深思熟虑后的申明。

  与克林顿不同,布什在竞选最需要哗众取宠的关键时刻,表现得相当冷静沉着,其对华政策并没有什么特别激进之处,可见布什并非妄下雌黄之辈。布什想打破前任总统对中国做出的“三不”承诺,但这必然引起中方的强烈反应,最好的方法莫过于在刚刚上台时以不成熟、不老练,半真半假的方来表达,使中方无法完全抓住他的把柄,无法一本正经地做出严厉反应。而布什的表态就是美国总统的声明,与克林顿的“三不”承诺具有同样的效力,并不受他是否成熟老练的影响。不论布什性格、为人如何,作为美国总统,对如此重要、直接关系美国在海外利益的政策声明,是不会不与国家安全顾问、重要内阁成员讨论协商的。关照美国的利益是总统工作的中心,布什对此事非常认真的。这其中的内因是布什本人就是一个坚定的爱国者;外因则有3 年后竞选连任要看他在这方面的表现。所以布什的申明是深思熟虑的结果。

  在近十几年来,中国政府以推行“韬光养晦”的外交政策而著称于天下。所谓“韬光养晦”就是在国际上不当出头鸟,主动自我约束,自我限制,在重大国际事务上噤若寒蝉,在联合国投弃权票,以求各位列强最好能把中国暂时忘记,得以埋头发展。与当年造长城抵抗外敌,以及后来的闭关锁国策略一脉相承,如出一辙。

  西方文化讲究务实

  笔者认为不论是今天还是将来强大的中国,除了事关国家主权、领土完整这类最基本、攸关国家生死存亡的原则利益外,应对世界上所有的国家奉行和平共处的政策。同时也应该以一个自信,不卑不亢的心态来面对世界。而“韬光养晦”则是一个国际大笑话,这项政策完全是主观意念,是闭门造车的产物。今天国际的主流是西方,“韬光养晦”政策的对象也就是这些西方国家。在西方文化中讲究务实,甚至有些急功近利。西方人生活富裕,但与东方亚洲国家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其储蓄存款率却并不高。西方人求爽,普遍不作太长远的打算,“韬光养晦”于西方无异于是对牛弹琴。

  在西方只有礼貌,而没有东方的那种“客气”。如果到西方人家做客,主人请你吃水果,要是你客气而说“不”的话,那么主人是不会再请第二次的,对方理所当然地认为你确实是不想要。同样在学术上或者政治上有不同的观点,也没有什么“韬光养晦”的,如果你客气,不直接指出对方的缺点,就等于是你根本没有不同的观点。这就是西方的文化习惯,“客气”是不受赏识的。同样在国际交往中,在制定外交政策上,也是建立在同样的价值基础上。有多少实力,就应该(指望你)发出多大的声音。你理直气壮地据理力争,当时或许会是一场激烈的辩论,甚至会冒出火星,但辩论之后你反而会受到尊重。维护自己的利益在西方是天经地义的事,如果你有道理,有能力,却搞什么“韬光养晦”,在西方人眼里那你一定是在耍鬼花招,其情可鄙,其心可诛。放着明明白白的正道不走,去搞什么阴谋诡计、歪门邪道,这在西方人眼里无疑是匪夷所思。

  在西方吃不开

  因此“韬光养晦”这套理念在西方根本吃不开,也丝毫不会(也没有)减缓“中国威胁论”的盛行。该理论的先驱者之一——查尔斯。克劳海默在95年7 月31日的《纽约时报》发表了题为“为什么必须遏制中国”的文章,他明确指出:“今日中国更像是19世纪末期的德国,是一个迅速崛起日益强大因而感到不向外扩张便不能继续生存的国家……。遏制这样一个恶魔必须趁它羽翼尚未丰满时便开始行动”。而当时“韬光养晦”在中国正达登峰造极:“银河号”事件发生不久。当时美国无中生有地指控中国“银河号”货轮将制造化学武器的原料运往伊朗,中方就乖乖地让美国对船上所载628 个集装箱全部开箱检查,接受巨大的经济损失;台海危机发生之前。96年大陆为抗议李登辉访美而进行导弹试射,美国则派出航空母舰到台湾海峡,导致一场台海危机。可见“韬光养晦”对缓和中国威胁论并无帮助。

  一直以来,“韬光养晦”政策全靠几个中国通向美国决策者解释。这次布什的内阁官员,与往历届政府不同的是,其中没有中国问题专家,布什本人无从得知“韬光养晦”为何物,自然也不会买中方的帐,在很大程度上造成了我们所见到的一系列事件。所以面对美国新政府应摈弃自欺欺人的鸵鸟策略,采用美国人习惯的“利益”政策才是当务之急。

  作者:徐弘炯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国际关系 » 谈“韬光养晦”的外交政策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