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秋:走出“韬光养晦”的阴影,丢掉委曲求全的幻想

  什么叫“韬光养晦”?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世界形势发生了重大变化:东欧剧变,苏联解体,社會主義阵营不复存在,世界社會主義运动陷入了空前困难的境地。作为继续坚持社會主義的中国,在经历了1989年“陆肆”政治风波之后,受到了来自西方世界的巨大政治和经济的压力。在此情况下,鄧小平提出了中国在一个较长时期内处理对外关系的策略——“韬光养晦”。

  中国能不能在当今世界上“韬光养晦”?首先要搞清楚什么是“韬光养晦”,实行“韬光养晦”策略有哪些必要条件。

  “韬光养晦”的字面意思是:收敛锋芒,掩藏声名才华,养精蓄锐,等待时机。历史上有些成功地运用“韬光养晦”策略的例子:

  春秋末年,越国被吴国打败,降为吴的属国。越王勾践忍辱负重,取得吴王信任,始得归国。归国后,为谋复仇,表面上仍然称臣纳贡,唯吴王之命是从;暗地里却卧薪尝胆,励精图治,奋发图强。“韬光养晦”十余年,越国终于强大起来,灭了吴国。

  东汉末年,群雄割据。刘备虽有消灭曹操,匡复汉室之心,怎奈当时势单力薄,不能如愿,曾一度栖身曹营。《三国演义》21回说:“玄德也防曹操谋害,就下处后园种菜,亲自浇灌,以为韬晦之计。”一日,曹操请刘备饮酒,席间,曹操请刘备指言当世英雄。刘备推辞不过,便历数袁术、袁绍、刘表、孙策、刘璋等人,曹操都予一一否定。刘备便问:“谁能当之?”曹操以手指刘备,然后自指,说:“今天下英雄,惟使君与操耳!”刘备闻言,大吃一惊,手中拿的筷子,不觉落于地下。当时正值天雨将至,雷声大作。刘备于是从容低头拾起筷子说:“一震之威,乃至于此。”曹操笑着说:“大丈夫也怕打雷吗?”刘备说:“圣人迅雷风烈必变,安得不畏?”这样,刘备便把自己因听曹操言,惊得跌落筷子的事,轻轻地掩饰过去了。曹操于是也不再怀疑刘备有野心了。后来刘备对关羽、张飞说:“吾之学圃,正欲使操知我无大志;不意操竟指我为英雄,我故失惊落箸。又恐操生疑,故借惧雷以掩饰之耳。”后人有诗赞曰:勉从虎穴暂趋身,说破英雄惊杀人。巧借闻雷来掩饰,随机应变信如神。刘备的“韬光养晦”,虽未使他最终消灭曹操,却也赢得了一段休养生息的时间。

  文化大革命中,鄧小平被当作第二号走资派被打倒。为了待机纠正文化大革命的错误,鄧小平也采取了“韬光养晦”的办法。1968年6 、7 月间,鄧小平在《我的自述》中表示:“大量事实证明,在每个重要关节,在两个階級、两条道路、两条路线的斗争中,我不是站在无产階級方面,而是站在资产階級方面,不是站在毛主席的无产階級革命路线和社會主義道路方面,而是站在资产階級路线和资本主义道路方面。”“我入党四十多年,由于资产階級世界观没有得到改造,结果堕落成为党内最大的走资派。……我愿在我的余年中,悔过自新,重新做人,努力用毛泽东思想改造自己的资产階級世界观。对我这样的人怎样处理都不过分。我保证永不翻案,绝对不愿做一个死不改悔的走资派。我的最大希望就是能够留在党内,请求党在可能的时候分配我一个小小的工作,给我以补过自新的机会。”1972年8 月3 日,即鄧小平听完传达林彪事件后第3 天,写了一封托江青转交给毛泽东的长信,信中说:“我更加感到,如果不是文化大革命和广大深入的群众运动这面无比巨大的照妖镜,这样迅速地把这帮牛鬼蛇神的原形显照出来,特别是如果不是主席这样从他们的世界观以及他们的政治观点和阴谋活动,及时地查觉出他们的反动本质和极大的危害性,并迅速把他们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如果一旦他们完全掌握了党和国家的最高权力,那不但我们的社會主義祖国会变到资本主义复辟,而且会使我们的国家重新沦入半殖民地的地步,更不知会有多少人头落地。没有疑问,那时,革命的人民和真正的共产党人最终会起来把他们打倒,恢复无产階級专政和社會主義制度,但是这要经过多长的痛苦的历史反复啊!言念及此,真是不寒而栗。伟大的无产階級文化大革命,在打倒刘少奇反革命的资产階級司令部后,又打倒了林彪、陈伯达这个反革命集团,再一次为党和国家消除了最大危险,使我不禁欢呼文化大革命的伟大胜利,毛泽东思想的伟大胜利。”鄧小平在信中又说:“主席知道,林彪、陈伯达对我,是要置之死地而后快的。如果不是主席的保护,我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了。”“到现在我仍然承认我所检讨的全部内容,并且再次肯定我对中央的保证,永不翻案。”正是由于鄧小平适时地“承认”了“错误”,表示了“永不翻案”,而且收敛了锋芒,采取了“韬光养晦”的策略,才有了以后担任中共中央副主席、国务院副总理和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的机遇。也正是因为他“韬光养晦”得不太彻底,太急于纠正文化大革命的错误,在“整顿”中锋芒毕露,才被又一次打倒。

  实施“韬光养晦”策略的必要条件。

  分析以上“韬光养晦”的例证,我们可以看到,要成功实施“韬光养晦”策略,起码必须做到以下几点:

  第一,“韬光养晦”只能秘密进行,不能公之于众。即只能做,不能说。这是实施“韬光养晦”策略的先决条件。试想,假如勾践、刘备公开告诉吴王和曹操,我要“韬光养晦”,那后果将是什么呢?

  第二,要成功实施“韬光养晦”策略,在“韬光养晦”期间,必须公开放弃自己原有的立场、观点,在公开表态上依附于对方,与对方保持一致。

  第三,要成功实施“韬光养晦”策略,在表面行动上,必须处处藏锋守拙、委曲求全,以取得被依附者的信任。奋发图强的行动,要极其秘密地进行,或者是找一个能自圆其说的理由,以不使被依附者怀疑。

  中国能不能在当今世界上“韬光养晦”?

  假如以上分析基本可取的话,那么我们可以肯定地说,在当今世界上,中国不可能在西方资本主义面前“韬光养晦”。而且,中国十年来发展和国际交往的实践也说明,中国并没有“韬光养晦”。

  第一,假如说,十年前,鄧小平刚刚提出“韬光养晦”策略时,还只是中国高层领导内部掌握的秘密。那么,以后不久,“韬光养晦”已经不是什么秘密,而成为世界政坛上经常谈论的话题了。这样,对中国来说,“韬光养晦”还有什么实际意义呢?

  第二,中国能公开放弃自己原有的立场、观点,在公开表态上依附于以美为首的西方资本主义,表面认同自由民主人权法治,并与其保持一致吗?不可能。一个有着五十年共产党一党垄断权力的中国,一个有着百余年反抗外来侵略与蹂躏经历,并取得了丰富经验教训的中国,一个在前赴后继的革命斗争和继往开来的经济建设中,探索和掌握了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实践相结合的成功理论的中国,怎么可能在前进道路上遇到困难,哪怕是空前的困难时,就轻易地转向,屈服和依附于那些曾经侵略、蹂躏、欺负过我们,现在仍然亡我之心不死的西方资本主义呢?一个植根于“威武不能屈,贫贱不能移,富贵不能淫”,“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崇高价值观念的民族,是绝不能在强盗和霸权面前低下高贵的头颅的。

  实际上,十年来,中国也没有放弃自己原有的基本立场和观点。马克思主义仍然是中国共产党的信仰和指导思想,实现共产主义仍然是中国共产党的最终理想,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建设社會主義仍然是中国的发展道路。共产党人从不隐瞒自己的观点,所有这些,都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地写在中国共产党的党章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宪法里。在这些根本性的问题上,中国从来没有与西方资本主义保持过一致。

  第三,中国有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国土面积,中国有十三亿人口,中国是联合国安理会五个常任理事国之一,中国是自五十年代以来与美国进行政治斗争(包括进行军事斗争)而取得过多次辉煌胜利的世界大国。中国不是“藏在深闺人未识”的小家碧玉,而是“一身转战三千里,一剑曾当百万师”的旷代英豪。而且,在当今信息时代,任何国家的任何有一定规模的举动,都是无法保密的。何况,美国的间谍卫星、侦察飞机无时无刻不在地球上空游弋。因此,在行动上,中国进行富强、文明、民主国家的建设,根本不可能秘密实施。再说,我们正大光明地建设自己的国家,有什么必要在西方资本主义面前找一个不使他们怀疑的理由呢?

  综上所述,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以来,中国不可能“韬光养晦”,从总体上说,中国也没有藏锋守拙,没有“韬光养晦”。

  但是,我们也不能不承认,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以来,中国的对外交往,尤其是对西方大国的交往,始终笼罩在“韬光养晦”的阴影之下。如钓鱼岛事件、光华寮事件、日本历史教科书事件的处理,对“银河号”事件、李登辉访美事件、轰炸驻南使馆事件以及最近的撞机事件,对这种种挑衅行为,中国除了抗议,还是抗议,一点具体办法都没有。就说银河号事件,中国船在公海上行驶,美国说上船检查就检查,又有啥办法了?外电评论说:“中国就象被踩着脚的猫一样,嗷的叫一声,就再也没动静了。”对这些事件的处理,都有着明显的委曲求全的意味。

  中国的委曲“求”来了什么样的“全”?

  既然中国不能在当今世界上“韬光养晦”,那么为什么还要对西方大国委曲求全呢?难道“委屈”真能“求全”吗?委曲求全的实践证明,“委屈”不但不能“求全”,反而助长了对方的嚣张气焰,使其更加变本加厉。

  在美国为首的北约轰炸中国驻南使馆事件发生后,政府除提出强烈抗议外,向北约提出了公开道歉、深入调查、赔偿损失、严惩凶手的要求。且不说回应措施只有口头谴责,缺乏具体动作,也不说这些回应措施缺乏有效的报复力和威慑力。就说这些回应措施的落实情况吧。除了公开道歉做到了,损失赔了一些以外,情况调查得如何?凶手何在?如何处理的?两年了,为什么还不给中国人民一个交代?政府督促了吗?督促的力度多大?……只有天知道!

  这样委屈地处理此事,到底要“求”什么“全”呢?无非是不要惹恼了美国,免得使中美关系倒退。在这件事情上,本来是中国有理,美国无理。假如说中美关系倒退了,那也是美国的责任,中国为什么要怕这怕那呢?难道这样就把那个“全”求来了吗?没有!支持鍅耣功、阻止中国申奥、允许陈水扁过境、在人权会上提反华提案、售台先进武器……如此等等,不一而足。美国的这些行动,就是我们求来的“全”吗?尤其是最近的撞机事件,美国飞机竟然跑到中国家门口来横行霸道了!假如我们说这个事件也有政府对美国过分迁就和委曲求全的责任,也许不过分吧!

  再说对撞机事件的处理吧。本来一切有利条件都在中国手上,中国掌握着事件处理的主动权。但是,美国政府只是在不得已的情况下,言不由衷地说了一声“very sorry”,中国为了获得一个人道主义的虚名,就迫不及待地在西方复活节前把24个美国飞贼放走了。难道中国不放人就不人道了吗?结果,美国飞贼前脚走,美国政府马上就大放厥词,攻击中国。现在,中国方面提出的问题搁在一边,却谈判着美国提出的归还贼机问题。看来,归还贼机也去日无多了。此事的最终结果,会不会又是一个不了了之呢?如此委屈,到底求来了什么“全”?

  美国近日决定向台湾出售一大批先进武器;美国国务院4 月27日证实说,美国方面已向中国递交了一项进行专项会议的建议方案,讨论继续派谴飞机对中国侦察的事宜;5 月1 日布什在华盛顿美国国防大学宣布美国将实施导弹防御计划;美国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1 日表示,美国政府表示将部署弹道导弹防御体系(NMD )的考虑之一,是因为中国拥有导弹数量不断增加。

  ……

  对日本的委屈求来了什么“全”呢?在此不必一一赘述。总之,中国政府为了求得中日友好这个“全”,以德报怨,放弃了对日战争索赔要求,作出了国际交往史上空前绝后的民族牺牲,用应该索赔的上万亿美元巨款,养肥了日本这匹白眼狼。在日本一次又一次有恃无恐地对中国恩将仇报的卑劣行为面前,中国却一次次忍气吞声,使日本政府更加气焰嚣张,变本加厉。

  这就是中国在“韬光养晦”的阴影下,以自己的委屈求来的“全”!中国为什么“委屈”而不能“求全”呢?

  中国在与西方大国的交往中,为什么“委屈”而不能“求全”呢?究其原因,主要有以下几点:

  第一,中国与交往对象在思想信仰上根本对立,水火不容。中国信仰马克思主义,走社會主義道路,以消灭私有制、实现共产主义为最高理想。而对方却视私有制像贾宝玉胸前佩挂的劳什子为命根一样,是神圣不可侵犯的,要让共产主义从地球上消失,要使资本主义永世长存。改革开发以来,尽管中国在处理国家关系问题上竭力淡化意识形态因素,甚至要与美国建立“战略伙伴关系”,要与日本建立“友好合作伙伴关系”。但,美日的意识形态概念并没有因为东欧转向、苏联解体而有丝毫的弱化,反而更为加强。他们无时无刻不在想着,中国是这个世界上最后的,也是最顽固的一个共产主义堡垒,必须时刻警惕并遏制其强大。中国面对这样的国家,怎么可能以“委屈”而“求全”呢?从本质上讲,对方对中国是必欲置之死地而后快的。怎奈中国是个庞然大物,一时间无法得逞,只好“接触”与“遏制”双管齐下,慢慢地进行演变。美日在表面上似乎都同意建立“战略伙伴关系”或“友好合作伙伴关系”,实际上并不买帐。小布什上台前后,已多次扬言不承认克林顿与中国建立的“战略伙伴关系”,他认为,美国和中国只能建立“战略竞争关系”。乍一看,似乎小布什不如克林顿对中国友好,但实质上都一样,都是要演变中国。只不过一个是通过“接触”,另一个是通过“遏制”,演变的形式不同而已。刚刚上台的日本首相小泉表示,要继续与中国发展“友好合作伙伴关系”。看看他的历史,听听他上台前后的言论,这种表示也只不过是一块漂亮的遮羞布罢了。其实,他们只想让中国成为他们的“伙计”,而不是“伙伴”。他们只想让中国对他们友好,只想让中国与他们合作,而不是互相间的友好和合作。现在,中国在他们面前“委曲求全”,那更是他们求之不得的。但是,“委屈”可以,“求全”是万万不能的。他们怎么能让中国现在以“求全”之策,而图今后之更加强大,以至于胜过他们呢?那不是在自掘坟墓吗?

  第二,中国与主要交往对象的交往原则迥然不同。国与国交往,假如完全不考虑意识形态因素,那就应该遵循《联合国宪章》,在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基础上进行。中国是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倡议国之一,是联合国常任理事国之一。中国在对外交往中,一贯严格遵守联合国宪章与和平共处五项原则,是个典型的君子国家。

  而中国的主要交往对象,如美国,遵循的则是以我为中心的霸权主义,弱肉强食的“实力”原则。美国对交往对象从来都是无信无义、称王称霸、出尔反尔、反复无常、翻手为云、覆手为雨、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以大压小、以强凌弱。美国自以为天下第一,“我是流氓我怕谁?”在美国的眼里,什么双边条约、多边协定,什么国际准则、联合国宪章,统统都要为我所用:对我有利,则大加发挥;对我不利,则弃如废纸。在这方面,日本虽不及美国,但也仅是五十步与一百步之差。可以说,他们是国际上臭名昭著的流氓国家、无赖国家。

  中国这样的君子国家,在与美国、日本这样的流氓国家、无赖国家打交道时,虽然不应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但也不至于在某些方面落到“委曲求全”的地步吧!何况,那都是在中国胸怀正义、手握真理,而对方持强凌弱、无理取闹之时。这时侯委曲求全,从原有的立场后退,以平息对方蛮横无理的情绪,对他们来说,不是正中下怀吗?对方无端欺凌——中国委曲求全——对方再一次无端欺凌——中国再一次委曲求全……这种恶性循环还要持续到什么时候呢?

  在国际交往中,有时候作一些妥协和在一定程度上的委曲求全,是必要的。但那必须看对象和事件而定。实践一再证明,对美国、日本这样的在思想信仰上与中国根本对立的流氓国家、无赖国家,委屈求全是有百害而无一利的。

  丢掉委曲求全的幻想,走出“韬光养晦”的阴影,进行针锋相对的斗争既然中国在当今世界上不可能“韬光养晦”,委曲求全又有百害而无一利,那么,中国就应该走出“韬光养晦”的阴影。面对一些西方大国的无端挑衅和肆意欺凌,中国就应该丢掉委曲求全的幻想,进行针锋相对的斗争。

  中国现在虽然仍是一个发展中国家,还不富裕。但中华民族是一个“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的伟大民族,有着“不为五斗米折腰”、“不吃嗟来之食”的光荣传统。最近,江澤民总书记在庆祝清华大学建校九十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意味深长地高度评价了闻一多、朱自清的品格。他说:“闻一多先生横眉冷对反动派,宁死不屈,表现了‘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的高风亮节。朱自清先生写出了《荷塘月色》、《背影》等清新淡雅的著名文章,他铁骨铮铮,一身正气,宁肯饿死,也不领美国的救济粮。毛泽东同志说:”我们应当写闻一多颂,写朱自清颂,他们表现了我们民族的英雄气概。‘“这难道仅仅是对清华学子的激励吗?在当前中美关系、中日关系复杂微妙的情况下,我们难道不应该深长思之吗?改革开放二十多年了,从中国与美国、日本等西方大国打交道的经历中,我们清楚地看到:他们不是我们真正的”战略伙伴“,他们不可能与我们真正地”友好合作“。他们到中国来,是因为他们对中国这个大市场垂涎三尺,在这里有利可图。他们到中国来,是企图通过”接触“,进行演变。他们到中国来,还有的是为了捣乱。因此,在他们对我们进行无端挑衅和肆意欺凌时,我们切不可以君子之心,度小人之腹,应该丢掉委曲求全的幻想,在维护国家尊严的前提下,进行针锋相对而又有理、有利、有节的斗争。”敢与恶鬼争高下,不向霸王让寸分“。把反对霸权主义的斗争进行到底。

  作者:寒秋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国际关系 » 走出“韬光养晦”的阴影,丢掉委曲求全的幻想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