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海:日本人看中日关系

  1月23号, 在大阪举行的“二十世纪最大的谎言——彻底检证南京大屠殺”集会给日中双方带来了又一次很大的震动。中国政府和民间一致谴责日本的右翼势力,官民的对日感情也发生恶化。

  但是,日本方面的大部分人的反应则有些困惑不解,“为什么会这样愤怒呢?”也就是说,日中双方之间还存在着误解。简言之,我认为这种误解起因于两国政治制度的不同。

  参考中国方面的报道,其对该集会的谴责可以分为两大类。

  第一,中国方面的报道认为,日本,特别是右翼势力妄图掩盖南京大屠殺的真相,美化对中国的侵略,企图篡改历史。

  日本政府对于中国方面的谴责,外务大臣和官房长官在会见时,已再次正式表明:“我们不否认日军在南京的杀人抢劫行为,也不改变应该反省侵略行为的观点”

  首先,我们希望大家能清楚这一事实。日本人包括右翼势力在内,没有人认为日军在南京没有屠殺一人。我认为,这次集会的目的不是说:“在南京没有杀人”,来否认南京大屠殺,而是说:“在南京没有进行中国所说的那么大规模的屠殺,所以,‘南京大屠殺’这种说法有问题”。所以日本方面也有很多人参加,目的是想验证一下这个问题。

  这实际上是“大屠殺”这样一个带有文学性的表现方式的问题,对该词的解释,日中双方是有差别的。在日本人之间,有许多关于在南京杀了多少万人的议论,但我想,中国政府是不是在夸大渲染“大屠殺”,以求得政府对人民的吸引力,从而巩固其政权呢?我们承认杀害了很多很多的中国人,但是,我们怀疑中国过于夸张,因而产生反感。现在日本的舆论界并不认为这种反感会助长日本右翼势力的复活。而认为中国应该停止长期以来所用的逻辑来对我们进行政治性的牵制。

  我们希望中国能够理解日本对中日战争的反省,以及和平思想已在日本成长起来,同时这种反省及和平思想的成长抑制了日本内部的右翼化这一事实。比如说,去年江澤民主席访日时,再次正式抨击了日本对历史的教育。但是对此,连在对中国有好感的新闻界和专家们当中也没有得到好评。为什么呢?因为江主席的发言完全缺乏对战后日本在反省侵略战争方面所作的一步又一步并且确有成效的努力的理解。

  中国作为受害者,不断提起其所受的灾难是极为自然的。因为战争会给受害者留下更深的记忆。而且中国是战胜国,单方面的追究战败国的行为也是国际上的常识。但是,为了发扬爱国主义,在利用树敌这种手段上有没有过分之处呢?这不光是在对日本,在对美国也是一样。在中国驻南斯拉夫使馆遭美国轰炸后,中国政府谴责美国是罪恶霸道的帝国主义。但在进行WTO加盟交涉达成协议后又称美国是老朋友。对这种左右摇摆激烈的思考方法,特别是过激的树敌手段,我们日本人感到非常困惑。

  但是,请不要误解。我认为日本的侵略行为是不可否认的,而且,应该向所有的中国人包括台湾,香港,澳门的中国人进行深刻的道歉。但是,对于中国政府作为一种管理人民的手段,提倡爱国主义和振兴中华,对外国进行谴责,特别是强调日本的侵华战争这一作法表示疑问。而且对生活在没有报道自由的国家里的人民感到同情。由于以上这些原因,许多日本人对过激的中国政府,以及进行示威游行而且用黑客手段进行攻击的中国人的作法感到困惑。同时这也会引起人们对中国的不信任。而且也会使人看不到中国的优秀之处。

  第二,中国方面的报道认为,集会的场所是在大阪管理之下的“大阪国际和平中心”,所以日本政府和国家援助右翼势力,对历史进行歪曲。

  对这种观点,日本人完全不能理解。因为日本是自由民主体制国家,人们持有各种意见的权利受到保护。关于历史教科书问题也是如此。在日本有百多种以上教科书,各个学校可以自由进行选择。企图隐瞒侵略历史的教科书只是其中很少的一部分,而且一般普通的日本人都知道那种教科书的论调是非常极端的。在作为教科书鉴定者的文部省,企图篡改历史的人也是极少数。而且,当然持有极端论调的人当中,有人被判罪,有人被免职,或受到社会的制裁。

  在中国,政府是正确地领导人民的这种想法可能会很强烈。以前日本也是一样。也就是说,国家处于采用开发阶段的独裁政策,有效地利用国内的自然资源和社会资源,提高经济发展的效率,在短期内赶上先进国家水平的这样一种时代时,一般都是持有这种想法。中国如今仍处在开发阶段的独裁状况下,在政治体制上,虽然已经开始局部地采用了民主选举,但实质上是共产党一党独裁。其政府在“发展中的国家里,大众的利益有时会优先于个人的权利”这样一种政策之下去积极地指导人民。所以,不管是政府还是人民,当人们知道要召开和这次在大阪一样的集会时,可能会认为应该马上对其进行指导,使其停止召开。

  但是在日本,宪法保证着言论的自由,国家权力不能过于介入。这不是在束缚国家的指导力,而是通过人们发表各种意见,进行讨论之后来决定事情的自由民主主义的原则,也是对持有“个人”这种概念且具有高度知识水平的人的尊重。所以,我们日本的方法不是无视反对意见或少数意见,而是参考这些意见,有时也把它们作为反面教员,让大家一起来考虑问题,从而得到更好的想法来。这也和其它所谓先进国家一样。通过选举来选出领导人,如果认为他们不好,则可以通过让其落选的方式来选出新的领导人,这样大众的意见就可间接地反映到国家政策里来。所以,一部分偏右的政治家也会对自己的言行有所自制。

  当然,在这里,我们必须解决如何否定极端论调,如何防止右翼化或左翼化的失控,以及如何阻止会给社会带来极大危害的行动等问题。对于这次大阪的集会,我们有必要去判断其目的是不是在日本法律所规定的言论自由的范围之内。这次集会得到了许可,是因为它属于法定的言论自由范围之内,而决不是因为日本政府赞同该集会的宗旨。即使是反政府的言行,在一定的范围内其言行的自由也是被承认的。我们可以和台湾的例子进行比较。中国政府谴责台湾说,“李登辉总统承认主张台湾独立的民进党的成立,所以李登辉也是台獨派。”这在理论上是有缺陷的。李登辉是推进民主化的领导人,迫于台湾舆论的压力,在言行自由的范围之内有必要承认民进党的成立。

  这就是自由民主主义,对于日本人或台湾人来说,个人的自由优先于大众的利益是很自然的。而且这种自由化是世界性潮流,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中国也会发生这种自由化。因为自由是人生来便具有的一种本能。现在在中国进行的经济改革也是一种自由化。虽然它只是自由化中的一部分,但现在的中国人也一定尝到了自由的甜头。

  如果中国一定要说这种自由是一个错误,那等于在说日本宪法以及对宪法的解释是错误的,但这样作是对日本的内政干涉。这和中国主张中国有符合中国国情的人权是一样的。我希望中国能够理解这种社会体制的不同。

  但是,日本和德国相比,我们有必要承认日本没有能够拿出极大热情去正视战争问题。即使有日本在东西冷战的国际环境下成为西方同盟成员,特别是在美国的保护之下成为冷战的战胜国这样一种因素在内,我们也有必要承认这一点。同时,在亚洲各国,没有象追究纳粹的先锋的犹太人那样的强有力的政治集团,也没有政治经济大国,即使这样我们也有必要承认。我们应该不被外在的原因所左右,自发地拿出行动来正视战争。即使有政治原因的阻碍,我们也应该对受害者从内心深处进行谢罪。这样我们才可以堂堂正正地对我们所受到的原子弹爆炸的灾难进行发言。日本应该更加努力去向外国或中国说明我们对于战争的反省和和平思想在日本的发展。

  总之,现在的日本和中国,不仅在经济同时也政治制度上有很大不同,以单方的想法和认识是不可能解释好或解决好两国间的问题的。

  我还想再加一笔,一般的日本人不分男女老幼,都很喜欢中国的历史和文化。中国菜也很流行,中国的食品和调味料等等在超极市场及为普遍。当然,都是日本人在买这些东西。以少林寺为代表的功夫,也很受欢迎。象三国演义等中国的历史文学书相当受欢迎,唐诗和宋词是中学语文的必修科目。还有,在大学的第二外语当中,中文是最受欢迎的。为普通大众所开办的电视或广播的中文会话教室,观众或听众都非常之多。还有,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作为敌国的语言,英语被禁。但却允许人们学习或欣赏汉诗。如此这般,日本是非常喜欢中国的历史和文化的。大家可遇到许多到中国旅游的日本人,说不定可以感觉到这一点。但是,我们唯有一点对中国持有怀疑态度,那就是,现在的中国好象政治性太强,而且带有攻击性,所以觉得有难以交往之处。

  我本人作为娶中国人为妻的一个日本人,作为我们夫妻间所生的友好结晶的女儿的父亲,我为现在的日中关系的恶化感到非常痛心。所以,我通过因特网写些非营利性文章,想为日中关系的改善作一点贡献。我希望通过这些努力来促进两国之间的心平气和的对话。

  作者:七海,日本人,35岁,日本大学院生毕业(国际关系学修士),曾在中国日资公司工作过,中国人妻子。

  作者:七海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中日关系 » 日本人看中日关系 浏览数

没有评论 »

  1. 游客 说:,

    2005年04月23日 星期六 @ 11:04:43

    1

    中日关系需要您我他的共同努力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