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东山人:经济学家挑战通俗歌星-经济学家致富之路探秘

  经济学家成为媒体明星,是最近几年的事,尤其是吴敬琏揭股市黑幕之后,又跳出几位经济学家联手叫板吴敬琏,媒体因此可找着了炒作由头。于是在2001年3 月份的两会期间,经济学家身份的代表和委员成了众多记者追逐的对象。

  经济学家红火异常,收入颇丰,简直可以比肩娱乐明星。当然,经济学家们靠的是真才实学,肚中真料,是靠智力和头脑挣钱,是知识经济的最先受惠者。不似娱乐界明星主要靠身体或器官挣钱。

  最近几年,听经济学家的讲座也是一时时尚,在北京,一流的经济学家讲一上午课(3 个小时左右)的收费标准是1 万元左右,这里面当然要因地段及其它条件不同而不同。二流的经济学家讲一上午课收费在5000元左右。据一位供职财政部的经济学博士透露,像他这样的人每年收入在60万元左右,其中讲课费是40万元,其余费用是咨询费。他应该属于二流经济学家。一流经济学家,如“京城四少”等人年收入应在百万甚至数百万元以上。这些经济学家的收入大致分为这么几块,一是讲课费,这有点类似于明星走穴,此类收入不薄;二是咨询费,这些人很多都在各地方政府、各企业担任着顾问。三是项目费,各地和各企业有时请这些经济学家做些资本运作项目,他们有的人是很多咨询公司或资本研究中心的股东,项目收费是一笔很大收入,但并不是所有人都有此收入。四是稿费,经济类媒体众多,高质量的稿件较为缺乏,向经济学家们约稿的稿费标准,另外,经济学家出书的稿费也是一笔收入。五是替利益集团向政府游说,是一批经济学家的重要收入。

  据了解,收入颇丰,仅以讲课就率先致富的经济学家,人数在100 多人以上。绝大多数为中青年经济学家。

  当然并不是所有搞经济学家都如此富余,这就如歌星一样,也分几类,通俗歌星的收入最高,走走穴,出场费就在万元以上,而美声唱法的歌手只能维持着小康水平。

  其实经济学家也分这么几派,各派的经济状况截然不同。笔者结识过一位青年经济学家,本身是全国政协委员,但却不是媒体明星。他说,正宗的经济学家大致分为这么三派,一派是通俗派,像目前在北京相当走红的一些人都属于此列。他们的特点,是社会上流行什么,他们关注什么,政策上出台什么,他们解释什么。或者本身就是决策者的智囊。也可称为体制内经济学家。既然是体制内,当然自己的思想就要自觉受体制和权力的控制,如果能有所偏离,也只能是微调。像吴敬琏、萧灼基、高尚全、刘国光、魏杰等人。当然通俗派并非都有钱,如吴敬琏等老一辈经济学家就不愿意以自己的声望挣钱。二类是学院派,他们深居简出,在大学里做学问,研究某一领域的理论问题和基础性课题。虽然也很有知名度,但并不懂得以名换钱,经济上不能与通俗派人士相比。像谷书堂、熊性美等人都属此类。三类是半学院派半通俗派,介于学院派与通俗派之间。如厉以宁等人。

  经济学家们如此之火,尤其是通俗派的新锐经济学家能在本身的经济建设方面取得如此高的成就,主要决于三个原因

  首先是转型期间的经济难题求解急的现象。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轨,是中国的中跨世纪工程,另外,这些年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指导思想,都为经济学家们施展个人才华方面提供了广阔空间。转轨期间,经济上的疑难问题相当多,计划经济的经济理论在市场经济下显得苍白无力,各级政府、企业都很急于解决这些经济难题。这时,以西方经济学为学术骨架的通俗经济学家们,对于解决转型期问题,会提出令人耳目一新的见解。他们中很多人成为很多政界人士的智囊。

  其次是中国国有企业众多,国企又是市场经济中的老大难问题,国企老总们的“管家非理性现象”,也给很多经济学家们提供了财源滚滚的生财之路。讲课费、咨询费、项目费、游说费的扶摇直上,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国企老总们的“管家非理性现象”,即钱是国家的,而国有资产所有者是虚拟的,管家可以说了算,是事实上的主人。花多少钱,都不是自己的。所以国企老总们对价格绝不过分计较。

  再次是社会心态浮躁,名人崇拜现象,经济学家们也拥有了一批追星族和崇拜者。这些追星族,可是有经济实力的企业老总和政府官员们。在这样的一群追星族的追逐下,经济学家们想不发财致富都难。其实,这些经济学家开出的很多药方都是镜花水月,在现阶段根本就实现不了。但他们的确能启迪心智,有眼界一开的效应。

  经济学家挣钱可以叫板通俗歌星,实在是社会进步,是知识经济的特征。随着知识经济发展的深入,靠智力资本投入获取的收益,将远胜于靠身体或器官获取的收益。而且通俗经济学家很难过气,因为他们的学术水平会随着日月积累逐渐提高。以后,社会上会为经济学家提供更多的挣钱渠道。

作者信箱 liujsh@cnooc.com.cn

  作者:京东山人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经济随想 » 经济学家挑战通俗歌星-经济学家致富之路探秘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