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东山人:少妇吐老牙,北京人艺想毁了谁?

  北京人艺作为中国话剧界的最红花旦,几十年来一直保持着独特魅力,可谓长盛不衰。就像一位风情万种,仪态万千的迷人少妇,一直对观众保持着诱惑力。虽然于是之老了,林良昆、朱旭、韩善续的上镜率也日益减少,但濮存曦、梁冠华、杨立新的崛起,让北京人艺魅力依然。但是最近北京人艺推出和即将推出的几出老戏,实在令观众大失所望。就像一位迷人的少妇露出了一口老牙,不但令人大倒胃口,更让人不解。

  从四月份到五月份,几十年前的老戏《蔡文姬》一演就是一个多月。这部老得掉牙的戏,虽说当年曾引起轰动,但拿在今天来看,就像一架旧纺车,虽然在自力更生年代创造过辉煌,但要在纺织业纷纷压碇转产的工业时代闯市场,除了靠文物价值和偶像效应吸引些观众外,其它只能说是太不把观众当回事。这次《蔡文姬》的票房勉强说得过去,但谁都明白,大家是去看人艺的帅哥和靓妹的,出来之后都知道被涮了一道,以后人艺还想靠此类老牙,票房肯定会惨不忍睹。

  北京人艺今年把《蔡文姬》拾得出来,可能是基于去年《雷雨》这部老戏获得了不错的票房和人气。但是《雷雨》作为中国话剧的经典之作,其思想内容、剧情设计都堪称一流,再加之当时人们在看了太多的美国大片后,有一股喜旧厌新的需求潜流,所以在市场上成绩不俗。但《雷雨》这棵老树能发新芽,并不能说明所有老树都能发新芽。况且《蔡文姬》这棵老树与《雷雨》、《茶馆》根本就不在一个量级上。但是从北京人艺频频打出老招牌,观众也感觉到,北京人艺是否江郎才尽,没有新招了?

  五月份,北京人艺又要推出一部新戏《狂飙》,是一部讲述田汉生平的剧目。田汉作为当年著名的左翼作家,讴歌他当然是弘扬主旋律的需要,但如今在市场多元化、选择多样化、话剧势微化的形势下,这出主旋律剧目能否为市场所接受,实在要画个巨大的问号。

  北京人艺的特点是一直坚持走现实主义道路,真实、深刻、形象鲜明、生活气息浓郁、具有民族特色是剧院的风格,并为广大观众所喜爱。但今天,剧院却热衷于老调重弹,频吐老牙,这样下去,后果真让关心人艺、喜爱人艺的人捏把汗。一是把剧院给毁了,砸了北京人艺的牌子。二是把人艺的这群大腕们给毁了。当今这群腕之所以能红便全国,主要是靠影视作品的广告效应。他们演话剧,主要是对话剧艺术的热爱,但总拿这些老掉牙的东西给他们吃,早晚得把胃吃坏了。三是把市场给毁了,北京人艺这种一意孤行,不考虑受众的需求,是对观众最大的不负责任,早晚把门演死了。另外,堂堂北京人艺,大腕云集,经济上却不甚宽裕,这对留住人才也实在是一大威胁。当WTO 加入再即,对人才争夺日趋激烈之时,如此抱残守缺,把着金饭碗找饭,实在难以理解。

  当然北京人艺出现今天的局面,其中原因必有诸多难言之隐。但分析起来怕也简单。

  这首先是创作乏力的隐痛。一部部老戏被抬出来,表相上是北京人艺剧本创作欠缺,深层则透露出北京人艺在剧本创作、征集,剧团演出上没有一套成形的适应市场的机制。“剧本难求,剧本廉价”是话剧界的通病,好剧本早被精于市场运作的电视或电影拿去了,剧院又不愿嚼人家吃过的馍,所以就只能张嘴露出一口老牙,不过话说回来,话剧与影视根本就不是一回事,同样的馍到了剧院嘴里就会有新的滋味。这总比嚼几十年前的发霉变质的饼子强吧,人艺小剧场《第一次亲密接触》获得的人气指标和票房利润就是一个证明。

  这第二个难言之隐是人艺在面对权力与市场的选择时,缺乏灵活的变通机制。权力干预下出演的剧目,虽然对领导负责了,但对市场是一种伤害。在今天这种情形下,必须学会在市场与权力之间周旋,找平衡。老实讲,人艺最近的剧目,权力干预的影子很明显。

  第三个难言之隐是人艺缺乏一种面对市场的勇气,在观念上还是阳春白雪象牙塔体系的。北京人艺的全称是北京人民艺术剧院,如果向观众频频吐露老牙,票房收入肯定会像纳斯达克指数那样,缩水缩得惨不忍睹。到剧院外门可罗雀,剧场内孤芳自赏时,何谈人民二字。对演艺界而言,人民就代表着市场,重视观众就是重视市场。

  期盼着北京人艺能像前几年那样,好戏连台,新戏迭出,观众如潮。

作者信箱liujsh@cnooc.com.cn

  作者:京东山人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文化视点 » 少妇吐老牙,北京人艺想毁了谁?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