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京伦:我们是中国的贱民吗?

  无意中造访中国外交部网页,发现中国竟有好多互免签证的国家,本贱民不禁为中国的强盛而欢呼。但仔细一看,没有一个国家是对我们贱民的因私护照而开放的。在世界的绝大部分国家中,几乎没有任何一个国家(除朝鲜)是象中国这样界线分明。(不算香港、澳门护照)就算是台湾,只有极少数免签的国家,可它也没有指出因私护照是不免签的。

  是我们贱民们太穷了吗?要知道,我们个人是改变不了贫穷的事实,国民的贫富关键在于国家政策的好坏。更何况,我们很温顺,要杀就杀(陆肆事件),要钱就给钱(交税乱收费),从来没问半点理由,从来没有半句怨言;就算我们生活水平低下,在为一日三餐发愁的时候,看到国家公仆在大吃大喝的时候,也唯有发几句牢骚,绝对不会象西方人那样想去颠覆政府。中国人民是世界上最听话的人民,绝对服从政府的指挥,只要江核心一个有实效的政策,中国就会走向富强之路。所以说贫富的关键不在于我们,我们没能力改变这一切。我们正努力创造的财富,不光要受到国家光明正大的掠夺,还要被贪官污吏暗地里瓜分!

  回顾中国建国的历史,发现在朝战中,我们贱民们死了几十万,换来了毛泽东和金日成的同志亲密友谊(否则朝鲜今天也不会饿死三千万人了,罪过,罪过。);对印度的战争,换来对今天巴基斯坦这个友好邻邦不断帮助;对越美战争的参与,换来了胡志明和毛泽东同志加兄弟的友谊,之后给我国人民带来的却是1978年越南象排法运动一样的大规模排华;更甚的是,后来对越的反击战,导致了曾用我们支援的武器、粮食的“兄弟”使我们付出重大伤亡的代价,得到呢?西哈努克亲王常常到北京来治病。我们人民曾用我们热血,宝贵的生命,来换取共和国的尊严,却不是我们人民的尊严。毛泽东说,“中国人民站起来了!”,他错了,他们这些统治階級是站起来了,而我们人民在世界的地位却更低下,却要付出更大的代价。从政治讲,从此,我们没有选择余地的成了这么多西方国家的敌人,受到他们的敌视;就连我们的盟友,也总是出卖我们的利益,在看不起我们(所以毛同志气得提出要自力更生,呵呵)。

  仔细想来,彭德怀实在是我们的救星,如果不是他在朝鲜战争中无意使毛岸英送了命,可能今天,我们也会象朝鲜人民一样,快饿死时还得振臂高呼一声“英明的领袖毛岸英万寿无疆”方可倒地身亡。“横刀立马”彭大将军罪不可恕的罪状是使我们的伟大领袖成了“始作甬者,无后也”。难道,在朝战中送命的千千万万贱民都没有自己的父母,兄弟,姐妹?难道我们天生是贱民?活该为了毛泽东的一句话无缘无故在异国他乡送命?而他儿子毛岸英却死不得?

  现阶段,在中国,要是碰上飞机失事之类的事,只要没有外邦人士在内,大小官员免不了会弹冠相庆,连拯救那些幸存者的积极性也不高。因为在他们眼里,我们一条命,不光赔偿金额不高,而且影响力也不大,死了和没死一个样,不会使官员丢官去职。

  近期五十年国庆时,国家亦对我们贱民们作出了许多限制,不准用手机,不准探头东张西望,不准乱跑……为了国家的利益,全体人民都这样做,我可以忍受和尊守;但是在国庆时,用手机向亲友问候之类,也是人之常情(本人窃以为国庆也是贱民的节日之一),是我的手机没交钱,还是会干扰国家先进飞机的飞行?(下次某国与中国开战时,最好的方法是动员全体国民大打手机,这是最好的防空手段)抑是泄露国家机密?(本贱民确实不知道多少国家机密,也不是非要在国庆时泄露呀!)

  每当面临下岗的工人拿不到工资,保证不了生活时,他们有没有想过,以前几十年勤劳工作所创造的剩余价值呢?共产党总不会象资本家一样,也把人民几十年的剩余价值全部拿走了吧?现在福利没有了福利,保障没了保障,(房子要重新买过,还要自己掏钱买养老、医疗和失业保险……)。要知道,国家是階級统治的工具,不会创造财富,国家那些用于建设的钱,用于自身开支运行的钱,都是国民所创造的!但今天,在我们花钱装饰的国家庆典,我们的自由反而要受到种种限制。我们奋献了平时所交的税金,以前所创造的财富,却导致了经济没有保障、政治地位低下;共和国卫士的鲜血,成了世界上屈指可数的国家的独裁者的钢铁长城。

  每当官方提及中国的外汇贮备有多少多少时,我总会暗暗地为我们大多数老百姓感到不平。因为中国的外汇很大部分是靠贸易顺差换回来的,而我们总是大量出口价格低廉的农产品和初级产品为主。为了这庞大的外汇贮备,老百姓作出要多大牺牲?!而国家,这个階級统治的机器,它会生产和创造财富吗?不能!它只会多印些人民币,便轻易把原本属于我们的物资掠走了,成了他们手中的外汇。全然不管物价的飞涨,贱民们的生活。

  在官方谈论中国的人权现状是如何如何进步时,总有种自傲的心情。是的,在他们眼里,原属于贱民这一类人,如今有了这么“多”自由时,这确实是了不起的进步;但对于我,本不想做贱民的我,却带着极大空虚感听着。在什么时候,中国不再会令我有贱民的感觉时,我才会从内心感到中国人权的自豪。

  作为一个中国人,有着拳拳赤子心,但海外华人,在自已国家的眼里,却似“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印尼发生的惨痛事件,中国政府不闻不问。不管怎么说,印尼华人和我们一样,流的是中华民族的血呀!莫非,在中国本属贱民的我们,不管身处世界何地,不管过多长时间,仍是改变不了贱民的事实?

  痛心的事实令人寒了心。曾有在马来西亚的华人说,如果我死后有一千万,我会把九百九十九万捐献给马来西亚。因为生我养我的国度不曾使我感到一丝丝温暖!

  当外国人问我是不是来自香港或日本时,我总会回答,我来自中国北京。我知道,在绝大多数的他们眼里,中国人代表了愚昧和无知。但我,只要绝大多数作为贱民的中国人不知道自己是贱民时,我们永远是下贱的同义词。

  我曾迫切希望中国的强盛,但那只是使中国的非贱民那类人的脸上多了几分光彩;再强盛的中国,也改变不了我们这类贱民的身份!我不想让自己的勤奋,自己的热血,自己的宝贵生命为把我们当作贱民的国度而奋献。

  我们本不是天生的贱民!是中国的当政者把我们分了类!

作者电子邮件:zjinglun(at)hotmail.com

  作者:赵京伦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中国观察 » 我们是中国的贱民吗?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