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人:台独与日美间的矛盾

  无庸讳言,目前台獨声势正处于洪峰。经过南海撞机事件、李登辉赴日“治病”、李登辉获得美国长期签证、美国宣布向台湾出售攻击性武器、布什发表“保台宣言”、澳洲军舰扬长穿过台湾海峡、陈水扁获得美国过境签证并拟会见美国部分国会议员、美国一度宣布取消中美军方联系等等一系列举措,令人无法回避台獨挑战的严峻性。

  笔者已经指出过当前国际形势的两大特点:第一是美国在全球范围内势力空前膨胀;第二是中国的国力虽然远逊于美国,却达到两次鸦片战争以来的高潮。这是当前世界地缘战略和地缘政治问题中最大的矛盾,再是“韬光养晦”也无法回避。如果中美之间能够避免战祸,这一矛盾的半衰期估计可达几十年。如果在美国步步进逼之下,中方尽量忍让、退避三舍之后,还是不得不诉诸军事手段,美国固然不见得可以避免创伤,但中方所受的损失将更加无可估计。

  总之,以军事手段来解决台海矛盾,是万不得已的下策。从这一角度,北京十几年来的台海政策失误,便是陷入了非和即战的两难处境,既没有非和非战的长期准备,更在非军事的外交和国际公共关系战略上处于非常被动的局面。

  北京对美日公关一筹莫展

  亡羊补牢,犹未晚也,为了避免在台海问题上陷入非战不可的困境,北京必须在外交和国际公关上急起直追。以中国目前的巨大外汇储备、近二十年来商业经济开放的经验、以及曾在海外留学访问的大量知识界人才,北京对外特别是对美、日公关如此一筹莫展,实在令人费解。

  以笔者之见,台獨运动与日、美自身传统利益之间有不少矛盾,可加有效利用,对日、美发起公共关系攻势,以避免台海危机深化为军事摊牌的恶局。

  许多台獨人士最关心的问题,无过于日本的命运。台獨人士认为先辈在1945年不明不白丧失了“皇民”身分,如果中美因为台獨问题交兵,日本坐收渔利,毋宁将是“台湾皇民”对日本的反哺。但如果弄巧成拙,日本作为美军基地,也受到毁灭性的打击,则台獨人士难免有如丧考妣之戚。

  笔者曾听过台湾统派领袖、前立法院院长梁肃戎的演讲,证实梁先生曾以“一旦台獨引起战争,你们日本也逃不了”的提法,警告部分日本政客对台獨的支持,说明梁先生也充分了解日本才是台獨运动的精神寄托所在。从这一角度,要应付台獨的挑战,一个有效的办法,便是在日本国内发动宣传,使得人人了解台獨就是战争,而战争一定会使日本也受到惨重伤害。

  制约日本对台獨的支持

  其实要在日本发起针对台獨的公关宣传,还有一个更为直接的题目,便是日本梦寐以求的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席位。按联合国宪章规定,中国不仅对安理会扩大有绝对的否决权,而且必须由北京全国人大正式立法同意,安理会才能扩大。在目前的形势下,只要台海问题继续恶化,任何中国中央政府绝不可能同意日本成为安理会常任理事。既然如此,北京为何不公开大力宣扬这一基本国策?务必使得日本朝野都明确知道:在台湾问题解决之前,日本毫无成为安理会常任理事的希望。这样一来,日本对台獨的支持将受到极大的制约,日本右翼至少会要求李登辉、陈水扁等以日本“母亲”的利益为重,暂时忍耐悲情。这是利用日本和台獨之间的矛盾。

  美国和台獨之间的矛盾也大堪利用。根据李登辉御用“历史专家”赖泽涵的著作,1947年台湾228 事件的参加者,最大的成分是失业台湾“皇军”。从这一角度,228 实在是第二次中日战争的最后一役。在此役中,这些前台湾“皇军”高唱日本军歌,以日语为行动语言,并誓言全歼“支那军”。北京的官方宣传中把他们描述成“起义战士”,不但与史实相悖,而且造成对历史的嘲弄。

  笔者可以指出:这批失业“皇军”返台前在东南亚的前科,足以提供在欧美展开公关的题目。他们作为日本的帮凶,在东南亚犯下了各种战争罪行,残杀当地华人只是其一。由于日本军方对台湾兵并不是绝对信任,台籍“皇军”常常被用来监管西方战俘和被拘侨民,这就是令西方俘虏切齿痛恨的所谓“福摩沙籍卫兵”(Formosan Guards ),以虐待西方俘虏、强征慰安妇等等劣行著称。

  第二次世界大战在欧美仍然是个极其吸引民众关注的题目,尤其是太平洋战争,在美国百姓中始终是个热门历史题材。好莱坞最近又将有一部以珍珠港事件为题目的巨片出笼,便是明证。二战中日本士兵虐待西方俘虏,也是许多美国百姓记忆犹新之事。笔者前些日子偶然翻阅美国销路极大的《读者文摘》今年二月份法文版,赫然就收有一个感人故事,从女儿的角度,叙述其父辈军人二战时在菲律宾被日军俘虏,受尽折磨,九死一生的惨痛经历。

  这一战争回忆并不限于美国。若干年前,在漏网战犯、日皇裕仁的葬礼席上,就是找不到荷兰的代表。其原因就是荷兰社会民智极高,一般百姓对日本在荷属东印度掳荷兰妇女为“慰安妇”的史实,大都耳熟能详,因此坚决反对派员出席葬礼。荷兰和美国传统同属以加尔文派新教为思想基础的西方国家,荷兰能做到的,美国也可以做到。充分利用历史事实

  台獨领袖如彭明敏、李登辉、吕秀莲的亲日立场,是对当年台湾皇民和“FormosanGuards”的直接继承,固不待言。李登辉亲兄岩里武则自愿加入“皇军”,为日本“鞠躬尽瘁”,魂断菲律宾,更是不争的史实。如果能充分利用这些历史事实,在欧美展开有效的公关攻势,特别是如果能与国际犹太组织反对欧洲右翼势力二战翻案活动的宣传相结合,则不仅能在和战两难抉择之外,打开另一条本小利大的对抗台獨的途径,其实际效果更远非北京目前在台湾问题上对西方呆板而无效的官式宣传可及。

原载:《联合早报》

  作者:都人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国际关系 » 台独与日美间的矛盾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