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铭:抵制中国货的现象——美国民族主义的暗潮

  中美撞机事件已落幕,但是后续效应远未止息。就美国而言,在批准对台庞大军售方案、同意陈水扁“有尊严地”过境美国、允诺一旦台海发生战争美国必将介入等大动作之后,民间对中国的不满情绪也在上升。美国民间对中国的不满情绪除了透过舆论表达外,更多地则是付诸行动,抵制中国货即是其一。

  中国产品充斥美国超级市场早已是不争的事实,走进服装、鞋帽、玩具商店以及平价超市,留心一下商品产地,十之八九是“Made in China ”。中国商品除了包装稍显简陋、款式不甚新颖外,物美价廉应该不是浪得虚名。然而现在,一些美国人到商场“瞎拚”(Shopping)却多长了一个心眼,举凡看见“中国制造”字样,便将商品放回货架,视之如“烫手山芋”。

  据洛杉矶经济发展企业中心(LAEDC )在5 月初透露,在中美撞机事件之后,一些著名零售超市例如K mart曾收到了近千件消费者投诉,抱怨超市销售如此大量的中国货。美国零售超市龙头老大Wal Mart亦收到数以千计的电话和电邮,要求它们杯葛中国货品,而这家遍及全美乃至世界各地(包括中国大陆)的连锁超市的货架上,有一半以上是中国制造的商品。

  那些平时不问世事而内心又充满优越感的美国人,还突然发现美中之间贸易逆差之大超过了他们的想像,以洛杉矶为例,中国商品去年进口到洛杉矶海关区(LACD)的有387 亿美元,而出口到中国的却只有48亿美元,贸易逆差高达339亿美元。于是他们认为,他们的钱都被中国人赚走了,他们的工作机会也被中国人夺走了。

  持类似观点的美国人不在少数。据最近的一次调查显示,超过二成受访者有意避开中国制造的产品,这一比例较4 月初的同类调查增加了一成五;另有四成二的美国人希望看到中美贸易较目前水平下降,只有三成三的民众希望中美贸易保持目前的水平。

  广告牌事件背后的反中国情结

  “抵制中国货”正在成为美国社会一种时尚。较为典型的例证是,日前在洛杉矶东区的安大略市,赫然出现了一个特大广告牌,上面的大字写着:永久性抵制中国货!(Boycott All Goods Made in China Forever !)下面的小字写着:让我们一道来对他们扣押美国人质表达我们的愤慨。在广告牌左下角,一面中国五星红旗被一个黑圈所包围,且被一黑杠压住,仿佛戒烟广告牌。如此明目张胆地号召美国人永久性抵制中国商品,这在美国,在加州,也不多见。

  广告的主人布里格斯是曾为安大略市一家工具和器材出租公司的老板,他说,“我想借此机会表达我的愤慨。我是一个美国人,北京政府抹黑美国的名声,我们要做出反击,首要目标就是他们的钱包。”他还说:“美中贸易非常不平衡,非常不公平。美国对中国的贸易出超很大。美国人花10美元购买中国的东西,中国人才花1 美元购买美国商品。这绝对不是公平的市场交易。”布里格斯呼吁,美国应该对进口的中国商品征收百分之一百的关税。

  对于布里格斯的做法,尽管中国驻洛杉矶总领事馆官员立即致电给安大略市政府,对“个别美国商人的所作所为表达了强烈不满”。但是安大略市政府的回应是,这是美国居民的言论自由,政府无法加以干涉。事实上也是如此,美国是一个自由的国家,公民确实有权利在不违反法律的条件下表达自己的看法,然而布里格斯的行为究竟不能算是个人行为,偌大的广告牌树在路边,社会影响之大可想而知,何况主流媒体都曾大事报道。

  布里格斯事件毕竟代表了保守的、富有爱国情操的美国人的想法。而类似布里格斯的做法,在网络上也很普遍,在中美撞机事件发生后的一段时间里,打开任何一个美国网络论坛,都能看到抵制中国货的字眼。

  这期间,中国驻美外交官多次辩称,中美贸易关系不是美国对中国的恩赐,如果美国停止从中国进口商品,美国消费者每年要多花一百多亿美元,才能买到同等质量的货物。如此谈话作用并不大,因为美国民众并不考虑美中经济结构的不同。

  民族主义并非他国的专利

  如果说上述行动还只是来自民间的话,那么美国军方也没有袖手旁观,或者说,军方有意无意在为民众做出表率。严格说来“黑色贝雷帽”事件,才是抵制中国货的发端。

  去年10月底,美国陆军参谋长欣斯基上将发布一条换装命令:美国陆军47万全体官兵将统一配发目前美国陆军突击队专用的黑色贝雷帽,以体现出21世纪美国建设精锐陆军的思想。美军国防后勤署曾分别向中国大陆、罗马尼亚、印度、南非、加拿大和斯里兰卡等国家订购300 万顶黑色贝雷帽,中国获得了五分之一的订单,目前已经交货15万4000顶。然而在中美关系因撞机事件而日益紧张之时,美国国防部副部长沃尔福威茨则下令回收和销毁成千上万顶中国制造的贝雷帽,至于为什么要这样做,五角大楼却没有作出任何解释。

  没有解释胜过任何解释,结果是民间争相效法之。抵制某国商品,是20世纪以来许多国家民众的习惯做法,以此彰显民族大义。一般来说,抵制舶来品的一方都是弱势民族,其中包含着愤怒、抗争与无奈。而今美国人要抵制中国货,显见的心理相当复杂,除了意识形态的歧见,由双方利益冲突而引发的不满、敌意以外,是否还有对来自中国威胁的恐惧?

  美国民间悄然兴起的“抵制中国货”暗潮,当然是民族主义情绪的反映,尽管没有人站出来承认。长期以来,在美国政治家、思想家的词典里,民族主义只属于那些不甘衰败的国家、反民主国家。事实上,这种东西也属于美国。无论过去还是现在,民族主义始终是美国社会异常活跃的精神力量,例如美国实施贸易保护主义、拒绝履行《京都议定书》、搁置美苏《反弹道导弹条约》等等,都是美国民族主义在新形势下的具体呈现。用一位美国学者的话来说,“在美国,民族主义是不敢说出自己名号的。”

原载:《联合早报》

  作者:伊铭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国际关系 » 抵制中国货的现象——美国民族主义的暗潮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