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刀:人民政府怎么怕人民得了实惠?

  又一次企业竞争给百姓带来实惠的机会,让一些政府机构给整掉了:据《北京青年报》5 月24日报道,兰州中国联通甘肃分公司率先推出“被叫包月单向收费”,每月只需交30元座机费、18元被叫包月费,打爆市场,甘肃移动也坐不住跟进,也推出了“138 包月、18元单向收费”的广告,但这一“双改单”有利可图、三方满意的市场竞争行为,没有持续几天,却被有关部门“勒令停办”了,说是国家信息产业部来电,明确要求制止这种做法,还说“这种行为明显违反了国家有关规定,要坚决予以制止”。

  近几年屡屡发生企业竞争降价、百姓获利、却被政府部门查禁的事:航空公司机票打折,国家民航总局下发“禁折令”,查处打折的航空公司,不许给乘客让利,直至最近迫不得已才允许一些航线打折;4 月,一批受群众欢迎、价格低、服务好的速递公司和国际快递企业被国家邮政总局清理整顿、查禁罚款;多个城市发生中国移动和中国联通在手机销售、收费、双改单等方面优惠促销的竞争行为,均被信息产业部禁止,有的地方被工商局查处。

  为什么一些被竞争企业乐意采用、消费者得到实惠的“三方满意”的市场竞争行为,我们的政府主管部门反而不高兴了呢?人民的政府怎么怕人民得了实惠呢?

  不管是否开展过“三讲”,我想大家可能都不会怀疑我们政府为人民服务的宗旨。任何一个政党、任何一种政体的政府,大概也都不会声称不为人民谋利益。那么造成现在我们感觉一些政府部门不是在为人民服务,倒像是处处怕人民得实惠的原因,不在于我们党的路线方针不先进,也不是我们的政府的宗旨有所改变,而是在于我们政企不分的体制,在于我们政府错位的职能。

  改革开放以来,市场经济在我国有了快速的发展,但我们的政府职能转换迟迟不能实现。政府仍然是一个垄断社会主要资源、大包大揽的无限政府,是社会财富的主要拥有者和管理者。事实已证明,往往国有经济在一些行业退出,就带来这些行业的繁荣,而一些行业借口各种原因拒绝其他经济力量进入,其发展则往往落后于社会的步伐。垄断保护落后,但垄断也带来暴利,而事实上这种暴利国家和人民并不能享受多少,大多都落入了控制这些行业的内部人手中,多年来邮电、电力、金融、烟草、铁路、民航等国营垄断部门干部职工收入远远超出其他产业部门便是最好的证据。一些部门利用国家赋予的垄断权力为其利益集团谋取过高的私利,以致形成社会新的分配不公,既造成国民福利的损失,又带来社会心理的失衡,其弊端十分明显。

  这一现象是我们政治体制改革不到位、政治发展落后于经济发展造成的。在一种不完全竞争的经济条件下,一些政府管理部门既是裁判又是比赛选手,其身份和角色的不确定性,使他们难以充当“人民公仆”的角色。尤其是像铁路、民航、邮政电信、电力等部门,改革以来,政企合一的体制根本没有触动,一方面他们要代表国家行使管理权,是执法主体,另一方面作为企业的最终老板,又必须追求部门利益最大化,因此让他们完全站在消费者的角度来说话是根本不可能的。而且由于这些部门沿用的法规条例大多都是在计划经济或市场经济不发达的时候制订的,重在保护垄断、维持管制,因此他们的所谓依法治理整顿行为,就好像是唐。吉珂德挥舞长矛与风车大战一样可笑。

  而形成这一国家职能错位的根源又在于我们社會主義公有制的制度设计上。在公有制作为国家主要所有制经济结构的背景下,作为名义上全民所有的公共物品被国家授权一些部门经营管理,由于让全体人民来行使主权的不可能性,使代行人民权利的代理者成为人民财产的实际支配者和利益享用者,因此内部人控制成为公有制的一种必然,集团利益本位思想成了内部人考虑问题的支配思想,而怎么样有利于国家和人民则往往被忽视。在集团利益思想的支配下,这些政企合一的政府部门,是垄断的拥护者,市场竞争的反对者,因此也是人民大众利益的掠夺者。他们千方百计要确保特许权、专营权、垄断权,对内耗式的竞争一律格杀勿论。因此你看到人民政府的某个部门在与人民争利,这时他实际上所代表的不是政府,而只是某个分利集团的利益而已。

  一些以政府的名义发布的法律条文、进行的行政执法,仅被分利集团作为谋取私益的工具,他们玷污了政府的形象,损害人民了的利益,而这些是政府职能错位的必然结果,因此我们必须彻底加以改革。按照我国改革的总体目标,政府要改变过去包揽一切的定位,逐渐从经济领域中退出,要明确为经济发展提供法制保障、公平环境、保障公民权利、观照弱势群体、为公民提供单个人不宜生产的公共产品才是政府的当管之责。只有变无限政府为有限政府,政府只充当竞技场上的裁判,让企业和公民去当运动员竞争,这样才能避免国家与民争利、政府部门与民争利的现象。

  可喜的是,对这种计划经济的遗风及其对市场经济发育的危害性和对社会分配不公带来的不利影响,现在全国从上到下认识渐趋一致,改革的呼声日渐强烈。朱镕基总理在年初的人代会记者招待会上就大斥行业垄断,并承诺要打破垄断,引入竞争。而从中央最近陆续出台的一些措施上看,国家的确在加大对垄断行业的分拆整治的力度。允许民营资本、外资进入一些过去国家高度垄断的电信、金融、保险、铁路运输、新闻媒体等行业,加快了对一些巨无霸国有垄断公司分拆的步伐,撤并了一些竞争性行业的主管部委局,实行政企脱钩,等等,各种措施都先后出台了。由此看来信息产业部、民航总局、邮政总局等部门维护垄断的所谓整顿行为,只是一种最后的疯狂,其命运也将是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几天了。

  合理给职能定位的政府,才会是给人民实惠的政府!

  作者:文刀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经济随想 » 人民政府怎么怕人民得了实惠?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