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洛克:中国电信改革的误区

  中国电信集团曾经是一个典型的国家垄断性经营的集团公司。说它垄断,并不仅是说全国只有它在经营电信业,而更主要地是因为在全国范围之内不允许其它公司或个人经营电信业,外国公司企业就更不准在中国经营了。前几年,在福建省闹得满城风雨的IP电话风波,典型地反映出了中国电信在中国的垄断性。利用INTERNET经营IP电话的个体公司,被认为是非法经营,被强行关闭了公司,还被罚款。这充分说明了中国的电信垄断(包括其他一切垄断),关键的问题是政策不允许竞争,是一种特权经营。

  因此,要打破垄断,关键的问题是要取消行业经营的特权。要打破中国电信的垄断,关键就是要取消中国电信行业的经营特权。

  然而,中国电信的改革却走上了一条误区,它不是以取消经营特权为改革方向,而是走上将中国电信逐步肢解拆分的自残之路。开始是邮电一分为二,把一个庞大的垄断集团分为邮政和电信两个庞大的垄断集团;接着中国电信集团又一分为二,把移动电话业务分离出去组成中国移动通信公司;不久中国电信又是一分为二,分为主业和实业公司两个部分;现在据说还要将中国电信一分为三,把市话和长话业务分开,同时把数据业务剥离。为什么要这样拆分呢?原来是拆分之后的中国电信有原来一个垄断经营公司变成两个垄断经营公司,再拆分的结果就变成了好几个垄断经营公司,拆分之后并不能打破垄断局面,结果就继续拆分下去。这样就陷入了一个误区,以为要打破电信的垄断就是要把中国电信集团公司化整为零,按业务分类进行逐项肢解。这样改革思路显然是认为中国电信集团公司的垄断是因为它的实力太过强大,而要打破其垄断就要削弱其实力。这样的改革思路完全是错误的和危险的。

  中国电信集团公司的实力毫无疑问是强大的,但强大的实力本身并不是垄断,因为判断一个企业或公司是否垄断并不是以实力来衡量,尽管实力是垄断的基础条件。中国电信的垄断主要是政策性的垄断,即特权经营。如果不取消经营特权,那么不论将中国电信拆分为多少个部分,还是照样地垄断,只不过由原来一个庞大的垄断集团变成多个较小的垄断集团而已。但只要取消这种经营特权,即使中国电信不拆分事实上也打破了电信经营的垄断。当然,由于中国电信原有的实力,加上中国电信长期的垄断经营,中国还没有立即成长起足以抗衡中国电信的竞争对手,这显然是正常的。实际上,开放电信经营权限和营业范围之后,许多电信公司正迅速成长起来,象吉通公司和网通公司等在短短几年就发展壮大成为全国性的通信大公司。但有些人却” 急于求成” ,希望在中国立刻就出现实力可与中国电信抗衡的公司,这样就可以” 形成有效的竞争”.这显然是不符合企业发展规律的行为的。为了尽快形成一种所谓的有效竞争而不惜将中国电信大卸八块,化整为零,化强为弱,这显然走上了一条错误和危险的道路。

  有些人一提起公平的竞争就只提所谓起点的公平,认为在电信行业进行有效而公平的竞争就必须让所有参与竞争的公司处在相同的起跑线上。这是一个极其严重的误导。事实上,公平竞争从来就不强调所谓起点的公平,不强调所有公司站在同一起跑线上。公平的竞争强调的是平等的竞争,即无特权的竞争。如果公平竞争是指起点的公平,那么试问,当中国加入WTO 参与全球竞争之时,中国是否能要求世界500 强企业统统来个大卸八块,将其实力削弱至与中国企业同步的水平?这显然是荒唐的。中国假如WTO 目的就是希望参与全球的公平经济竞争,而这种公平就是WTO 所规定的制度或规则的公平,即所有成员国无一例外地要遵守其规定的公平,也就是无特权的公平。

  面对加入WTO 的竞争压力,中国不是努力提高中国电信的国际竞争力,反而一而再再而三地拆分中国电信,将其逐步瓦解,这是不可思议的。另一方面,中国电信的拆分方式也是毫无道理的。根据中国电信的拆分方案,其拆分的方式就是按业务进行拆分的。比如固定电话与移动电话业务脱钩,长话与市话分开,数据业务与电话业务分离等。这种拆分完全不考虑各项业务之间的相互联系和支持关系,生硬地斩断本来有机地联系着的整体的各部分关系,使其整体解体。其结果是导致电信业内部各条块的人为分割,从总体上阻碍了中国电信业的健康发展。另外,按业务进行的拆分,其结果必然导致各项业务的垄断,而不能形成业务之间的竞争。道理很简单,只有相同业务之间才能形成竞争,而不同业务之间难以形成竞争。相反,不同业务之间更多的却是合作关系。而我们的电信改革恰恰就是要破坏这种合作关系,而根本不能导致有效的竞争,最终结果是竞争不成反成了内耗。前几次的拆分没有形成有效竞争就已经说明了这个问题,现在却认为拆分得还不够还要继续拆分,这显然是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可以预计,如果继续这种拆分式个所谓改革,中国电信必将四分五裂,如果加入WTO ,中国电信业必将被强大的外资企业各个击破。

  作者:王洛克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中国观察 » 中国电信改革的误区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