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东山人:罗大佑为何还能颠覆工体

  2001年5 月27日的北京工人体育场像一口沸腾的大锅,6 万多名观众的热情如沸水一样滚烫,在舞台上的罗大佑则是这个沸腾之锅的中心漩涡。

  今年47岁、其貌不扬的老男人罗大佑,用他那并不出众的演唱成功地颠覆了工人体育场。罗大佑之所以能对传统欣赏规则进行颠覆,靠的是思想,因为他是思想型歌手。

  从八十年代的风靡到二十一世纪的火爆,罗大佑是华语歌坛标杆式的人物,难有人超越。罗大佑是“思想型歌手”,他像一柄具有特质的黑色长剑,虽然看起来并不是寒光闪闪,锋利无比,但却经得起光阴的打磨,时间越久,思想的黑色光芒越发耀眼。更重要的,罗大佑用他的长剑挑开了罩在三十岁左右中国人心上的黑布。在充满反思、批判、人性的歌声里,中国青年也从反思与批判中尝到了乐趣,那是思想的快乐。

  在十七八年前,当文革的话语体系崩溃之后,人们的思想像鸽子一样可以自由放飞了,但由于被禁锢牢笼的时间太久,飞翔能力已经退化,是罗大佑的歌让处于彷徊之中的少年和青年们展开了思想的翅膀,重新飞翔在思想的蓝天。

  八十年代,文革的话语体系虽然崩溃了,但重新构建的主流话语体系,依然有假大空的影子,依然如文革时一样,霸道地统治着有人们的精神世界。面对于此,很多中国青年只能逃遁。尤其当主流话语体系对现实世界的解释苍白无力时,罗大佑的歌为中国青年们的集体逃遁提供了路径。反思、批判、关爱社会是中国六十年代人的特点,当这些略带苦涩的人生况味,被罗大佑用音乐表达出来时,他的歌声与歌迷的心情产生了一种互动和共震,歌迷们从苦涩和愤怒中获得了一种审美的体验。

  倾听罗大佑的歌,对于中国内地青年来说,是一种类似于初恋情结的重温。那是与自由思想自由精神的初恋,虽然有些苦涩但却是甜密的。

  近二十年来罗大佑写了150 多首歌曲,很多曲目令人耳熟能详。但要找一套完整的罗大佑的唱片或盒带,却只能是只鳞片爪。因为我们的音乐发行主管部门一直对罗氏音乐实施控制策略。

  我们是一个盛行思想霸权的国度,强调的是对人们思想的控制。“非礼勿听,非礼勿视”是对传统思想的高度维护。罗大佑的歌虽然旋律优美,但却因富有反思和批叛倾向,对传统思想有一种颠覆的威胁,所以就受到了与传统港台音乐不同的待遇。

  罗大佑是挑战思想霸权的音乐剑客,是思想霸权的消溶剂。所以思想霸权行使者们当然要对它进行控制。但遗憾的是,这种控制越严,罗大佑的魅力越持久。在某种意义上,这种控制成就了罗大佑的永久魅力,更奠定了他华语歌坛思想型歌手巨擎的地位。

  这是一个盛行实施霸权和反霸权的时代,尤其在思想领域实施霸权控制更有些痴人梦呓的味道。多元化已经在思想领域蔚然成气候,中国人在思想上可以选择多元,这是罗大佑带给中国青年的礼物。

  当工体里数万人对陶哲和苏慧伦发出嘘声时,这场演唱会已不单纯是一次流行乐坛的聚会,倒更像一次怀念初恋的聚餐。

  作者:京东山人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文化视点 » 罗大佑为何还能颠覆工体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