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金博:我看《太平天国》

  马克思这位倡导革命的思想家,1853年对太平军曾寄以热切的期望,但到1862年当了解了事实真相后,他写道:” 除了改朝换代以外,他们没有给自己提出任何任务……他们给予民众的惊惶比给予统治者的惊惶还要厉害。他们的全部使命,好像仅仅是用丑恶万状的破坏……这种破坏没有一点建设工作的苗头。” 奇怪的是,在我们这个奉馬列主義为正宗的国度,不仅是从前,而且至今马克思的这个评价也无几人敢提及。

  《太平天国》在播映之前,众多传媒就为之造势,说这是一部” 英雄史诗”.但在笔者看来所谓《太平天国》不过是乡间土匪、流氓、地痞以及各种恶势力的纠结,并没有给真正的农民带来什么好处。如果硬要说太平军造反有什么进步作用,大概可以讲出两点:一是迫使满清王朝不得不依靠曾国藩、李鸿章等汉族地主官员” 剿匪” ,汉族地方军阀的崛起,为日后满清王朝的分崩离析埋下了伏笔;二是使大量人口死于战乱,减少了中国的人口基数,否则我们今天的人口压力会更大!

  洪秀全一举事就立国号、称” 天王” ,只可惜小小金田村没有地方举行登基大典。一打进南京城,马上置强敌环伺于不顾,立即下诏大兴土木建造天王府,钻进天王府穷奢极欲地享乐,11年间只被东王杨秀清以” 天父” 附身的名义叫出去一回,完全一副过把瘾就死的架式。忠王李秀成是天国的后起之秀,他在短短时间内在苏州建的忠王府远远超过了南京的忠王府,就连久在京城很见过一些大世面的李鸿章都为之感叹:” 琼楼玉宇,曲栏洞房,真如神仙窟宅。” 人们还记得韦昌辉杀进杨秀清的东王府以后,那一把大火,真是壮观,就像当年楚霸王烧了秦始皇的阿房宫。这些王府里究竟有多少财宝,很难说得清楚,据曾国藩的弟弟曾国荃揭露,李鸿章从忠王府卖锡器,一次就卖了二十多万斤。

  打到永安(今广西蒙山县)洪秀全就有了36个王娘,后来增加到88个,这些老婆连名字都没有,像囚犯一样用编号称呼,东王杨秀清有36个,翼王石达开有7 个,凡” 王子号” 的人物,一个个无不是荒淫无耻,卑鄙下流。什么天下男子皆兄弟之辈,天下女子皆姐妹之群,平等的高调虽然唱得响彻云霄,但等级制度却比哪朝哪代都繁琐苛严。别看他们荒淫无度,却规定太平军将士及家属,虽夫妇、母子都不得相会,” 冬官又正丞相” 陈宗杨,因夫妻同宿双双被斩首。太平天国说是实行男女平等,听其言,观其行,洪秀全、杨秀清、韦昌辉、石达开以及几千个被封” 王” 的人,他们对女人是平等的吗?无法想象,太平天国真的成功了,广大妇女的命运比在清王朝统治下能有多大变化?从个人道德品质讲,自私专横、权势欲强、荒淫无道等,太平天国的将领与领袖与清王朝的官员不过是一丘之貉!

  李秀成被俘以后,在为曾国藩写的供状(即《自述》)中说,他从天京逃出,到了山里的一个破庙里:” 我命该绝,身上带有宝物,到破庙休息,遂将珍珠宝物吊在树下,欲宽身乘凉,不意民家寻到……那帮百姓得我宝物,民家见到而争,带我这帮百姓,去问那帮百姓,两欲分用,那帮百姓云:’ 你问我分此物,此物天朝大头目方有,此外别无。尔问我分此物,尔必获此头目’ ,因此我藏不住,被两个奸民查获,解送前来。” 可见这位年轻的、被某些研究” 天国” 的专家吹捧得了不得的” 接班人” 李秀成竟是个” 因财丧身” 的龌龊之徒。当然,在” 王字号” 的人物中,不如天王、东王、忠王者,还大有人在。在天国的领导集团中,很少有知识分子,他们多是一些不谙时事、不懂政治、争权夺利、勾心斗角、互相倾诈的流民,请问,这些人一旦统治了国家,坐到了紫禁城的皇帝宝座上,能比留辫子的清朝皇帝好多少呢?

  洪秀全的那个什么《天朝田亩制度》,提出” 有田同耕,有饭同食,有衣同穿,有钱同使,无处不均匀,无人不饱暖” ,其基本精神不过是历次农民造反”等贵贱、均贫富” 口号的翻版。而他搞的那个供给制的” 圣库” 制度,实行公有制满足了几个大头目的骄奢淫逸,却苦了广大军民。制度规定农民每年收成之后,除了够吃够用的物品,” 余则归国库” ,每家只准有五只母鸡,二头母猪。这一套多么像后来的” 余粮” 征集制度和” 割资本主义尾巴” 的政策。虽然太平军只是占领了一些城镇,江南广大农村地区仍在清政府、清军控制之中,这一套并没有真正实行,但在初步实行的地方只能造成人心惶惶,农民生产积极性下降。

  对于这些史实,即使建国以后高度评价太平天国与洪秀全的著作,也没有改写,只是百般为洪辩解而己。想不到如今出了个《太平天国》的电视剧,竟然藉口” 历史真实与艺术真实相结合” ,极力” 塑造” 洪秀洪秀全及太平天国的高大形象,乃至胡编瞎造。

  作者:牛金博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历史长河 » 我看《太平天国》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