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绍培:我们是否可以有另一支“狗仔队”

  日本影星广末凉子在钟点酒店与新男友偷欢,被“狗仔队”不止一次地拍到。据说,这样的绯闻对广末凉子的演艺生涯的打击是毁灭性的。

  我当然对上面这样的说法表示怀疑。广末凉子的做法并未超出道德的范畴,如果她不准备去做皇太子妃,她为什么不可以与男友幽会呢?她的行动被“狗仔队”拍到,刚好使她有机会尽一个娱乐影星应该尽的娱乐大众的义务,这难道不是一件好事吗?

  假如我们考察一下“狗仔队”的动机,大概也可以得到相同的答案。他们无休无止地拍拍拍的目的,未必是要置谁于死地。他们的工作基本上是作为一种职业化的偷窥工具,借以满足大众对名人隐私的好奇心——当然在偷窥之前先满足自己的好奇心。媒体之豢养“狗仔队”,亦是因为贩卖名人隐私可以极大地推销自己的产品。

  据说,香港的“狗仔队”这一名词本属误译的结果。在源头上,在意大利的那部影片《甜美生活》中,“巴巴拉佐先生”虽然也是大拍名人的隐私,但是,他是个有道德感和正义感的人,他把摄像机当作自己手中的武器,与日益沉沦的世界拔河。俱往矣,“狗仔队”早已不复当年风貌和精神矣。

  以上说了这么多有关“狗仔队”的话,是因为有人提议,要监督中国部分官员的婚外性关系尤其是嫖娼行为,不妨先从新闻舆论监督入手。类似这样的说法和建议笔者以前也说到过。如果这个建议是可行的,当然是一件好事,官场的风气当可以得到净化,但是意思究竟有多大,恐怕也谈不上……

  我们或许可以随便扯扯这件事该怎么操作。当然首先得有一帮“狗仔队”。但是要找一帮这样的“狗仔队”难度不小。因为官员不是娱乐界人士,他们做出来的事娱乐的属性比较小,“狗仔队”自己工作的乐处势必大大降低。而且,跟娱乐界人士相比,官员的绯闻大抵都是丑闻,这也使得“狗仔队”可以报道的范围大大地收窄,而工作的难度相应增加。

  同时,官员的名气不够大,不能满足大众偷窥名人隐私的好奇心。虽然在通常的意义上,官员都是有名气的人。但是官员的名气受到的限制也比较多,比如说,他们的名气大抵上局限在某个地区和行业内,超出界限的情况比较少见。比如最近河南登封市闹出一桩官员嫖娼被人录像的丑闻,但是,对于里面的那些人到底都是谁,毕竟还是所知甚少。这就使得一些人阅读的快感大为减低,并且也使读者的范围受到约束。媒体的老板基于这样的考量是不是还愿意在这件事上投入人力物力财力,就颇值得怀疑。

  按照上面的逻辑推理下来,监督官员的“狗仔队”的有效活动范围是本地,他们挖掘到的第一手资料只对本地的读者才形成刺激。但是,明眼人马上发现这件事的不可能。中国有句老话,所谓“不怕县官只怕现管”,本地的官员正是自己的现管,要设想一些人或者说记者对自己的现管进行“狗仔队”式的监督,这个玩笑开得就比较大了。

  这实际上也就是为什么官员的丑闻都不是由新闻界首先曝光的原因。说到这里,似乎已经言尽矣,但是我们还想多说几句。上面有关对官员监督的那些意见都是由最近河南登封市的一桩丑闻引起的。该丑闻说的是当地有一些官员嫖娼,落入别人设置的陷阱——被人家拍了录像。这个拍录像的工作像是“狗仔队”所为,虽然没有作为曝光的材料之用,但是已经极具震撼力,被录像的那些官员闻之都有世界末日到了的感觉,因此一旦被别人勒索,只好乖乖地交钱——有个党校的校长因为钱不是那么多,连身上的5 块、10快都凑上了。有人说这是“黑吃黑”,使一些人再也不敢了。这当然是一相情愿的想法。登封市的这个黄色陷阱是个比较偶然的事件,因为结果是“双输”。

  但是有人正是从这里想到舆论监督和“狗仔队”等等之类。如上所述,我们已经指出此类设想之不容易行得通了。那么,行得通的办法有没有呢?我们以为应该很多吧。只是在这篇小文章里,不一定要给出这些答案。尤其是行不通的答案,还不如径直地说,这个办法是不行的,亦不失为答案之一种。

  作者电子邮件:wwsspp9@163.net

  作者:王绍培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杂感随谈 » 我们是否可以有另一支“狗仔队”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