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洁:IP电话:政府的弃儿

  一项先进技术的诞生和应用,会对社会的进步产生深刻的影响。“IP”电话平均能节省70%的长途电话费。有人保守估计,如果它能在中国的政府机关得以全面普及,那么每年将能节省上百亿元的行政经费。然而,在国家财政并不宽裕、中央三令五申要求节约开支的情况下,这项举手之劳的节俭途径,却被许多政府机关忽视和轻蔑——因为“国家有的是钱”。

  对“什么是IP电话”这个问题,你能得到的答案十有八九会是:“能省70%长途话费的电话”。人们大多说不出它的英文缩写“网络协议”的完整意思,只是关注它“节省”的实际效用。IP电话的出现,使长期把持高昂长途话费的中国电信不再是人们唯一的选择。

  据专家预测,IP电话在中国的市场空间巨大,到2005年,通过电信网打电话和通过互联网打电话的用户将各占50%。

  国家部委:“我们用IP干嘛?”

  有了多一种选择的长途电话用户,谁会拒绝能省70%话费的IP电话呢?

  “当然有!”中国网通大钟寺代理处的王主任肯定地说。“在市场高度竞争的社会里,IP电话几乎成了企业或核算单位的一项赢利措施。接受程度是个体多于集体,单位范围内,市场化越高的,接受越积极。但是,也有例外。”王主任说,在他们所开辟的市场里,有大学、研究所、企事业单位等等,但惟独没有一个国家部委。“各大部委的办公费用支出全是国家拔款,对IP电话节省话费不屑一顾,最常说的话就是‘我们有的是钱!’”

  ??????

  当我们把目光紧紧地盯在“特权、垄断、腐败”的中国电信身上的时候,我们忽略了“依仗特权赚取”的另种方式——“依仗特权挥霍”的腐败特性。IP电话,只是使这种特性表现出来而已。

  新闻周刊正面采访几家部委的相关领导,遭到婉拒,当属预料之中。换以推销IP电话机为由,电话暗访几大部委。对“是否已使用IP电话?”“为什么不用?”“是否有计划?”这些问题得到的答复的确耐人寻味。

  信息产业部办公室的一位女士的回答带着反问的口气:“我们机关单位用IP电话干嘛?”“因为打IP电话能省百分之六七十的国内长途话费,国际话费能省更多。”记者紧跟着说。“我们不用!也没这个需要!”对方回答得干脆利落。

  建设部办公室的一位男士的态度显得和蔼许多,可一提IP电话,他说:“太累!还得先拨5个号码。省钱?又不省我们的钱。”“能省不少呢?”记者说。“省的钱又到不了我们手里,谁费那劲?国家有的是钱。”

  记者接连询问了财政部、外经贸部、交通部、农业部等国家部委机关,回答如出一辙。其中国家海洋局的一位办公人员似乎很健谈,他说:“实话告诉你吧,我们是不会需要IP的。我们花了100多万更新了总机设备,这钱我们合得花。我们有的是钱。可这省钱的事没人张罗。”“为什么?”小伙子笑了:“这还用问呀,不是私企、国企得省钱。我们是国家机关,靠国家拨款。敞开了花呗!”

  !!!!!!

  “能不能给领导提个建议,你们长话费一年也不少呢吧?”记者旁敲侧击。“国内、国际长途随便打,花费当然不少。可花多少省多少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好像有人也提过IP电话,再生纸什么的,可领导根本没工夫考虑。”小伙子最后好心地劝告说:“靠国家拨款的国家机关没戏,你们还是去企业推销能省钱的IP吧。”

  记得前两年,中纪委、市纪委严查整顿机关单位领导用公款私置大哥大、公款报销电话费的腐败风气。如今,不知节约、肆意的浪费又算不算是腐败呢?

  “IP效益”

  对长话用户来说,IP电话不仅是种消费,它同时也能创造效益增加收人。

  “五一”节前,一家老号书局的发行科科长赶在节前宴请各科室领导。说是对上半年业务支持的一种答谢,实为下半年发书结款做好人际的铺垫。只是,这顿饭局的费用开销不是来自局里下拨的“业务招待费”,而是“科里打IP电话省下的钱!”科长在举杯前有意无意地大声对众人说。

  负责定单、发货、结款的发行科,较之编辑科室,更依赖长途电话与外界联络。“每个月,长途话费都是一大笔花销。”1999年提拔上任的科长私下里说:“每月电话费开销至少2000元钱,可局里月拨的加班费用却只有几百元。于是,我们去年初就在科室里全部安装了IP电话。省下的钱补贴给大家算做加班费。改后第一个月就省下1300多元。每次加完班,我们都用这笔钱出去喝酒,渐渐的成了习惯。大家都觉得,省钱是为了自己。”

  科长掰着手指头说:“我粗算了一下,去年一年,我们发行科用IP电话就省了1万元长话费。加班过节吃吃喝喝的都花了。今年我们说好把一部分省下的钱补给每人的手机费上,还有一半的钱留做他用。这不,我们今儿用这钱请客吃饭。”

  “IP电话真能立竿见影地节省70%长话费。”1P电话的现实意义。使中国化工报社办公室韩主任也瞄准了IP下起了功夫。

  这份原属差额预算事业单位、靠国家补贴的部委下属报纸,自从1992年不吃皇粮、自收自支之后,开始一点点与市场接轨。2000年。这家200多人的报社的广告收人超过2000万元。纯利三、四百万元。

  这个收入对于一个没有历史负担,也无外债的企业来说,算是不错的效益了。从计划经济体制转人市场经济体制的报社似乎开始明白:要赢利,开源,更要节流。

  “今年3月,我们去化工大学参观时。偶然发现学校办公区的电话机旁全都安装了一个小盒子,一问才知道是IP电话的拨号器,能省下百分之六七十的长途话费。”韩主任边说边指了指办公桌上的“网通智能拨号器”,接着说:“回来我们也安上了几台试音,偶有杂音,但无妨大碍。”

  确定了IP电话的可行性,韩主任就给社领导算了一笔帐:化工报一年的长话费开销约是20多万元,用IP电话可省下13万左右,除一次性购买64部“拨号器”的7000多元外,共节约下12万元。“这就算是我们后勤部门的创收吧。”韩主任的报告很快得到批复。3月底,报社业务部门都安装妥当。“我们现在还没有统计出具体的数字,但一年省下10万元肯定不成问题。”当了17年兵的韩主任说:“给企业当家,其实就像过日子。能省就省,勤俭持家是部队的老传统。大家都说‘向市场要效益’,我们二线的就‘向管理要效益’吧。”

  IP的效益从成本节约中来。但位于北京市中心一家五星级酒店追求的“效益精神”却令人质疑。

  这家酒店的经理说,“自从有了IP电话,我们就动过念头,也曾在1999年试着在酒店的总机上装过。可是通话质量一是太差,二是有很多的地区尚未开通,我们怕客人投诉。又撤了下来。”

  “今年2月,我们又安上了联通的IP交换机,效果还不错,至今还没有接到客人的投诉。”经理骄傲地说。

  根据该酒店规定,酒店向客人收取的是传统长话的定价,和15%的服务附加费。而酒店在总机上装上了IP后,向电信部门交付的就是IP的费用。酒店利用IP电话,在“收取”和“交付”间,吞吃了差价,实现了“降低成本”。

  酒店的管理方自知理亏,拒绝接受采访。一再嘱咐总机和财务人员一定要守口如瓶。并在“五一”节前依承诺向员工发放了“效益奖金”。自然,IP交换机功不可没。

  IP也可创造出效益,但手段和初衷有所不同。或是省钱,或是靠它挣钱。但这都证明了人们从计划经济体制转向市场经济体制后的思维转变。只是,这种转变参差不齐。

  谁亏谁赚

  众所周知,中国电信垄断实质是打着企业行为的旗帜行使的国家行为。国家机关大笔的电信支出,就像是将左兜里的钱,揣到了右兜里。无论中国电信作出怎样的资费调整,对靠国家拨款的国家机关来说,都是无关痛痒。

  当然。同时被揣进中国电信兜里的还有老百姓的钱。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一组数据表明:根据3月份物价指数的统计,在价格上涨的部分商品和服务中,汽油价格涨2。9%,公共汽车票价上涨0。8%。而涨幅最大的是市内电话,上涨幅度达到6。4%,远远超过其它项目。

  此次调整资费后,原来打10分钟市话需要0。6元,而现在要花费0。99元,而且,通话时间越长,话费涨幅越大,同时,月租费也有所上涨,并且取消了每月25次的免费市话……IC卡电话由原来的每3分钟0。20元调整为起始前每3分钟0。30元,以后每分钟0。20元,依然是涨了。就是国内长途,由于普逼百姓大量使用的为省内长途,实际上还是涨了。此外原来的节假日半价优惠、21时至次日7时的时段优惠取消了,代之以零时至早7时优惠6折,实际更是涨了。结果,更多的货币是从通用户口袋里汇聚到了电信部门的囊中。

  用户纷纷抱怨中国电信高额资费与低服务质量,根源所在就是中国电信自已在制造市场规则,它可以根据自己利认定市场价格。这些价格不需要市场检验,是不会建立在产品或服务的原始价值基础上的,它正是通过国家行为而强制性施加给用户。由此,中国电信在去年济不景气的情况下,垄断利润却稳如磐石,全年通信业务收入2295亿元,比前年增长25%。但电信部门却并不这样认为。官方说此次电信资费调整使收入减少了300亿元人民币。在香港上市的中国移动对此次资费调整发表声明:在长途电话方面,集团预计每年的税前利润会因国内长途电话资费的降低而减少约人民币19亿元。

  百姓大众用得最多的市话涨了,这笔增加的费用对于“有的是钱”的国家机关来说不是问题。百姓常用的国内长话降了,但还是没有IP便宜,个人在精打细算,单位在节约创收。只有“嫌累”的国家机关随行就市的花销着。国际长途降的幅度最大,可老百姓说了:“国际长途是降了,可我们给谁打呀?”

  长话资费是降了,但自觉“亏了”的电信,将市话费涨了上去,以弥补长话降价的损失。“你就是打IP电话,在市话上,你也得替长话背着降价带来的亏空。”有人戏说:“咱不打电话了成不成,反正横竖都是被算计。”

  “IP”挑战垄断

  目前,长途电话业务被电信、联通两家瓜分,移动电话业务被移动、联通分别把持,市内电话业务则由电信一家独占。电信增值业务不可避免地成为各电信运营企业争夺的焦点。

  “IP电话所依赖的是INTERNET,大生具有打破垄断的特性。”专家说。因为IP电话的经营上,不管作为老大的中国电信当初愿不愿意,从一开始就选择了三家而不是一家垄断经营。IP电话以用卡、议价的形式,免除了垄断的弊端。

  如今已是七家共同发展的运营商,IP电话原有的市场份额中,中国电信占65%,中国联通占20%,吉通占10%,起步较晚的网通仅占5%。中国电信仍然是市场领先者,联通紧随其后,吉通和网通同属IP电话市场追随者。

  为了争夺IP电话市场的份额,运营商一方面一再降低资费,一方面将IP电话卡的价格也一降再降。在五。一节前北京福丽特邮市,中国联通的IP卡5。2折就能拿到,代理商说:“要的多,5折。”

  尽管如此,基于国际互联网的IP电话。仍属于暴利商品。以中国电信为例,一位工程师对IP电话成本推算得出,国内IP电话的成本是每分钟0。08元,而目前的资费是每分钟0。30元;内地至港澳台IP电话的成本是每分钟0。20元,而目前的资费是每分钟1。5元;IP电话国际长途的平均成本是每分钟0。60元,而目前的资费是每分钟平均3。5元,由此可见,IP电话的价位还有很大的降价空间。

  正是迫于这种竞争的压力,一向紧把价格关的中国电信终于松动了传统长途业务的资费。

  电信专家阚凯力认为,“IP电话的首要意义不是其技术本身,而是以此技术为突破口打破传统的长话垄断经营体制。”阚凯力说,他曾多次谈起:美国用了十几年时间才打破长途垄断。而我们只用了很短的时间就非常巧妙地解决了长途业务的垄断问题。

  IP的市场空间有多大?未来五到十年内,“三网合一”的技术基础将是IP分组交换,话音、图像和数据采用的技术标准完全一样。消费者除在网上传输E—mail、各种数据和话音之外,还可以利用IP电话开可视会议,开展远程医疗、远程教育和电子商务。它的意义正如一位专家所说。“IP就如PC对于计算机业一样,为通信业以及人类的生活方式带来了革命性的变化。”

  在九届四次人大会议上,朱?Unfixed problem in this lineF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要打破行业的垄断,首先提到的就是中国电信。谁都知道,固定也好,移动也好,联通也好,都姓“电信”,所谓竞争,只不过是关起门来,自家兄弟分着吃而已,他人休想插足。

  IP,作为挑战电信垄断的先锋,已初见成效。

  IP,能最终击溃电话腐败,唤起人民的公仆们“勤俭持家”的觉悟吗?

  IP电话

  IP是英文InternetProtocol的缩写,IP电话通常被称作Internet电话或网络电话,是利用因特网传递数字信号,实现通话的一种先进的通信方式。Internet中信息传输最常用的标准为网络协议,故国内媒体多称之为IP电话。但广义上说,他应称为Internet电信(InternetTelephony),因为它还包括语音、传真、视频传输等多种电信业务。从长远来看,IP电话还能提供新的增值机会,如视频电话、高保真的立体声电话会议、IP电话会议、远程电话教学应用等。IP电话使电信公司有能力通过管理单一的网络,同时处理语音、图像和数据信息,从而避免目前同时管理语音、视频和数据网络的复杂局面,而向实现三网合一的方向迈进。

原载中国新闻社中国《新闻周刊》 

  作者:潘洁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社会透视 » IP电话:政府的弃儿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