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东山人:愤情、垮青与小资

  愤青是这两年北京文人刚造出的词儿,指愤怒的青年。在国外有愤怒的一代、垮掉的一代。中国也有愤怒的一代,就是指当年文革结束之后,正值青春年少的那一代人。当时,人们的精神体系随着文革的瓦解而灰飞烟灭,新的体系正处于慌慌张张,难于统率人们心灵的时期。国门洞开,西方的一切都像是马力十足的战车,强力地辗过当时的精神废墟。无所归依的青年们,看着西方漂亮的坦克很想跳上去,或是尾随着前行。但是意识形态和社会传统力量的控制,却让绝大多数心生此念的青年不能一圆西方之梦。于是,愤怒的烈火开始在内心燃烧。愤怒的一代在中国出现了。现在造愤青一词的人就是当年的愤怒青年们。不过他们现在已人到中年了,当初的愤怒早被优雅的心境所代替。他们大多物质生活相对宽裕,有的甚至成为社会的精英分子,精神生活和物质生活很追求品位。

  今日的精英回想昨日的愤青,是否思想之船还依旧?其实无论是精英还是愤青,不变的是思想。

  谈起当年的愤青如何如何,好像充满了神秘色彩和英雄气慨,其实中国的所谓愤青从来就没发生过激烈的行为,只是在意识和语言层面有强烈的愤怒,基本上没有破坏力。极少数玩过火的人,如今都浪迹天涯。应该说,当年中国的愤青并没有制造太多的社会事件,精神事件倒是制造过几次。中国的愤青没有转化为垮掉的一代,因为中国愤青的精神支柱一直没倒,那就是内心深处的那份社会责任感、那份忧国忧民的情怀。而这种精神体系源于中国传统文化,与当时官方意识在本质上并不冲突,只是路径选择不同罢了。愤青们主要是希望改革步伐快一些,偏向于选择西方的民主制度。但在经济改革大潮涌起之际,愤青们的注意力都转向了经济,有的甚至一跃跳入商海,成了最初的淘金者。如今,大多生活殷实的当年愤青们,回顾中国这二十多年的沧桑巨变,对共和国的路径选择已没有愤怒了,有的是对当年自身愤怒的反思。支持当年愤怒的基石是忧国忧民忧己的情怀,是敢于批判现实的思想勇气。那种精神,令今日的中年精英们向往和怀念。

  愤青们没有转变为垮青(垮掉的一代),但中国社会真正的垮掉一代却出现了,而且他们有自己的哲学和美学代言人,更有自己的行为表达方式。垮青们在思想上没有传统的束缚,与传统观念有一种天然的隔膜。追求刺激、缺乏责任感、没有传统印记、没有精神信仰是垮青们的特征。

  垮青们与新新人类虽然并不是一回事,但有时却有很大的重叠部分。甚至可以说是一个硬币的正反两面,正面是新新人类,反面则成为垮青。极端的垮青们,走上了暴力犯罪和吸毒的不归路。在当今社会,越来越多的青年们成了典型的小资一族,或者努力追求成为小资一族。所谓小资就是指白领的职业青年,物质生活很宽裕,精神生活上比较注重品位、轻松。他们的包容性很强,但视野却较狭窄,更多地限制在个人或小团体里。也有一定责任感,基本上是基于个体的。一般把社会和国家视为空洞概念,做为谈资而已。是务实、上进、新型的青年群体。应该说小资是当代青年的主流,或者即将成为主流,因为有更多的青年正在奋斗着成为小资。当代社会,传统意义的愤青已很稀有了。思想的一族如果没有发财,也变得很温和了。世事变化都是朝良性方向发展,随着年龄的增长,阅历的加深,愤青们对于国情的体认更深,愤怒也越少,愤青当然也越少了。虽然,中国青年也有愤怒,但大都是基于民族主义的,这种愤怒很难支撑一个群体长期存在的。那种愤怒只是如大雨一样,雨过地皮湿,而过两天,地皮也干了。

  如果说有愤怒的青年,绝大部分不在城市里,而在乡村,他们大多是基于物质匮乏的愤怒,不是精神上的。这种愤怒是危险的,是暴力的基础。

  山人主页:http:// ljs868.363.net,个人邮箱 ljs868@0451.com

来源:读者投稿

  作者:京东山人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文化视点 » 愤情、垮青与小资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