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思云:革命自有后来人

  世界上没有人不喜欢和平,打仗对谁都没好处。但实现和平的方法有两种:“站著的和平”和“跪著的和平”。“站著的和平”就是双方以平等的身份,尊重的态度,相互让步达成和平;而“跪著的和平”则是双方以不平等的身份,傲慢的态度,单方面让步达成和平。

  谁都明白,达成和平的最简单方式就是向敌人投降,但对于很多人来说,他们宁可选择死,也不愿接受“跪著的和平”,所以世界才会发生这么多战争。“九一一”事件后,美国咬定此案系潜伏在阿富汗的本拉登领导的“凯达”组织所为,要塔利班政权无条件地交出拉登,否则就要出兵抓人。美国强硬的姿态,无疑是让阿富汗人接受一个不体面的“跪著的和平”,阿富汗人不干,于是美阿战争爆发了。

  古往今来,世界上爆发过数不清的暴力革命。人们为什么要武装起义?为什么要暴力革命?那是因为政府或当权者的残暴腐败,所谓“官逼民反”,古时的陈胜吴广起义是这样,近代的辛亥革命也是这样。被压迫的人之所以搞暴力革命,是因为压迫他们的统治者不会和平地自动退出历史舞台,所以除了暴力以外没有第二条路可走。中国当年为什么要武装起义推翻满清政府,就是因为满清政府迷信暴力统治,不给中国人和平改变政府的机会。

  有些中国人以为世界上只有中国政府腐败,逼出中国的反政府组织。其实阿拉伯国家政府的腐败,超过中国政府何止10倍。特别是沙特阿拉伯、科威特这样的王制政府,更是腐败的故事说不完。科威特是一夫多妻制,国王有妻妾数百人,这样生出的王子自然也有数十上百。这么多王子中,能够继承王位的只有一人。国王为了安抚王子们不争权内斗,用好处大家分的办法,把科威特油田分给各王子经营,这就是所谓的“王子石油”。

  科威特王子在世界各地挥金如土,再多的钱也不够他们挥霍,于是他们破坏阿拉伯国家间达成的石油生产配额协议,增产石油来满足奢侈生活需要的无底洞。但是科威特增产石油,必然造成国际市场石油价格下跌,影响其他产油国的外汇收入。伊拉克主要的外汇来自石油出口,1990年科威特王子增产石油,造成伊拉克外汇损失10亿美元。伊拉克总统侯赛因谴责科威特王子为了个人挥霍,无视石油输出国组织间达成的石油生产配额协议,要求科威特赔偿因科威特增产石油造成的经济损失24亿美元,科威特不理会侯赛因的要求,这是伊拉克出兵科威特的一个原因。

  沙特王国也是腐败的王族政治,沙特王族在世界各地购买高级别墅、高级游艇、高级轿车,其挥金如土的程度连欧美亿万富翁也自愧不如。沙特王族经常召开盛大的社交晚会,晚会之后就是男女乱交。沙特王族害怕染上性病,不找一般的卖春妓女,而是邀请欧美中产阶层家庭的女儿,她们也经不住一掷千金阿拉伯王子的诱惑。沙特王族学欧美人打高尔夫球,从欧美购入昂贵的草坪建造高尔夫球场,但沙漠气候的沙特草坪很快就枯死,于是他们就扔掉旧球场,重新购买草坪建新的球场,沙特四处可见被王族们用完抛弃的高尔夫球场废墟。

  中国有过满清王朝这样的腐败政府,慈禧太后挪用海军军费来为自己造花园,向外国出卖国家利益来维持王朝统治。同样在沙特人看来,现在的沙特王朝也是满清王朝那样的腐败政府。哪里有腐败,哪里就会有抗争。当年中国人反感满清王朝的腐败,产生了同盟会、兴华会等各种各样的反政府组织,现在沙特人反感沙特王朝的腐败,也产生了各种各样的反政府组织,拉登的“凯达”反政府组织,不过是其中的一个而已。“九一一”十九人劫机犯中十五人是沙特人。沙特人为什么反美?因为美军进驻沙特保卫腐败的沙特王朝。

  现在的沙特王国等阿拉伯国家政府,都是不讲民主的独裁政府。当地的人民对政府不满,也只有武装斗争一条路。如果沙特人能用和平的方式让沙特王朝下台,又有谁愿意去搞流血的革命?除了欧美和日本等第二世界以外,美国在第三世界的朋友大半是独裁政府。从历史上来看,不知为什么,美国往往站在腐朽的统治势力一方,很少站到新兴的革命势力一方。也许美国觉的新兴革命势力要破坏世界秩序和格局,希望看到世界的稳定。

  稳定有两种稳定:一种是民主政治下民选的稳定;另一种是独裁政治下的暴力稳定,但美国总是不知不觉地站在独裁政治暴力稳定的一边。芦先生以韩国和台湾的成功,作为美国恩赐民主成功的范例。但韩国和台湾的民主并非来自美国的恩赐,韩国长年都是军人政府执政,台湾也长年为蒋家一党独裁,美国却睁眼无视,直到1996年台湾才有了第一次民主选举。现在韩国和台湾的民主都是当地人民自己争取来的,与美国又有什么关系?

  中国大陆的民主化能靠美国吗?先看看美国在中国民主问题上的所作所为吧。1989年天安門事件后,多少中国人盼望美国站出来伸张正义。但美国首先考虑的是中国的市场,美国企业在中国的利益,中国政府在美国几十亿美元的订单,就能买来最惠国待遇。美国理想中的中国政府,是向美国开放本国利益的,听美国话的亲美政府,至于这个政府是不是民主政府,那倒很在其次。美国不会成为中国民主的摇篮,倒象是中国民主的坟墓,今天美国的中国民運现状,就很好地反映出这个问题。中国大陆要想实现民主化,只能靠中国人自己。

  美国人开口闭口总是民主和人权,对中国、俄国等国的民主化进程总是很关心;可是一提到沙特等中东国家的民主化问题,美国人却立即患起健忘征。美国从来不建议沙特搞什么民主化选举,也不要求他们开放言论自由,解放妇女。美国知道一旦沙特搞一次民主选举,他们的好朋友沙特国王会得到多少选票。美国本来反对政变上台的巴基斯坦军政府,可是穆沙拉夫将军一发表声明支持美国,双方又成为好友,美国对巴基斯坦的民主问题也不再过问。美国对民主的态度,似乎有这样一个标准:有利于美国的民主,我们就支持;不利于美国的民主,我们就反对。

  同样在巴勒斯坦自治问题上,美国也把民主原则忘得干净,不仅没有建议巴勒斯坦人搞民主选举,连巴勒斯坦搞民选政府的日程表都没有提出。美国人心里明白,如果在巴勒斯坦自治区搞一次民主选举,他们的代言人阿拉法特能不能选上。巴解组织本来是一个暴力组织,阿拉法特也是枪杆子里面钻出的军人独裁者,本来和民主没有丝毫的联系。可是美国却一味扶植阿拉法特,因为阿拉法特听美国的话,是美国的傀儡政权。“九一一”事件后,阿拉法特哆哆嗦嗦地为美国人献血,气得巴勒斯坦人大骂:“以色列打死多少巴勒斯坦人,你什么时候献过一滴血?”阿拉法特的巴解自治政府现在是靠美国的支持才得以维持下去。

  1996年,巴解组织的阿拉法特主席成立了巴解自治政府,管辖巴勒斯坦的加沙地区,国际社会和阿拉伯诸国每年援助阿拉法特政府近10亿美元,而加沙地区的巴勒斯坦人不过100 万左右,每个人可以摊到1000美元,可是加沙地区巴勒斯坦人的贫困生活却没得到什么改善。那些钱到哪里去了?答案是:装到贪官们的腰包里去了。很难想象这样的腐败政府会得到巴勒斯坦人的支持,阿拉法特在巴勒斯坦人中间可谓威信皆无,他多少次下令巴勒斯坦人停止对以色列的暴力恐怖活动,但与他的命令相反,巴勒斯坦人对以色列的暴力恐怖活动有增无减,最近连以色列的旅游部长也被干了。

  连以色列都说:“阿拉法特代表不了巴勒斯坦人”,要求和能真正代表巴勒斯坦的人谈判,因为以色列与没有民意基础的阿拉法特达成再多的协议,也不能被有效执行下去。可是美国却非要把她的跟随者阿拉法特硬塞给以色列谈判,以色列为此也非常不满。以色列和阿拉法特达成过数不清的停止暴力活动协议,但每次协议达成后,暴力恐怖活动反而更多。现在以色列也懒得再和阿拉法特谈了,干脆亲自出兵加沙自治区解决暴力恐怖问题。

  被“九一一”打怕的美国,害怕以色列的军事行动引起阿拉伯世界的新一轮反美行动,赶紧给以色列施加压力,要以色列撤军,不要在加沙地区滥杀无辜。美国的举止不禁让以色列人冷笑起来:“阿富汗有拉登,加沙也有别的拉登。你们出兵阿富汗抓拉登是无限正义,我们出兵加沙抓别的拉登就是滥杀无辜?说我们滥杀无辜之前,别忘了你们正在阿富汗干些什么。”以色列对美国的抱怨,也是美国双重标准的一个事例。

  美国总喜欢说:她尊重民意,支持民主选举政府。可是美国在中东问题上体现出什么样的民主作风呢?几十年来,阿拉伯人看到的是什么?几百万巴勒斯坦人被以色列驱逐出祖辈生活的土地,沦为无家可归的难民。美国对以色列的行为坐视旁观,还向以色列提供经济军事援助。几百万巴勒斯坦难民已经在难民营生活了50多年,他们没有祖国,没有土地,没有工作,没有生活保障,更没有人权可言。美国一直说他们最尊重人权,可是巴勒斯坦难民已经失去人权50多年,美国又何时想到过巴勒斯坦难民也要人权?对于巴勒斯坦难民来说,美国所说的人人平等,天赋人权这样的美好字样,怎么一具体到他们身上就变成见风不见雨的幻影?有人说美国的人权纯粹是伪善,对于看著巴勒斯坦人处境的阿拉伯人来说,他们又怎么会不相信呢?

  更为糟糕的是,美国总是为了自己的利益,在国际上拉一派、打一派,在别的国家和民族间制造仇恨。美国在1994年到1997年期间支持阿富汗的塔利班,现在又反过来支持北部同盟打塔利班。美国的外交没有什么道义原则,只有利益的追求。一个惟利是图的人领导国家,无疑会引起人民的不满;而一个惟利是图的国家来领导世界,又怎么会让人对其信服。现在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的兴起,正像当年的共产党国际主义一样,是对美国自私自利民主主义的挑战。

  民主主义有两个范畴:一个是停留在国家范围内的狭义民主主义,即所谓国民的权力;另一个则是超越国家的广义民主主义,是谋求整个人类共同的利益与和平。可惜美国的民主主义只停留在狭义的阶段,上升不到广义的阶段。美国人不会为别人的民主和自由流血,也不会为别人的民主和自由出钱。苏联解体时,美国答应说:只要苏联放弃社會主義搞资本主义,美国就会提供多少亿美元的经济援助。可是俄国真的搞了一夜资本主义化的激进经济改革后,盼望的美援却迟迟不见踪影。现在俄国的亲美派叶利钦等人被人们抛弃,新兴的民族主义政权上台,也是美国狭隘民主主义短视征的侧面结果。

  战争是绝对的,和平是相对的;暴力革命是绝对的,非暴力革命是相对的。很多问题只有靠暴力才能从根本上解决,美国这次不也是试图依靠暴力来彻底消灭反美恐怖组织吗?以为革命的时代已经过去,世界从此成为人类大家庭,不过是一个美好的幻想。讲民主的国家不需要搞暴力革命,暴力革命在不讲民主的国家才会发生,既得利益的独裁者和当权者,总是喊叫反对暴力革命,因为革命要消灭他们。但只要有暴政,只要有腐败,只要有社会不公,就不可避免地要发生革命,人类几千年的历史证明了这个真理。美国不去设法消灭这些暴政和社会不公,排除革命的土壤,而是站在革命的反面,支持那些腐败政权,培养革命的土壤。现在阿拉伯世界有最多的暴政,最多的社会不公,阿拉伯人受压迫最深,所以阿拉伯人的反抗也最大,成为新时代革命的主力军。

  以前我们被教育说:革命是螺旋式上升,波浪式前进,有低谷有高潮。俄国、中国等国退出了革命的大潮后,世界上的革命一时走向低潮。但革命自有后来人,现在阿拉伯人接过了革命的大旗,拉登打响了二十一世纪革命的第一枪。革命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对于阿拉伯人的革命心情,可以用中国以前的革命歌曲来形容:接过拉登的枪,拉登是我们的好榜样;接过拉登的枪,千万个拉登在成长。二十一世纪也许又是一个新的革命世纪,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作者:林思云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国际关系 » 革命自有后来人 浏览数

2 条评论 »

  1. ljzasq520 说:,

    2005年08月04日 星期四 @ 10:52:48

    1

    这篇章还说的是人话““

    回复

  2. 空话胜于狗屎 说:,

    2008年11月20日 星期四 @ 15:12:09

    2

    空话连篇,当然是鬼话了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