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顺雷:责任与良知——由名人出书热想到的

  2001年圣诞节,中央电视台的著名节目主持人水均益来我校做报告,慕名而去的学生把大学生活动中心挤了个水泄不通,此情此景让我想起几年前他第一次来校也是盛况这般,好象平时的人文素质讲座从来没有这么火爆过,不知是听报告的多,还是追星的多。我看,多我一个不算多,凑个热闹吧。

  央视除了水均益,还有很多著名主持人,赵忠祥、倪萍、杨澜、白岩松、崔永元……他们有一共同的特点,都是写了书的,水的《前沿故事》、赵的《岁月随想》、倪的《日子》、杨的《凭海临风》、白的《痛并快乐者》、崔的《不过如此》。值得提起的还有一位,何炅,湖南电视台《快乐大本营》的王牌主持,小有名气,他的《快乐如何》、《刚刚好》先后问世。世纪之交这短短几年,名人出书蔚然成风,水哥(他建议大学生如此称呼)突然从伟人面前来到我校,恍若毛主席走下神坛,我禁不住要问一问水哥,什么时候能再读大作?

  我的概念中,出了书的就离文人不远了,尤其这帮央视的“腕儿”就更不敢等闲视之了。老百姓肯定是很捧场的,爱屋及乌吗,喜欢你的节目,喜欢你这个人,自然也就对你的大作感兴趣。可正襟危坐,捧读大作,却觉得有如穿西装下庄稼地,别扭的不行,越看越不是滋味儿,还是老老实实主持你的节目罢,虽说经历了文化大革命,可在中国混饭吃的文人俯拾即是,还是不要淌浑水了。水的《前沿故事》“用词不当错字连篇,见证了其文学功夫”。赵的《岁月随想》“虽多次修改,但仍是一本在文字、词汇、语法、修辞、逻辑等诸方面谬误百出的书”。杨的《凭海临风》被其玉照占去不少篇幅,不敢恭维。崔永元的文章跟他的书名一样“谦虚”,果真“不过如此”,他还说:也该咱老百姓出本书了。一句话不料把同志们都拉到麾下,不知拜读过大作的老百姓做何感想。倪萍的《日子》行如流水,这样也行的话,宋丹丹续写一部《月子》应该不在话下,说不定还能化腐朽为神奇呢。何炅的《快乐如何》到底如何呢,我看跟他那张娃娃脸一样幼稚,而《刚刚好》在蓉城惨遭棒喝,读者称其为“骗钱的书”而纷纷要求退款。

  今时今日,出书就象蒸馒头似的,一锅一锅地往外端,实在令那些十年砺志磨一剑的大家们汗颜,不得不感喟市场经济的影响之巨大,我为大师们叹息。

  老舍,舒舍予,无我者,人如其名。他曾在国外工作和创作,颇有影响,后毅然回国,他说:真正的作家,不是以文混饭吃,个人的前途是和祖国的命运血肉相连的。心中没有祖国,怎么能写出好作品来?言语中渗透了他作为一个文人的责任与良知。

  写作的过程是升华的过程,阅读的过程是被提高的过程,于己于人,善莫大焉。可日下的文坛让我深刻感到,高层次学术文化市场在萎缩,低层次世俗文化市场猛增,假冒伪劣的精神产品充斥,文风媚俗且浮躁①。

  记忆犹新的是,第一部网络小说《第一次亲密接触》出炉,时髦的不得了,“痞子蔡”在大学校园里更是尽人皆知,一时间网上苦旅,找寻自己那位“轻舞飞扬”的主儿迷失方向找不着北了。转眼间,“第二次、第三次接触”接踵而至,遍布街头巷尾,随处可见,一次比一次来的亲密,一次比一次来的性急,可惜一次比一次短命。这就是文坛的“顺风车现象”罢,搭车的太多,三教九流,把车内的空气搞坏了。所以有人评价,网络文学臭了街,成为票房毒药。

  自古英雄出少年,网络文学的狂风尚未刮完,少年作家“韩寒”跳将出来,怀里揣着厚厚的一本《三重门》。他是我们“素质教育”教育出来的一个值得大夸特夸的典型,是“素质教育”的骄傲。据称他有一次期末考试六门课“红灯”高挂而留级,这孩子“革命”可真彻底!没想到,居然还有人打这位17岁的孩子的主意,炮制出《三重门外》,封面赫然印着“作者韩寒”,占据了街头地摊的重要位子,而韩寒本人真正的第二部著作《零下一度》,是后来才面市的。不敢想,会不会还有《三重门内》、《四重门》等的出现,《零下一度》的命运又将如何,好象《零下二度》早已面市,作者的大名更是直抒胸臆,叫“韩冷”,可以接着炮制一部《25℃》练练笔,也不至于把读者冻死罢!儿子出息,父母沾光。在望子成龙的心理作用下,教子良方就有被借鉴的可能,于是一块儿市场凸显了,韩寒的家长当然“责无旁贷”,于是恭敬不如从命,于是《儿子韩寒》应运而生,不能说是历史偶然了。

  观乎此,突然觉得《三重门》也好,《零下一度》也好,就象彩电、冰箱,《儿子韩寒》呢,就象售后服务,如此一条龙,真是适应市场需求的典范,可以开公司了。

  近期,《哈佛男孩》、《哈佛女孩》、《北大男孩》、《北大女孩》、《清华男孩》、《清华女孩》、《素质教育在美国》等著作相继推出,泛滥成灾,充斥各大书店、报刊摊点,成为学子和家长们床头的必修,令我们无不抱怨自己生不逢时,羡煞了当代的孩子们。上代的遗憾不能延续到下一代,上代的理想无论如何要在下一代完成,于是,家长们一厢情愿地让孩子们去接受他们的“素质教育”,而我们的这些《男孩、女孩》起了怎样的作用呢,孩子们该哭还是该笑?

  美国人丑陋(《丑陋的美国人》),日本人丑陋(《丑陋的日本人》),咱们也共其丑陋(《丑陋的中国人》),自贬一番,读者惊叹原来天下乌鸦一般黑;《北京人在纽约》,《上海人在东京》……把读者搞浑了头,不知所向;上海有宝贝儿(《上海宝贝》),我京城也有(《北京宝贝》),广州也有一箩筐(《广州宝贝》)……读者们犹如进了美国特色“大观园”,真是应接不暇;《中国可以说不》诞生以后,你也说不,我也说不,大家都说不,有如放屁一般;注意,《穷爸爸富爸爸》杀来了,跟好莱坞一个德行,拍续集上瘾,前面“两位老爸”开路,后面“七大姨八大姑”就锵锵锵全上来了,招架不了。

  90年代是中国社会转型向纵深发展的时期,其最主要的标志是市场化、世俗化程度的加深。借名气出书也罢,鹦鹉学舌也罢,踩着别人的肩膀往上爬也罢,市场经济使然但并不是必然。我以为,市场浮躁,文人却不能浮躁;市场不完善,文人却要自我完善。文人应该是他手中紧握的笔,有笔尖的骨气,文人应该有文人的责任与良知。我们不指望每一位作者都成为大家,“但一个人对于自己的作品施加越来越少的限制,他的作品也就越少拥有获得艺术成功的希望。缺乏一种责任精神和一种内在的组织力量,将导致一件作品的结构、意义于艺术价值本身趋于平淡,直至完全消失”②。如果写书也过于商业化、市场化、世俗化,那将是一种悲哀。

  怀念钱钟书先生、冰心先生、老舍先生,怀念……

  不知水均益下一次什么时候光临,可惜没有跟他亲密接触过,这种事情多多益善,不比出书,如果水哥再写书的话,我仍愿意捧读,但不愿再上当。

  ①摘自《道德中国》刘智峰编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2001.4 《人文忧思的盛世危言》作者:罗荣渠

  ②索尔仁尼琴语摘自《倾向》创刊号王昭阳译

  作者联系方式:430063武汉理工大学余家头校区管理学院吕顺雷

  TEL :027 —86551190 Handphone:13035132322

  E-mail:f5232@sina.com

  作者:吕顺雷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文化视点 » 责任与良知——由名人出书热想到的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