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国宁:阿富汗战争的历史价值

  2001年10月7 日,美国对阿富汗发动了一场反恐战争。两个月后战争基本结束,美国也初步达到了目的。对于这场战争,自九一一之后就开始有人评头论足,各种看法都有。然而,应该讲,现在才是真正说长道短的时候。研究今天的战争是为了看懂明天的战争。为此,笔者尝试就这几个方面分析这场阿富汗战争的效果,特别是战争对今后的作用。

  在政治上并非坏事

  九一一事件,在政治上对美国政府来讲并不完全是坏事。布什总统赢得了自二战以来美国总统最高的支持率,全国上下万众一心,对付敢于向美国挑战的国际恐怖主义势力。在一个科学技术高度发达的国家,“人心”比任何东西都要珍贵。有了“人心”,别说两座双子塔可以建造出来,就是十座百座也一样可以,就是说美国人也一样“什么人间奇迹都能创造出来”。

  这一次,美国在全世界赢得了最为广泛的同情和支持。美国要发动反恐战争,全世界主权国家基本上都表示支持、同情、默认和不抵触、不反对。如此广泛的“同情战线”,连一些长期与美国对立的伊斯兰国家也不作声,这是美国有史以来所没有过的。尤其是西方国家感到了恐怖主义的威胁,因而第一次如此无条件地团结在美国周围,使美国真正确立了冷战后更为广泛的霸主地位。这是用经济施舍和增加联合国会费所达不到的效果,可算是在悲痛中得到的“意外之喜”或者是“不期之获”。

  美国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向阿富汗调集兵力,用很小的代价就在阿富汗境内消灭了支持恐怖主义组织的塔利班政权和奥萨马的基地组织,为美国报了一剑之仇,雪洗了美国人的耻辱。当布什总统向美国军队发布战争动员令的时候,他绝不会想到战争能赢得如此容易。战争中不仅没有出现令美国总统头疼的事情,甚至没有出现令前线指挥员伤脑筋的事情,最多就是奥马尔和奥萨马两个头目在战争中消失了。相对要赢得一场战争来讲,这并不丢面子。毕竟美军打得塔利班和基地组织无处藏身,毕竟美国人赢得了这场战争。

  另外,美国在中亚地区获得了一块与其利益能够保持一致的领地。自19世纪以来,西方国家就试图在中亚地区获得一块自己的领地,英国于1838年、1878年和1914年,三次派军队进入阿富汗,但都在阿富汗人民誓死抵抗下无功而归。这一次美国在阿富汗打了一场胜战,应该讲,这一收获不只是美国如愿以偿,连英国以及其他西方国家也是暗中庆贺。因为,这曾是几个世纪以来西方一些国家的梦想。

  阿富汗战争的胜利,使美国进一步巩固了盟主地位。这是最大的政治收获,是用金钱和恐吓获得不了的。美国在这场战争中所获得的效益,暂时并不能完全反映出来,但它会随着时间的发展而慢慢地显现出来。或许到了那一天,世界才恍然大悟。

  仍有军事示范作用

  客观地讲,美国打的阿富汗战争在军事上没有多少研究和参考价值,因为它没有可供教学和训练所用的战例,没有令军人大竖拇指称赞的作战行动。但也不是美国的军事行动没有一点价值,只是这种价值可能反映在其他一些方面。

  比如,对国际反恐怖战争具有一定的示范效用。因恐怖事件而引发一场战争,阿富汗战争并非第一次,远的不讲,第一次世界大战就是因塞尔维亚民族主义者,在萨拉热窝刺杀了比利时王储而引发的。但是,作为国家正规军队的作战对象,不是敌对国家的军队,而是以恐怖为斗争手段的组织,这在世界上还是第一次。尽管美国军队这次也打击了塔利班,不过打击塔利班起初是有条件的,或者准确地讲是附带的。美国开始声明打的是奥萨马及其基地组织,只是塔利班不配合才落得今天的下场。

  那么,作为一支国家军队在别的国家组织打一场针对恐怖主义组织的战争,显然对于世界上其他国家具有特殊的示范效用。各国都可在这场战争中,学习和研究美军的组织方式、用兵结构、打击时机选择、指挥程序等反恐怖作战的特殊军事行动样式;这是在其他作战样式和战争行动中学习不到的。

  又比如,锻炼了美军特种作战部队。美军在这次战争中使用了海军陆战队的“三角洲”特种战部队、陆军第75特别行动团的“黑色贝蕾”部队和第10山地师等特种部队,这些部队在海湾战争和科索沃战争中都没有很好地派上用场。通常在正规战争中,这种部队是很少能在战场上获得战机建立功勋的。

  试验个别新型武器

  在这场战争中,美国不仅需要他们去作战,而且曾一度把消灭恐怖主义组织的希望全部寄托在了他们身上。因为,他们都曾是英雄的部队。虽然,战争中他们没有被使用几次,但部队毕竟深入到阿富汗境内有过行动,而且都是有着敌情下的行动。这对部队来讲,就是一个锻炼,是平时训练中得不到的。

  还有,研究了一些新战法。对于世界各国的军队,反恐战争是一种全新的战争。对于反恐作战行动,过去一些国家最多只研究过小规模的战斗,把它作为战术层次的军事行动,而对战役层次特别是战略层次,还没有研究过。像一直面临恐怖主义威胁的美国,虽有过相应的作战条令,但那也是仅限于小规模的战斗行动。从战争高度要求这样一个军事行动,显然没有现成的战法和经验可资借鉴。从这个意义看,美军在阿富汗的反恐战争,无疑其每一次军事行动,都有着一定的研究价值,对于直接参与行动的美军更是如此。

  再就是,试验了个别新型武器。武器是战争的工具,好的工具其产生大的效益是必然的。历数各次大的战争,战争中都会出现一些新型武器装备。一次大战,英国军队在1916年9 月的索姆河战役中,首次使用了进攻能力极强的“装甲堡垒”——坦克。二次大战,希特勒最后把战争的希望寄于U -2 飞弹、虎式坦克、费迪南德强击火炮等一些新式武器。

  这里要讲的不是这些武器装备的使用,而是要讲这些武器都是在战争中才开始研制的,是战争促进了它们的发展。这次阿富汗战争中,美国人在使用了5.9万磅名叫“滚地球”的巨型炸弹,与此同时,在很短的时间里就研制了专门用来消灭山洞里恐怖主义分子的炸弹。这种炸弹可以使藏在山洞里的人员不是被巨大的爆炸力震死,就是被炸弹产生的缺氧而窒息。战争从来就是武器发展的催化剂。也许美国人还使用其他秘密武器,这就不得而知了。

  打赢一场战争没有一点收获,那实在是最大的对不起人的事情。现代战争,人们的战争目的可能附加了一些“崇高”的内容,但自古以来攻城掠地就是战争的一般目的。当然现代战争的发起人,在世人的众目睽睽之下多少要作一点掩饰,不会那么赤裸裸,但是战争的胜利者一定是要把用生命换来的成果,划到自己的势力范围之内的。这可能也是属于国之常理,人之常情。

  占据重要战略地位

  美国打了一场小战,就在世界未来最具战略价值的的地区占了一席之地。这么大的收获是非常了不起的。美国人的得意还在后面。

  首先,阻止了俄罗斯继续向南扩张。自沙皇彼得大帝就有在印度洋拥有出海口的梦想,多少个世纪以来历代俄罗斯政权都在做这个努力。美及西方势力在阿富汗驻足,一定会阻止俄罗的势力斯继续向南发展,这是西方的战略利益所决定的。

  其次,在伊斯兰国家的后院打入了一个楔子。美国一直在防止伊斯兰国家出现极端势力,特别是担心出现极端的伊斯兰国家。它一方面在千方百计地让伊斯兰国家接受西方文化,一方面在努力运用各种方式控制住伊斯兰国家。由于地理上的原因,美国过去在中亚伊斯兰地区一直没能插上手。如果1974年卡特政府,在中亚有一块可供使用的军事基地,那么营救人质行动可能会取得成功。美军在这个地区的存在,别的伊斯兰国家不说,仅伊朗就会感到很大的压力。巴基斯坦也是一样,从此后,美国及英国的立场和态度,很可能会影响到其与印度的关系。这次巴基斯坦总统穆沙拉夫,在印巴危机后专程前往英国就能说明一二。

  此外,这场战争也打开了中亚国家石油管线南出印度洋的通道。从上个世纪60年代以来,阿富汗就是中亚国家向印度洋沿岸国家铺设石油管线的“死地”。土耳其。伊朗的石油和天然气管线过不来,前苏联加盟共和国的石油和天然气管线也过不来。开始是阿富汗国力太弱,后来是战乱,没有一个国家敢向这个国家投资。美及西方国家在阿富汗的势力存在,不仅这个问题可以解决,而且相应的问题也会得到解决。

  西方文化是战争副产品

  如果说过去23年在阿富汗发生的战争是一场又一场浩劫,那么这一次美国人打的阿富汗战争可能是该国获得新生的一次契机。上帝总是公平的,他不忍心看着阿富汗人民再这样无休止的受尽磨难。

  西方人出现在兴都库什的穷乡避壤里,尤其是那些在国外曾受过良好教育的人员所组成的新政权,或早或迟地都会将世界上公认的,特别是伊斯兰国家也能接受的文化价值观介绍给阿富汗民众。这属于战争的副产品,是任何战争都会产生的副产品,只不过这次战争的副产品是西方文化。最为现实的是电影、电视、体育和歌舞等文化。体育、艺术活动被开禁,阿富汗民众可以公开观看、欣赏、参与这些活动。男子可以剃去胡须,妇女可以掀开面纱。

  这些西方国家最为关注的“人权”问题,一定会随着时光的流失而得到一些解决。今天的阿富汗,尽管不会出现上世纪70年代初伊朗国王巴列维的西方式的文化革命,但西方人绝不会容许在阿富汗出现这种类似的文化需求时而被强行扼止。

  这次阿富汗临时政府中有两名女部长,表明所有的阿富汗妇女都拥有了工作的权力,尤其是让女孩子恢复了接受教育的权力。人类文明史表明,受系统的教育是人类区别于动物的一大特征,是社会公民的基本权力。人类的进步与发展,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受教育的程度。这也证明与时代相悖的观念、习俗和规约是不能长久的,终究会被人们所摒弃。

  用美国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的话讲,美国在全球的反恐怖战争还没有完结,这全世界都相信。在日后的阿富汗还会有小规模的作战行动,还会有塔利班残余被消灭或者美国士兵被打死,但总有一天这种状况会消失会成为历史。因为,新的一页已经被翻开了,而且这一页被打上了美国人的色彩。

原载:《联合早报》

  作者:姜国宁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国际关系 » 阿富汗战争的历史价值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