佚名:我们还需要精神偶像吗?

  一

  久违了的保尔·柯察金又回来了!断断续续的看了几集,又聆听了评论界蜂拥而至的溢美之辞, 包括一位该剧制片人的宏论–主题是”少一些娱乐偶像,多一些精神偶像!?

  ”作为一个七十年代出生的年轻人, 从小说、电影中了解过保尔,过去并不甚体会理解保尔的精神境界,只是内心深处人云亦云的把他看作一个英雄或是偶像。 可是,2000年3月14日,感谢该剧编导对小说原作的忠实再现,或是出色改编,这一天的一集剧情,一幕我从未见过的情节彻底震憾了我的录魂:

  做为”契卡”成员的保尔目睹了一幕幕由共产党人亲手制造的人间残剧、滥杀无辜,当他再也不能忍受与现实同流合污的时候,他选择了逃避,去最艰苦的地方以劳动来缓解自己灵魂的煎熬……镜头又切换至1931年,当他小说成稿之时,他亲手烧毁了记录新生政权残酷历史的记录,他又选择了对历史真相的隐瞒。或许在一些人看来,包括保尔自己,历史车轮前进的时候,不可避免地会伤及路边的花草。然而,这是些怎样的花草呢?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 就在保尔以宽恕的心理烧毁手稿的前一年,所谓的”富农叛乱”开始了, 农村的集体化运动蓬勃开展,然而这又是一次怎样的伟大进程呢?保尔的”契卡”同志(已改编为国家政治保卫总局)又专门招募了两万五千名年轻党员,这个”两万五千人大队”象保尔一样,毫不怀疑自己的信仰正确,无情打击一切”階級敌人”;但是当他们眼看着几百万所谓的”富农”背井离乡,连加入集体农庄的生存权都剥夺了,他们和保尔一样第一次感到了痛苦和恐惧。当时一位保卫局的军官曾这样回忆: “我同沙皇斗争过,后来又参加过国内战争,难道我做这一切就是为了现在用机枪围住村子,命令自己的士兵朝一大群农民开枪么?不,不,决不是!”

  不久,在保尔焚毁手稿后不到一年,这些在伟大历史进程中不可避免被摧毁的花草的命运造就了二十世纪欧洲历史上最可怕的一次饥荒。在俄罗斯的产粮区乌克兰,在保尔战斗工作过的地方,在他认为是由于階級敌人破坏、才导致城市缺粮的地方,七百万人死于饥荒,成千上万的人被指控为階級破坏分子被处决。饥荒中的乌克兰被与世隔绝,饥民不许外出逃荒,终于酿成大规模人吃人现象的蔓延。 而”保尔们”还在这样对自己说:”这是对农村进行伟大而必然的改造,农民的痛苦是他们无知的结果, 或是階級敌人即富农叛乱的结果。”它们被假象蒙住了眼睛,那么,被隐瞒的、真正的现实主义真相又是什么呢?–所谓的富农,不过是得益于列宁同志推行的新经济政策而富裕起来的贫下中农,是十月革命后回乡的英勇的红军战士!

  大饥荒的残状终于使苏共中央的领导人如基洛夫、布哈林等一批仍拥有人性和良知的人开始反思新生政权的所作所为,他们没有逃避,没有隐瞒真相,他们直面惨淡的现实,试图挽救自己为之奋斗的共产主义理想,但是等待他们的却是一场苏联历史上空前的政治浩劫,有良知的英雄们被以革命的名义处决了,尚有良知的普通人,包括斯大林夫人、奥尔忠尼启则等人自杀了。

  保尔大约是大清洗之前去世的,他应该庆幸,否则他面前只有两条路,同流合污去残杀自己曾经的同志,或者由于自己的良知自杀或被杀。那么他还能写出怎样的小说呢?钢铁是炼成了,只可惜那是用来屠戮无辜,残杀同志的”好钢”。

  上述历史的摘录来自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97年版的《斯大林政治评传》;中共中央编译出版社1998年版的《推倒红墙》 ; 黑龙江人民出版社1998年版的《克格勃全史》。

  摘录了的仅是整个人间悲剧中一小部分的历史片段,但这已经足以使我触目惊心!回眸历史,我第一次深刻体会到什么叫”忆苦思甜”。我庆幸我生长在20世纪末,我庆幸中华民族有鄧小平这样的伟人,在人治的时代,以自己清醒的政治智慧把中国推向新世纪。

  二

  今天的我可以原谅保尔们的所做所为,所思所想,虽然按照一个精神偶像的标准,他有负于共产党员、共青团员的伟大称号。但处于过去时代中的人,我不能苛求,但是假如保尔们不忍辱负重,不委屈求全,以一个真正的共产党员的党性和原则要求自己,与强权和暴政做坚决的斗争,而不是怯懦的逃避或是对历史真相的隐瞒,也许1991年12月25日发生的一切便不会载入史册了。

  但历史是没有假如的,真正的,现实主义的保尔不是英雄,更不是偶像,他只是近百年来共产主义运动历史进程中千千万万普通的,悲剧式的人物!站在20世纪末,21世纪初的我们更能体会到这种悲剧感。

  作为人们崇拜的偶像,雷锋应该庆幸自己在六十年代初的去世,否则历经文革洗礼, 他恐怕成不了”不朽的精神偶像”,因为他说过:”对敌人要象冬天般寒冷”,–这位伟大领袖的忠诚战士会怎样对待那些”走资本主义道路”的”敌人”呢?就无需我再想象了吧!

  这里, 我想引述罗瑞卿大将的女儿的一段反思:”我是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 失落了人的基本感情的呢?”这是她反思解放后自己全家与地主成分的四位祖辈划清界限、最终导致老人在三年大饥荒及随后的政治浩劫中死于非命时说的话。 我以为世纪老人巴金的一段随想为这段话做了最好的注解:”没有神(我想也包括精神偶像) ,也没有兽,我们都是人。”所以,无论是保尔,还是雷锋,他们已不适应做为从血腥和狂热的二十世纪走向自由、民主、充满新希望的21世纪的中国人民的偶像。 其实偶像本无存在的必要,因为国际歌中唱到”从来没有救世主, 我们自己救自己”。如果一定要寻找一个精神偶像的话,就让我们把法制的精神与民主、自由的理念做为中国乃至全人类永恒不变的精神偶像吧!

  因此,请不要动不动就给今天的青年指引所谓的人生方向。

  真实生活中, 无论是西方的X世代,或是中国的新人类,环保积极分子的中坚力量是他(她) 们, 民主、自由、法制信念最积极的倡导者、追随者也是他(她)们。新人类的我们虽没有你们希望的那样崇高,但我们在捍卫自身权利的时候,也展示出中国是在真正地进步。

  至于一些人担心的娱乐、时尚偶像,他(她)们的产生方式一开始就注定了他(她)们不过是我们生命历程中的过客。他(她)们之所以成为一时的偶像,不仅是因为他(她)们是生活、事业的成功者–他(她)们可以是歌星、影星,也可以是知识英雄、软件天才;更重要的是他(她)们没有血腥历史的重负,不需要做灵魂的痛苦抉择!这决不是能不能艰苦奋斗的问题,生活优裕,也从未读过保尔的比尔.盖茨, 他的艰苦奋斗精神,他对人类解放事业的实际贡献并不亚于任何我们曾经的楷模。

  所以,如果不允许我们反思历史真相,不允许反思历史偶像的真实面目的话,那么,也请不要用意识形态的教条来束缚我们!

  二十一世纪的我们要轻装前进!

原载[网易]

  作者:佚名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我们还需要精神偶像吗?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