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寒秋:反霸权与反美国

  “9-11”事件后,某些自由主义学者针对中国国内反美情绪高涨的民族主义情绪,指出,对于中国来说,更重要的是争取本国的民主而不是反对美国的霸权。这种看法比较有普遍性,当然还是有道理的。但是也还是存在着极大的偏见,主要是将两种不同性质的问题混为一谈。

  对于中国来说,争取国内的民主是重要的,争取国家对外的行动自由也是重要的。至于谁先谁后,谁重谁轻,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可以存而不论,求同存异。但是不能以一种倾向而掩盖另一种倾向,谁也无权要求对方让路。站在中国的立场上,不能反对的民主仅仅是中国的民主。至于美国的民主,与我们无关。而且根据互不干涉内政的国际法准则,我们也不能对其施加什么影响。至于美国的霸权,既然它威胁到了中国的国家安全与国家利益,阻碍了中国以稳健的方式发展成为一个富强与民主的国家,当然就是非反不可了。

  我在此很遗憾地指出来,在当前的美国一强独大的国际格局下,反对霸权就是反对美国。所谓的只反霸权而不反美国的狡辩,就像中国古代的造反者只反贪官不反皇帝的宣传一样,统统都是站不住脚的。何况,朱学勤先生再三强调美国国家机器“内部运作的民主性”和处理国际事务时不可避免的“自私性”。因此,我们绝不允许美国统治集团为其私利为所欲为而损害中国人民的利益,必须坚定地捍卫中国的国家利益,反对美国的霸权。要是美国真的象某些爱美人士宣传的那样热爱民主,尊重别的国家人民的民意,不愿意被别的国家人民所痛恨与反对。那么,美国就应该会自觉自愿地放弃霸权!

  同时我还要更加遗憾地指出来,尽管美国是一个宪政民主的国家,但是,美国既然是这个世界的霸主,它对全世界的专断的统治就具有極權主义的性质。因此,世界各国在争取本国的行动自由的时候,反对美国的霸权,就是在争取全世界各国人民的集体自由状态。美国国内的宪政制度造福于美国人民,由美国人民去维护。至于美国在国外的霸权,破坏了其他国家人民的权利,理应受到强有力的制约。但是根据所谓的自由主义的虚拟或者比喻性的程序性合法的原则也许还因为实际利益的纠葛,美国人民不能够或者也不愿意对本国政府的外交行动负责以及加以制约。那么,由其他国家的人民对美国的霸权进行制约就是必然的选择。因为实质正义既然在美国宪政体制的程序性的规则中被忽略,那么就不能设想,如果全世界人民都放弃争取实质正义的努力,反而会更好的维护实质正义。归根结底,我们都生活在现实的世界中而不是什么虚拟性或者比喻性的观念世界中!至少美国军队的每一次大规模行动都是在实实在在地杀人而绝不是在玩虚拟战争电脑游戏!因此,一切热爱美国的宪政民主制度的人们,都应该去积极反对美国的霸权,促使以权力的分立与制衡的原则为精髓的美国式的宪政民主制度在国际关系领域内建立起来!

  对于中国的那些痴心不改,一往情深的亲美爱美人士来说,如果真的希望中国与美国建立什么亲密无间的关系的话,就应该先去摧毁美国的霸权,使之成为一个非霸权的国家。然后中美两国按照均势外交的原则,弱弱联合,共同反对新的霸权国家,捍卫全人类的自由发展的权利。这样,反霸权就不意味着反美国了。就像在七十年代中期,中美两国突破意识形态障碍联手反对苏联的霸权一样。而且,既然美国已经衰落了,还这样维护美国,就显得自己的爱美之情是纯真的,经得起大风大浪的考验的,不是势利之交。在他国危难的时候加以援手,更说明了自己具有扶弱制强和雪中送炭的优秀品质。捍卫自由,巩固感情,增进德行,必将泽及当时,名流后世,一举而数得,何乐而不为之?

  那些亲美爱美人士的那种从维护全世界的和平与发展的大局出发,一心一意捍卫自由主义信念的纯洁性,维护美国的崇高威望,维护美国绝对正确与永远正确的光辉形象,维护以美国为核心的七国集体统治集团在全球范围内的有效领导的做法(不知道到底是第三茬还是第四茬?),其志可嘉,其情可悯,其行可笑亦可憎。我倒是愿意相信他们的这些做法毫无功利性与自私的打算,纯粹是出于自己的良知与真诚。只是我认为,最好也将这种高风亮节在国内使用,一视同仁,不分内外,使中美两国享受同等的最惠国待遇。这才不会显得自己是那么的趋炎附势,嫌贫爱富。

  最后要指出,民族主义者与自由主义者之间在中国外交方面的分歧其实并不是什么大问题,并没有什么不可逾越与调和的矛盾。可以借鉴一个关于开凿英吉利海峡隧道的笑话:

  英国政府为英吉利海峡隧道招标,预算达数百万英镑。可是一家商行却只要一万英镑。

  建设委员会主席问:“考虑到设备和劳力成本,这么少的收入你打算怎么进行这项工程呢?”

  承包商答道:“这很简单。我的合伙人拿一把铁锹,去法国那边动手挖掘。我拿另一把铁锹从英国这边动手挖掘。一直挖到我们汇合到一起——你就可以得到一条隧道了!”

  “但是如果你们不能汇合呢?”

  “那你就可以得到两条了!”

  是的,自由主义者与民族主义者这两大促使中国社会进步的掘路人之间即便在中国的“海底”无法正确地沟通,也不会有什么大的危害。只要爱人以德,敬人以礼,各说各的理,各走各的道,这也是一种较好的解决分歧的办法。

  对于中国来说,反对美国的霸权就是为了给国内的渐进改革,经济的、政治的、文化的,提供一个较好的外部环境。因此,外争国权与内争人权是高度一致的。自由主义者内争人权与民族主义者外争国权,可以视为并行不悖的两条道路。一条是从外向内,另一条是从内向外,运气好的话可以在某个时刻接上头。即便没有接上头,那又有什么关系?反正对于中国来说又多了一条可以选择的道路,又多了一种历史经验。因此,当前民族主义者与自由主义者各自的努力以及努力的成果对于未来的中国都是弥足珍贵的。民族主义者与自由主义者没有理由也没有必要彼此仇视与攻击。

  归根结底,国家主义与民族主义是弱势国家与弱势民族的自由主义,只要这种弱势不改变,那么国家主义与民族主义的手段就是有价值的。当然,美国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等到中国将来成为一个霸权国家,可以顺理成章,如法炮制地使用世界主义与个人主义的武器时,自由主义者与民族主义者再分道扬镳也不迟。说不定,到了那个时候,自由主义者与民族主义者反而能够统一立场与统一认识——“对内民主,对外扩张”呢!

  写于辛巳年除夕

  作者:李寒秋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国际关系 » 反霸权与反美国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