鄢烈山:别上张五常“做市场”的套

  经济学是中国当下的显学,香港的经济学家张五常则是这显学之中的” 显人” 。近两年他走马灯似地在内地一些大城市和大学发表演讲,在大学生中间和传媒上受追捧的热度直逼” 金大侠” 。

  张五常的经济学造诣究竟如何,是否真的那么神乎其技,俺不敢听啥信啥,由此以非专业身份对他质疑。

  比如,几年前他有个” 著名” 的论断:中国的高层不存在腐败。注意,他说的是” 高层 “而不是” 最高层” ,所以,我可以不假思索地断定,他是在信口开河。什么叫” 高层” ?新中国实行干部级别工资制以来,13级及其以上的干部统称为” 高(级)干(部)” 。13级通常就是地司厅局级干部。这符合中国古代社会的传统,即将四品知府(郡守)以上的视为高级官员;时下香港特别行政区正在建立” 高官问责制” ,其所称的” 高官” 也就相当于内地省市的厅局、副省级。但是,现在中国内地的官员太多,不知不觉间人们指称的高层官员已将地司厅局级排除在外。

  数日前我在飞机上读《今日民航》今年第3 期,得知我国的有关部门已将民航运输的” 要客” 定义为:省部级(包括副职),各大军区负责人,公使、大使衔外交官,以及由部委以上的单位提出按要客规格接待的外宾。这个” 要客” 大约相当于” 高层人士” 了。如果说省部级干部还不算” 高层” ,政治局委员陈希同、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成克杰总要算” 高层” 了吧?须知,政治局委员行政级别相当于副总理,以其属于党中央决策圈中人,地位比副总理更重要;而副委员长则是” 党和国家领导人” 之一。难道陈希同、成克杰还不算” 高层” ,还不够腐败?而且,中国有正常智力的人们并非在陈希同、成克杰、胡长清等大员案发之后,才成为” 事后诸葛亮” 意识到高层也有腐败。80年代反” 官倒” ,90年代在一些后来暴露大案窝案的省市区流传” 问题出在前三排,根子就在主席台” 之类民谣,表明人们对高层的腐败早有感觉。

  又如,最近(4 月26日),张五常应”IBM论坛2002″ 之邀,” 莅穗作了一场精彩的主题报告。” 他称非常看好中国入世之后的前景,对入世之后中国农业受到的冲击并不担心。他对中国的农民问题感到乐观的论据是:” 这些年我走访了内地的一些大学,发现里面三分之一的学生来自农村,一个村子送出去一个大学生,整个村子的命运都会改观。” (这段话转引自5 月1 3 日江西《信息日报》的《观点》版。查《南方日报》4 月27日报道,记者善意地改写了这段话,即”忽略” 了” 一个村子……” 云云)作为经济学家的张五常声称讨厌数理模型,这是他作为” 天才” 的特权,但作为有理性的文化人他总该忖度一下,总人口百分八十以上的农村人口,其子弟在大学生中只占三分之一意味着什么。所谓” 一个村子送出去一个大学生,整个村子的命运都会改观” ,则完全是天方夜谭,不,是” 西方夜谈” !他在美国呆得太久,直把中国当美国,根本搞不清中国农村是怎么个情境,以为村子里出了一个大学生,他还会回来办农场?请张教授到就业市场去看看,” 跳农门” 出来的大学生有几个还肯回头?别说回村了,小城市都不乐意去!

  有则小幽默说:有位名流到智障儿童学校作慈善秀,对全体师生发表演讲,正讲到兴头上,有个智商较高的孩子忽然叫道:” 别听他的,他是新来的同学!” 我辈虽然弱智,看来” 新来的” 张五常根本不了解国情,比俺聪明不到哪里去。

  张五常很自信,自我吹嘘天花乱坠。焉知不是经济学家走向演讲市场的一种策略?李敖曾坦白地说,我自称五百年内用国语写作的第一、第二、第三都是我李敖,信不信由你,但你不能不因此对我留下深刻的印象。在这个” 注意力经济” 时代,佯狂已不是政治避难术,而成了生意经。对此,我们不可不察,特别是媒体,别中了计跟着瞎起哄,误了那些单纯的追星的子弟。

原载:新语丝

  作者:鄢烈山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经济随想 » 别上张五常“做市场”的套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游客 说:,

    2008年04月10日 星期四 @ 02:57:46

    1

    按审计长李金华的说法,大部分都有问题,就可看出问题了。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