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彩虹:关注政府的信用

  国家是一个抽象的概念,政府却是具体的存在。一般地说,政府是国家的代表,当然也是全体国民的代表,政府实际就是国家的具体化。从经济的角度看,如果一届政府要举国力之用,但无足够的国库收入,发行国债就势在必然。这时,政府就运用了所谓的“国家信用”――以国家的名义筹集资金,并约定一定时期后连本带息地偿还给购买国债者。由于是“国家信用”,任何一个政治和经济局势都稳定的国家发行国债,都会有非常好的市场反响,因为国债的还本付息根本不存在问题,这也就是国债通常被称为“金边债券”的原因。“金边”者,足够信誉是也。

  政府虽然是国家和全体国民的代表,但政府的信用并不等于国家的信用。所谓政府的信用,是指政府这个组织机构对外承诺以及实践承诺的程度与水平。由于政府机构组织形式的多样性,我们可以有中央政府的信用,地方政府的信用,这届政府的信用和上届政府的信用等等之分,而国家信用只有一个。各种政府机构可以按照法定的程序代表国家来运用“国家信用”,如我国的中央政府可以经过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批准发行国债;也可以在自己的职能范围之内,以政府机构自身的名义向外提出各种承诺并实践承诺,如某市政府承诺一年内取消某些地方政府的收费等。因此,政府机构在“信用”问题上,实际上有运用“国家信用”的规定,又有自身“创造信用”的规定,后者就是我们讲的“政府的信用”或“政府自己的信用”。

  由于政府机构可以代表国家来运用“国家信用”,“政府信用”与“国家信用”之间的界限在现实社会生活中不容易区分,也就存在着政府机构超出职能范围滥用“国家信用”的可能风险,这既损害国家的信用,更有害于政府的信用。前不久,媒体报道,湖北省某县一乡镇政府,就以“欠款凭证”的条子(盖有政府大印或政府官员签字)作为事实上的货币在该县一定的范围之内流通(据《北京青年报》4月10日报道),价值额据称高达几百万人民币之多,因流通时间较长又有一定规模,已经形成了专门收购“欠款凭证”的中间商人。这些商人通过打折用人民币现金收购“欠款凭证”,然后向乡镇政府兑换为货币来取得商业或投机“利润”。

  我们知道,货币发行权是专属于国家层次的,因为货币发行占有了社会财富,而且纸币发行必须根据经济发展情况控制发行总量和增长量,否则就会形成通货膨胀、货币贬值等社会经济危机问题,它显然是属于“国家信用”范围内的事情,必须经过法定的程序,由国家的专门机构(中央银行)来操作。湖北省该乡镇出现的“欠款凭证”类“货币”,由于借用了“国家信用”的背景,当地老百姓虽然不得不被迫接受,却还是多少存有一定信心,基本相信乡镇政府会在将来兑现的,因为政府是代表“国家的”;中间商人们则充分地认定政府后面的国家背景,大胆无忌地进行“欠款凭证”交易来谋利。实际上,这是非常典型的政府机构超越其职能对“国家信用”的非法滥用,“欠款凭证”的兑现是没有确实保障的,它所涉及的,仅仅是该乡镇政府“自己的”政府信用。一旦乡镇政府未来的收入根本不足以弥补支出,兑现“欠款凭证”就会出现问题,“政府信用”危机就到来了。但是,现实社会生活中“国家信用”和“政府信用”的区别老百姓并不明了,这样的“政府信用”危机就会转化为“国家信用”的危机,老百姓就会持有“欠款凭证”向上一级政府甚至于向中央政府要求兑现,造成对“国家信用”的强烈损害。同时,这也会负面地激励起社会各方面对于信用的放弃,政府都可以不讲信用,谁还讲信用?因此,维护好“政府信用”是维护“国家信用”的基础和前提,也是维护社会信用的基础和前提。

  呼唤市场经济条件下的信用回归,是时下一个热点。但我们的视角更多地关注在社会个人、家庭、企业信用等方面,对于政府的信用关注得很不够。从我国的现实格局看,纲举方可目张,政府的信用问题解决得好,整个社会的信用才能八九不离十。

  2002年5 月22日星期三原载《文汇报》

  作者:陈彩虹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社会透视 » 关注政府的信用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陈平福 说:,

    2008年09月19日 星期五 @ 13:08:42

    1

    政府有信用可言吗?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