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言:会哭的孩子有奶吃

  在电信连年降价、邮政几次涨价之后,中国邮政又提出要涨价了。

  涨价之说是权威人士—国家邮政局局长最近在隆重的万国邮联大会新闻发 布会上说的。但我怀疑,政府高层对此到底有多大的认同?

  怀疑的理由之一,信息产业部部长吴基传在最近几次公开的重要会议上都没有提到这事。理由之二,正式冠以”新华社电”发给各新闻单位的稿件中也没有这则消息。

  去年年底,国家为邮电资费调价举办听证会时,有一些代表就明确对邮资涨价提出过质疑。可能是考虑到电信价格降了不少,而以往靠”以电补邮”的邮政又已与电信分家,讨价还价的结果,一封平信的邮费从0·50元涨到了0·80元,而中国邮政当初的设想,是要涨到1元钱。

  邮政成本的计算,有没有一本明白帐?

  中国邮政自报的亏损额,1995年40亿元,1996年75亿元,1997年70亿元,1998年142亿元。1998年亏损额的空中飞跃,原因何在? 另外,中国邮政最近又表示,今年扭亏70亿的计划进展顺利—如此大起大落,又是怎么算的?

  ”会哭的孩子有奶吃嘛,”《经济日报》1998年10月的一篇长文中这么说,”在(1997年)这70亿元的亏损中,多少包含有电信方面的一些费用。另外,有业内人士指出,决定邮与电分营后,一些上报的数字就变了”,”东部沿海的一个大省,上半年还是盈利,到了下半年突然就亏损了。反正,这70亿元是一笔糊涂帐”。

  再说邮政的收入。和不少垄断性行业一样,邮政也有一大堆”延伸服务”项目,其本意是邮政普遍服务之外的额外服务项目,自然要另行收费。真正做了才知道,有的地方,个人订的报刊,只是送到大院传达室,也要收你个投递费;在一些乡里,所有邮件只送到村委会或某个小店,也通通要收延伸服务费。这些费,有开了收据有白条都不打的,不知是否都算进了国家邮政收入?还有,寄个包裹,邮费或许只是几块钱,可一套塑料泡沫箱加纸皮箱套起来的邮政专用箱要卖到十几元。如此昂贵的箱子钱,是如实算进了邮政收入,还是充入了各家邮政所的小金库?审计部门能否来审一审?

  中国邮政可以不考虑中国老百姓的承受能力,也可以不去想邮费上涨对于各行各业经济发展的阻碍作用,但是,市场的压力是谁也逃避不了的。这两年,铁老大、民航都不再老嚷嚷要涨价,而是想方设法开源节流了。民航今年已经扭亏,铁老大大砍货物运费中的这费那费并强化管理之后,现在的势头也不错。邮政呢?

  中国的报纸老总们大都有个不便说出的念头:想跟邮政”离婚”,由邮政发行改为自办发行。自办发行,不仅快、早、多,而且还省钱。各地的报贩们不拿国家一分钱,有不少也成了百万富翁。这种事给邮政基层人员的刺激太大了。再涨价,闹”离婚”的报纸还不更多?全国50多万邮政职工,那又有多少要被迫下岗?

  邮政提价是慢性自杀,这是《经济日报》去年那篇长文中说的。咱们中国邮政充耳不闻,一涨再涨,倒真像一些犟脾气的慢性病人那样,让家人徒叹奈何!

原载[南方周末]

  作者:村言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经济随想 » 会哭的孩子有奶吃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