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晓升:吴天明痛斥中国影视圈

  吴天明,这位20世纪80年代曾任西安电影制片厂厂长的导演曾以《没有航标的河流》、《人生》、《老井》等现实主义力作崛起于中国影坛。作为当时中国最年轻的电影厂厂长,他慧眼识才,鼎力提携了张艺谋、陈凯歌、田壮壮、黄建新、何平、周晓文、顾长卫等一代影坛新秀。1989年4月,他作为访问学者应邀赴美国几所大学讲授中国电影。1994年回国后,他又相继拍出电影《变脸》、《非常爱情》,电视连续剧《黑脸》、《黄河人》,这些作品或屡屡获奖或引起轰动。然而,在今昔的荣誉面前,如今仅仅是影视个体户的吴天明“位卑”却“未敢忘忧国”,面对当今中国影视界乃至文化界,萦绕于心的除了欣喜,更多的却是忧虑。

◆ 影视圈里人精太多,人渣也不少

  5年的旅美生涯,让吴天明开阔了眼界,当吴天明终于踏上阔别5年的祖国时,他的眼睛湿润了。这里有他的血脉,他的根,他无法抑制内心情感的冲动,他要重新报效祖国。从《变脸》到《黑脸》,从《非常爱情》到《黄河人》,他凭着自己深厚的艺术功力和准确的生活感受力,一部一部地奉献着撞击观众心灵的现实主义力作。与此同时,商品经济大潮冲击下影视界日渐弥漫的浮躁与媚俗,令他有一种物是人非的困惑与忧虑。

  20世纪末的最后一个夏天,刚刚摄制完电视连续剧《黄河人》的吴天明就曾感慨道:“如今的影视圈里风气太差,人精太多,人渣也不少。要创作出好作品,有关部门必须尽快下力整顿才行。”相比于当年拍摄《人生》、《老井》等影片,吴天明深感现在从事影视创作的一些人心太浮躁,把钱看得比什么都重。“现在很难找到那种能够深入生活、坐下来静静思考、踏踏实实搞创作的人,更多的是一些人精,捞一把钱就走。有的拿了钱也不给你好好干,总觉得人家给得少。剧本一天写一集,写完就走,管你能不能拍。有些制片人则是坑蒙拐骗,剧作拍完一年了,演员也拿不到该拿的报酬。这些年这些事情见得多了,所以我们在组建《黄河人》剧组时,对主创人员的选择是慎之又慎。”

  吴天明认为现在的导演太多,“只要拍一部狗屁东西就算什么著名导演,这样如算是著名导演那满大街都是,现在各种草台班子的所谓‘导演’林林总总,算起来得有个上千人吧?有人说在北京的北太平庄掉下一块陨石,挨砸的十个人起码得有九个人是导演。导演是创作好作品的重要基础,哪能是个人能搞到钱拉个草台班子就可以当导演?某些所谓的‘导演’现在在外面的名声很臭。有一次我到重庆去选演员,请一位艺术圈里的朋友给我带一些演员来,结果来的不是老的就是少的。我很奇怪,就问这位朋友,他解释说,一听是导演来选演员,那些年轻的女孩子都不敢来。在一些人的眼里,导演这两个字几乎成了流氓的代名词。”

  吴天明十分痛心地说:“由于有这样一些人混在影视圈里,所以一些剧组的风气很坏,到外地拍片就像土匪一样。有一次我到南京的一家医院联系拍片,院领导一听吓得赶快躲了出去,一问原来是以前剧组去过,医院被搞得一塌糊涂。我到北京的一所大学联系,人家也是一口拒绝,原因也是有剧组曾经去过,这真是悲哀啊!我觉得我们搞影视的其实就是艺人,艺人就得首先学会做人,要有艺德。现在影视圈里真正有人格有艺德的人杰偏偏很少,更多的是人精,还有一些可以说是人渣,这不能不说是中国影视界的悲哀!”

  由于浮躁甚至只顾赤裸裸地追求金钱,一些冠以“娱乐片”、“贺岁片”旗号的媚俗片、港台影片及电视剧在中国内地大行其道,像《还珠格格》之类甚至还风靡一时,吴天明对此深感忧虑。他认为,“艺术应与市场结合是毫无疑问的,影视片必须让观众爱看。但观众也有个品位问题,观众的欣赏水平需要艺术家的培养和引导,而不是一味去迎合,我们不能把自己的作品降低到观众最低的层面,你得提高他,引导他,这是艺术家的责任。港台的一些电视剧在西方人那里那简直是垃圾呀,可在内地我们却奉为至宝,从上到下大报小报就这么炒作?我不反对娱乐片的存在,但娱乐应该是健康向上的,应该能让人从娱乐中得到审美的愉悦。好莱坞电影不少也是娱乐片,但它有一个永恒的主题,那就是真、善、美!好莱坞电影之所以能在世界电影大市场上站得住脚,就是因为它总是能站在这个高度上。相比之下我们拍的一些东西总是萎萎缩缩,从中很难看到一点精神,很难看到阳刚之气。”

◆ 你干你的,我干我的。但我要说:我看不起你!

  对于日渐喧嚣的社会和影视圈中弥漫的不良风气,吴天明已不想更多地说什么。面对我的采访,他的脸上露出一丝丝的无奈:“说多了也没什么用。我现在的原则是你干你的,我干我的。你有你的原则我有我的原则,因为这个社会可以各干各的。但我要说,我看不起你!因为你跟奸商一样只顾眼前利益而不顾民族利益,一味去迎合那些低级趣味的东西。我还要说,艺术虽然承担不了过于沉重的社会功能,但艺术家决不可以放弃艺术良知和社会责任感。中国当今的时代是需要呼唤英雄呼唤阳刚之气的时代,我们作为影视工作者,决不能活成一个歪瓜裂枣、阴阳怪气的软骨头。直面人生的题材会有许多磨难,但我不怕!我坚持我的艺术原则,老子就走到底啦,永不反悔!如果我绕开了这些,专门拍一些不痛不痒无伤大雅的东西,那我会愧对自己的良知,到死心里都不会踏实。”

  作为卓有成就的电影艺术家,如今已年过六十的吴天明,其刚直、坦荡、勤奋和严于律己的品格是尽人皆知的。在摄制组,他总是强调艺人要讲艺德,要学会做人,要严于律己。许多人觉得凭吴天明的名气,拍戏时他完全可以不去现场,挂个名得了。可吴天明却偏偏不吃名气,而总是身体力行、以身作则。由于他在艺术创作上标准高、要求严,拍摄进度必然减缓。为了按时停机,摄制组每天都在加班加点超负荷运转。拍摄反腐败题材的电视连续剧《黑脸》时,吴天明疲病交加,又一次引发了气管炎和肺炎,他常常是刚拔下输液管就赶到现场,有时候甚至干脆在现场边输液边指挥拍戏。电影《非常爱情》是同期录音,要求现场绝对安静,可他的咳嗽却很难止住。为了让一个二百多尺的长镜头拍下来,他把脸憋得通红,等镜头拍完,他差点憋死过去。在北影进行后期制作时,剪辑室、录音棚、洗印车间的生产日程安排得满满当当,哪个剧组都不允许在进度上延误一天。吴天明又一次累病了。他连续三天输液,都未能止住高烧和咳嗽,但他照常工作没歇过一天。吴天明曾这样对剧组的年轻人谈人生体验:“我这个人智商中等,没什么才华,只有一个优点——比较用功,不怕吃苦。别人总说,你这工作太辛苦,其实,我自己一点儿不觉得苦,每天工作虽累却总有一种幸福感。一个人一辈子就能干一件事,不可能干得更多。你又想演戏又想赚钱,又想当艺术家又想当商人,不可能!我在美国当了一回商人,让人家骗得一愣一愣的。几万美金,让人稍使手段,不费吹灰之力,一次骗光,因为你没那个心眼!但我当导演,一般人骗不了我,因为我懂这一行。你干这一行,就要努力把这一行干精了。写《非常爱情》剧本时我写了一段台词,大意是,“人的寿命与地球的年龄相比短而又短。如果把地球形成的45亿年的时间缩为1年的话,人的生命只有30秒钟,你怎么过?要珍惜自己的生命。”他还常说,“我现在已进入生命倒计时,再也玩不起电影了,必须拍一部是一部,走出一串扎扎实实的脚印。”吴天明的这些言教身传,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他剧组的每一个人,这使得他们拍出的作品,一部部都凝聚着创作者的真诚与心血,一部部也都成为观众喜爱的艺术精品。

◆ 忠告梦想一夜成名的少男少女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在北京电影制片厂门口,时常徘徊着一些怀揣明星梦、从外地慕名而来的少女,她们脸上虽挂着几分不安和羞涩,却仍是那样执著、满怀期待地注视着进出电影厂门口的人士,渴望着自己能有幸被某位导演慧眼选中,进而实现自己一举成名大红大紫的梦想。

  时至今日,这些涉世未深的少女当中,如愿以偿的还鲜为听说。相反,上当受骗者却时有所闻:被末流导演或剧组里的杂工冒充导演所骗;甚至干脆就被压根与剧组无关却冒充导演的痞子流氓所骗。诸如此类的事情在生活中真真切切,吴天明在《都市情感》中正真切地再现着这样的场面。而且,这部电视剧中的许多人和事都是来自生活的真实——

  一位渴望成名的女孩想演某部电影中的一个主角,导演向女孩提出得与自己睡觉,为了成名,女孩答应与导演上床。没想第二天醒来,导演却死不承认自己昨天晚上的承诺;

  一位青年歌手跟着穴头离开北京去走穴演出。穴头不按事先谈好的价钱给他酬金,调音师因为歌手未给他送红包而故意在伴奏带上做手脚,使歌手在演唱时砸了锅,致使演唱会无法进行。不明真相的观众和记者把责任全推到歌手身上,媒体认定他“罢演”而对其进行封杀,电视台的晚会也因此取消了他的节目,歌手不堪忍受前途无望的打击而坠楼身亡;

  一位羡慕虚荣梦想成名的女孩闯荡京城,为达到目的不惜将自己的肉体以每月5000元的价格包给一位书商大款,女孩想以大款的金钱和关系为跳板寻求一举成名的途径……

  面对生活中的这种种真实,作为导演的吴天明颇多感触。他坦言:“文艺界尤其是影视界是一个名利场,对一些年轻人有特殊的吸引力。然而面对这致命的诱惑,有些人步入歧途。”他认为这当中,舆论的导向很重要。

  但吴天明例举了因工作与一些记者打交道所遇到的困惑:一部新片拍完,把一些记者请来,原本想诚心诚意地听听他们的客观评价,可他们中的一些人只看了一半或干脆不看,拿了红包便匆匆离去,发稿时只满足于用事先提供的新闻稿。吴天明强调:“舆论对艺人的报道应该不偏不倚,应该保证尽可能客观和公正,不能为达到轰动效应而极力炒作或棒杀,媒体应该自律,记者应该珍惜自己的职业形象,尽可能保持公正的立场。”

  “那么在影视界,女孩子想有所作为是不是就真的难以洁身自好?”

  吴天明摆了摆手:“也不完全是这样。真有实力的就用不着搞歪门邪道,搞歪门邪道基本都是没本事的。”

  “您讲的搞艺术首先要会做人,要讲艺德,其核心是什么?”

  “真诚!你这人要是对人不真诚,这是很糟糕的,你要拍一个真诚的电影的话拍不好是肯定的。做假就是做贼,你没那份学问就别做学问,抄袭别人、装腔作势的能出好作品?一部电影或电视剧好与坏,看一部分或一两集就知道了。他(她)对生活的把握,包括他的处理手段和艺术表现力很快就能看出一二。所以文如其人,艺术也是这样的!”

  “您对一心渴望成名的少男少女有何忠告?”

  “不要随波逐流,更不要同流合污、搞歪门邪道!走自己的路,凭自己的实力证明自己,‘天助自助者’!”

原载《中国青年》

  作者:杨晓升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文化视点 » 吴天明痛斥中国影视圈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lili 说:,

    2007年12月03日 星期一 @ 05:40:28

    1

    吴天明是一位难得的有艺术良知和社会责任感的好人,好导演!
    媒体界应大树这样的好典型,社会风气的败坏与一些趣味低级的媒体记者有关,舆论导向好似看不见的风,推动着社会航船的方向.政府文化部门应引起强烈的关注和自省!
    今日的中国呼唤好导演、好作品、好演员的出现,强民心、振国威!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