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牧:政府信誉拿什么做抵押?

  春秋战国,各诸侯国之间为“结盟”或“互不侵犯”,流行互嫁互娶或交换人质。比如秦国保证不侵犯我, 凭什么让我相信?于是就有秦王把公子作人质送到燕国抵押这类实例。

  这是“人生的道理先秦已经讲完”又一例,是“国家信誉”的“担保”落实。信誉要有保障机制,二千年前就是件很明白的事了。

  但家天下可以用王子、公主做最大的“信誉抵押物”;现在却不能用这样的办法。而政府如何取信与民的问题更突出,怎么办?

  说土地承包的办法多少年不变,农民怎么才能确信?

  说荒山上植树,多少利益归造林者,我怎么才敢放胆植树,不用担心辛苦一辈子,到头来一个小县长就能朝令夕改,夺了我营造的“快活林”?

  一个“可口可乐”、“麦当劳”、“比萨饼”的品牌,可以让外国老板的子子孙孙心无旁鹜地为之奋斗。我们呢?

  四川曾有个创出“东坡肘子”名牌产品的民企,后来被当地政府巧取豪夺了,就久就把它搞垮了,这样的地方还想出名扬四海的百年老店?做梦吧!

  九十年代初,中式快餐曾经拉开架势大战洋快餐,那时看过不少头头是道的批判“洋快餐”的文章,还有人把它升级到“饮食文化侵略”这样可笑的高度。

  你说洋快餐是垃圾食品,我同意。

  但为什么有人可以痴心不改经营“垃圾食品”上百年,可以做成名牌,成就一份大产业;为什么“傻子瓜子”、“东坡肘子”这些不错的产品可以风行一时,却不能长久,很快没落甚至完蛋?为什么我们这里频出“王八精”“脑白痴”疯狂作炒作两三年,捞一把就走?把这说透了更有意义。

  我们也不用“放眼世界”,比较一下国内发达落后地区,就知道什么才是最大的“核心竞争力”。

  对于一个企业,“核心竞争力”要看产品的研发、创新的能力和欲望。可是再有创新意愿和维护品牌声誉的企业,如果螳螂在后——有人正觊觎他的“东坡肘子”,那个企业还有心思搞品牌吗?

  中国已经加入WTO一年,国家与国家之间的最大竞争,已经确凿无疑就是制度竞争,哪个国家能够提供更好的投资环境,就能赢得更多的投资。国与国之间是这样,一国之内的不同地区的竞争也是这样。

  这就是广东省人大和宁波市政府,最近又先后就如何强化“政府信誉”有所动作表示,而陕西兴平政府为什么有意无意充当捧哏角色,为制造二千亿打造“无烟城”神话的“牟其中第二”提供空间的差别。

  研究过古代神话(无论哪国神话)就知道,神话是铁定的人类处于蒙昧时代的产物。在当今中国还能制造出轰动神话的地区,也一定是那个地区非常蒙昧的证明。在这种地方,制造“丈夫嫖妻”、“处女嫖娼”的奇迹是必然的,一个小老板若能兢兢业业地把“东坡肘子”持久经营下去,倒是不可理解的了。

  政府信誉与一地之贫富有关系重大。一个地方的政府如果没有信用,那个地方的骗子也一定非常多,这两年有关个“诚信”、有关“个人信用”的话题也很热。但是,如果政府不守信用,作为弱者的个人怎么敢“诚信”?你鼓励我种树,我就敢种树?政府说你说种植经济作物,我包销,我就敢种?一旦卖不出去,你又拒绝包销,我怎么办?

  所以说,保障政府信誉必然是规范整个社会个人信誉的前提。于是便有“政府拿什么作信誉的抵押”的问题。

  显然,在现代社会,任何地方任何一届的政府都不可能有什么东西可以作为信誉的“抵押物”,于是如何在制度上防止出现政府信誉出现危机,就是一个必须研究的重大课题。

原载:搜狐视线 NEWS. SOHU. COM

  作者:赵牧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政府信誉拿什么做抵押?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