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勉之:公款吃喝无害有利论可休矣

  任职于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所的刘德中先生于二月二十六日在新加坡《联合早报》上发表了一篇“中国公款吃喝罪莫大焉?”的文章,认为中国每年一千亿人民币公款消费并不算多,按全国十三亿人计,人均不到77元,即使按城镇就业人员计,也不过830元,赶不上其他国家一次宴会的人均消费,所以不必大惊小怪;同时作者还断定,公款吃喝是“一种补充分配形式”,且能促进饮食业的发展,等等。所以,不能说公款吃喝是一种腐败现象。当然,在刘德中看来,这是有前提的:“只要不是都被单位领导吃喝了,而是被单位成员集体吃喝了,公款吃喝就算不了什么。”

  显然,这是公款吃喝无害有利论。中国的公款吃喝历来就是少数特权人物的“专利”,小小百姓、甚至低级官员是不可能或很难问津的。当然,例外情况也是有的。比如那些权势人物前后左右并为他们服务的小人物,也会沾点光。我认识一个县长的司机,一个月至少有二十天陪伴去大吃大喝。至于县长本人则是几乎天天“工作餐”了。我曾工作过的一个中央所属几千人的大厂,专门建有领导招待和宴请宾客的豪华餐厅,那些大小头头们,差不多个个都因此腰粗肚圆。我那个老家一个数千人的不算小的村庄,历届村长书记都是擅长酒令猜拳的,耍起疯来,什么都不顾。我但愿孤陋寡闻,见到和听到的是个别少数情况。但事实却无法否认,握有权力的大大小小各级官员几乎都是如此,他们随意挥霍纳税人的血汗钱。这无疑是彻头彻尾的腐败。对此,官方和平民百姓都有共识。假如有如刘德中先生所设想的那样出现不单是领导而是全体成员都大吃大喝的单位,是不是就不是一种腐败呢?答案也是肯定的。因为每个人已经按照国家的分配和奖励政策规定得到了应该得到的那一份,超过此部分,其实是非法占有别人创造的财富。当然,假如一个国有企业效益好,年终作为奖励的一种形式,全体人员凑在一块,不是毫无节制的吃点喝点,也未尝不可。我看,新加坡一些公司老板,每年年终,甚至平时逢重大节日,总要宴请一些人,甚至全体员工,似乎没有人说不好。问题是中国的各级“老板”只顾自己的馋嘴,哪会想到那些辛苦干活的普通人呢?所以,“单位成员集体吃喝”,大概是见不到的。

  确实,中国人是很讲究饮食文化的,有各种各样著名的菜肴,还有许多美食家,大概是人的生理本性,谁都想吃山珍海味、喝茅台酒,而且根据现在通行的消费促进经济的观点,你在吃喝上花费越多越能繁荣饮食业,所以那些经常进出宾馆酒店,一桌下来,以千元计、万元计送进宾馆酒店经理手里的消费者,还有功呢逆。前不久,在中国闹得沸沸扬扬的12人33万元人民币的一顿饭,可想而知,不仅这个高级酒店老板,就是整个饮食行业,也会开怀大笑的。作为饮食行业的经营者,他们为了赚钱,不管你的钱是那里来的,偷来的、抢来的、贪污受贿来的,只要是他们的顾客,都会受到欢迎的。但是,从根本上说,只有用自己的劳动和合法收入去吃喝才能真正有利于饮食业和国家经济的发展,而非法的公款大吃大喝,是国家资产向权贵者们的变相转移,对餐饮行业促进作用是虚假的,是无法持久的。正直的餐饮经营者是不能把盈利建立在这个基础之上的。

  中国的公款大吃大喝,每年究竟有多少亿人民币,官方可能也弄不清楚,因为众多单位头头可以巧立名目,以各种项目,甚至打入产品成本“报销”。所谓一千个亿,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已经见诸于报刊等公开资料,如果这个数字没有很大出入的话,十几年过去了,国民经济总产值翻了一番,公款吃喝会不会也翻一番,我们无法知道,但是根据吃喝风愈演愈烈的实际情况,即使没有翻番,也会大大增加。现在就是按最低的一千个亿算,也是一个巨大数字。长江三峡工程也就是一千几百个亿。一千个亿可建几个城市的地铁,可修筑数不清的高楼大厦,当然更可以顶千百个“希望工程”,救助百万计的失业工人和处于贫穷饥寒中的千万农民,等等。按中国十三亿人口和一两亿就业者平均计算,其相对数也并不是可以忽视的,全中国每个人要为公款吃喝者负担77元,连老人、小孩,吃不饱饭者,都一个个掏出钱来供养公款消费者,难道不算什么吗?按就业人口,每人要拿出830元让权势者们享受,绝不是无足轻重的小事一桩,要知道这占他们年平均收入的百分之十几。和某些发达国家比,还不够人家一次宴会的钱,不知刘德中有什么根据,但同时你为什么不和人家比一比,中国人均收入只是人家的几十分之一呢。其实,应该算一算的是,那些有“资格”挥霍这一千亿的特殊阶层中的每个代表人民利益的“公仆”得到多少“补充收入”。假定这个阶层有一百万,每人就可平均得到十万元,即使前者为一千万,那每人也有一万元,也比城市职工平均收入多,无论十万还是一万,对他们来说都是不劳而获的。这虽然是大概估算,其腐败严重性也显而易见了。所以,公款吃喝无害有利论可休矣!

附:

            中国公款吃喝罪莫大焉?

                刘德中

  近日,关于中国公款吃喝的一则新闻广为媒体登载,又吸引了人们的“眼球”。这则消息说,2002年中国餐饮业全行业年度营业额首次超过5000亿元(人民币,下同),其中公款消费的比例是20% ,达1000亿元。

  公款吃喝一直被认为是腐败的一个主要表现。我认为,人们不能简单地、抽象地批判与反对公款吃喝。大吃大喝是必须禁止的,但是大吃大喝不能与公款吃喝划等号,一些大款个人的奢靡消费也是应该限制的。公款工作餐、一些年节喜庆场合的聚餐是必要的。只要吃喝没有影响工作,吃喝开支不是畸高,吃些喝些就没什么大不了。

  1000亿这个数字大得不行吗?按中国人口13亿人平均,人均不到77元,只合8 美元多一点,不是少得可怜吗?就是以城镇单位就业人员约一两亿人计,人均也只有830 元,只合100 美元多一点,赶不上其他国家一次宴会的人均消费。人们什么时候都不能忘了中国人口多的国情,不要对人均量少、绝对量大大惊小怪。

  在中国大多数单位工资偏低的情况下,公款吃喝可以看作是一种补充分配形式。只要不是都被单位领导吃喝了,而是被单位成员集体吃喝了,公款吃喝就算不了什么。考虑到中国的饮食文化传统重视吃喝的习俗,人们实在没有必要对公款吃喝口诛笔伐。在有些地方,公款吃喝构成了需求的重要组成部分。禁止公款吃喝造成饮食业的萧条,在扩大内需与公款吃喝之间必须进行良好的协调。

  据透露,公款吃喝消费统计的依据是发票,把原来开发票的认定为公款消费。其科学性显然是有问题的。新版发票实行前,个人出于各种考虑不为了报销开发票的也屡见不鲜。许多单位与饭店一直签有签单协议,每月划款结账。这一大块从发票是体现不出来的。

  中国以外也不是没有公款吃喝,但是人们没有看到过说明其问题严重的有关统计资料。在中国,公款吃喝之所以成为引人注目的问题,我认为一方面体现了执政党严于律己的高风亮节,另一方面则是某些人认为中国啥都不好的自虐心理与抹黑现政权的误导行为造成的。同样是满足食、色的人性基本需求,法国人、意大利人的“浪漫”能成为民族的一个亮点,中国人的“吃喝”怎么就不能发扬光大呢?

  作者任职于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所

  作者:王勉之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社会透视 » 公款吃喝无害有利论可休矣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