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盾:制度与文化之间的相容与排斥

  写下这样的标题,连我自己看了都觉得挺唬人的。其实没有什么要吓人的意思,我只是在想“一方水土养一方人”的背后,是什么因素孕育出了“南方的才子北方的将”这样的现实。而在这些看似平凡普通的现象背后,“制度”与“文化”之间是否存在着一种即相互依存又相互排斥的关系,从而产生和表现出不同文化与制度之间微妙的差异,从而导致“南橘北枳”现象的发生。

  当年英国政府将流放澳洲的犯人交给往来于澳洲之间的商船来完成,所以经常会发生因商船主或水手虐待犯人,致使大批流放人员因此死在途中(葬身大海)的事件发生。后来大英帝国在运送犯人的办法(制度)上稍加改变,流放人员仍然由往来于澳洲的商船来运送,只是运送犯人的费用要等到犯人送到澳洲后,才由政府支付给商船。仅就这样一点小小的“改变”,几乎再也没有犯人中途死掉的事情发生了。

  从这里我们不难想到,建立一种良好的“制度体系”比塑造什么优秀的“文化”更加现实、重要和可行。

  据有关经济学家研究后发现,在200 年前的大英帝国时期,就是因为英国当时是把皇室买断了,皇室在经济上没有了特权利益,所以经济能够按照自身的市场规律去发展,从此英国才兴盛起来,以至于英国的殖民地的兴盛使得“日不落帝国”称霸世界。而西班牙当时的皇室在经济上有利益,它有自己的船队,它在运用皇室特有的皇权干扰经济,结果造成西班牙经济由此衰退。仅从这一点上说,制度对于经济的发展、国家的兴衰,都起着决定性的作用!!!

  关于这一问题,现任招商局掌门人秦晓先生在最近做客央视《对话》节目时,也谈了他的一些看法。他认为:企业领导人应该去制定游戏规则,而不应该单纯地去做裁判。他觉得制度应当比个人的权威和魅力更重要。小平同志讲过一句话,说一个好的制度可以约束坏人。一个坏的制度呢可以使好人变坏。回顾历史,我们动不动说获诺贝尔奖学金会怎么样,爱迪生又发明了什么;但几乎没有人讲保险制度对社会进步的贡献有多大,专利制度对社会进步的贡献有多大。

  我们在中学的时候都学过莎士比亚的著名的《威尼斯商人》,都非常讨厌和憎恨剧中的犹太商人夏洛克。因为他为了执行“契约”,竟毫无人性地坚持要那“带血的一磅肉”。在《威尼斯商人》这里,除了莎士比亚给我们营造出的戏剧性、艺术性效果与作者本人强烈的反犹太倾向之外,我们还可以看到西方“契约经济”是在怎样血淋淋的条件下产生和发展起来的,这才有了今天西方经济社会中普遍遵守和执行的“诚信”与“履约”。

  同样,我们还在中学课本里也读到中国的名剧《白毛女》。剧中杨白老因欠债,被地主黄士仁活活逼死在年三十的故事,成为我们国家进行階級压迫与階級剥削教育的“典型”教材。

  但随着时代的变迁,如今的市场环境中却出现了黄士仁给杨白老“下跪”的小品:“要钱没有,要命一条”已经成为法院执法难中存在的一个普遍现象。这些问题的发生是否与我们当年“一把火”烧掉地主老财“变天账”和“血迹斑斑”的地契的同时,也破坏了“契约经济”与社会诚信所必须遵守的一些基本准则有关?这一点犹如“文革”期间,我们曾饱含革命激情砸烂“孔家店”、打倒一切“牛鬼蛇神”的时候,毁掉的却是我们灿烂的中华文化。

  在我们今天大力弘扬诚信文明、重塑社会信用的时刻,我们是否应当从“制度”建设与信用“文化”塑造方面反思一下,所有经济活动中的那些“不诚信”问题背后更深层次的文化问题,是否应当站在更高的层面上用先进的“制度”去铲除那些与市场经济原则相违背的“传统文化”,在制度与文化这种即相互依存与相互排斥的关系中做些文章,建设出即包含中华优秀文化美德,又具有与时俱进的时代特征,还符合市场经济原则的新“制度”来。

  作者:李盾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思想学术 » 制度与文化之间的相容与排斥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