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宪容:人民币汇率应为国际谈判筹码

  正视人民币压力

  近日,央行高层明确表态,人民币近期不会有升值的可能。对于人民币升值的压力,央行采取稳健与务实的态度,这没有错。但汇率是国际货币之间的价格,而不是一个抽象的概念,它是由相当复杂的因素集合而成的,正如李扬(社科院金融研究所主任)所说:“汇率水平没有任何模型可以精确地计算它,更不能根据某种计算的结果进行调整。”判断汇率水平合适与否的惟一标准是看汇率对国内经济的影响。

  1994年的我国外汇体制改革,建立了强制性结售汇制与“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人民币汇率开始并轨,并向市场化迈出了重要的一步。但近十年来,国内外经济得到突飞猛进的发展,而人民币汇率水平与汇率制度却十年如一日。如现行的汇率制度,既无法避免汇率扭曲所造成的资源配置失当,也不能为汇率内外均衡提供灵敏的政策手段,无法对宏观政策的调控提供便利。在现行的汇率制度下,人民币汇率的均衡是偶然的,而非均衡则是必然的和经常的。

  我国现行的汇率制度实际上是一种特殊的固定汇率安排,其调节只能依赖于政府出台的政策。为了维持国际收支双顺差的局面,从1998年1月到1999年1月,政府连续10次提高出口退税税率。这不仅减少了财政收入,而且通过价格扭曲降低了资源配置的效率及整个社会的福利水平。还有,在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的一段时间内,资本外逃十分严重,这与严格的外汇管制及固化的汇率关联度非常大。

  而且,由于这种汇率制度所导致的市场失衡使得央行在外汇买卖的过程中,很难执行冲销性干预,使外汇储备在近几年迅速增加(从1994年500多亿美元增加到2003年6月底3400多亿美元)。而净增的外汇占款增加了基础货币,央行也只能被动地执行货币政策。特别是当大量的投机性外国资金潜入国内时(今年前5个月有200多亿美元),其汇率制度所导致的负向影响更大。

  目前无论是呼吁对人民币汇率的重估,还是主张保证人民币汇率的稳定,其实都是想延续人民币与美元实际挂钩的汇率制度。在这种汇率制度下,不但无法解决日美及世界其他国家要求人民币升值之纷争,也无法化解我国经济未来所面对的风险。

  面对着海外要求人民币升值的巨大压力,我国政府要做的并非仅是被动观望,或以静制动,更要主动出击。所谓主动出击就是对内全面地检讨现行人民币汇率水平与汇率制度,用成本收益的分析方法来计算人民币汇率在哪一种水平上收益成本最低,通过何种方式调整人民币汇率到最优的水平。

  人民币汇率固定在一个水平上肯定是不合理的。国外对人民币的呼声我们不可以置若罔闻,因为,在经济全球化的过程中,我国经济早已融入到整个世界经济的进程,美国、日本及欧洲早已是我国最大的贸易伙伴与重要的国外直接投资来源地,它们对人民币汇率的关注也是理所当然的。

  因此,在当前的情况下,对人民币汇率制度的改革是迫在眉睫。只有实行一种可能更好的反映市场状况、适合国内外经济情况、灵活的汇率制度,才符合国家的最大利益。

  谈判筹码

  还有,面对着国外要求人民币升值的压力,我国还应该把人民币汇率看作国际谈判的筹码。有美国商会正在讨论是否提请美国政府动用“301条款”来迫使人民币升值,欧盟十五国也决定用“普惠制”来对人民币汇率施压,甚至日本、东南亚一些国家也可能一拥而上,采取类似措施对人民币汇率制度施加影响,逼迫人民币升值。对于这些,我们也应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货币都是以主权国家为背景,既然不少国家把人民币汇率的变动政治化,那么我国政府也应该把人民币汇率变动作为与外国政府谈判的筹码。也就是说,既然国际上不少国家都希望通过政治的力量迫使人民币汇率升值,那么我国政府就应该明确地向他们表明,人民币汇率变动可以谈判,关键是看他人给出什么价,即人民币汇率变动后能够给我国带来多少利益。如果仅是要求人民币汇率变动,但我国无利可图,那么我国不要受制于人,我们该干什么还是干什么。如果人民币汇率变动,他人能够给我国一定的利益,那么我国就得看利益的大小,我们这样做值不值得。如果通过与他国多方谈判能够达到利益的均衡点,人民币汇率的变动也没有什么不可以的。

  总之,对于人民币汇率问题,一方面我们要练好内功,推动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的市场化,并在此基础上生成市场化的汇率水平,另一方面我国政府应该以国家利益至上,把人民币汇率变化看作与外国政府谈判的筹码,并以该筹码来争取国家利益。这才是我们的上上策。国家利益至上、人民利益至上是我们对人民币汇率问题对策的根本。

  作者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

  摘自: 南方周末

  作者:易宪容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经济随想 » 人民币汇率应为国际谈判筹码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