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于轼:什么样的汇率有利于中国?

  我国的外汇储备从1998年的1500亿美元,在三年之内翻了一番已经超过了3000亿。最新数据显示,上半年外汇储备已经达到了3400亿美元,而且涨势看不出会逆转。像中国这样的国家,外汇储备加上私人(或者说非公)的外汇存款(已经远超过10000亿美元)最能说明外汇供需形势。因为结余的外汇大部分都进入这两项分类之下。这样巨额的外汇节余引起了我国主要贸易对手的关注,接连不断地向我国提出建议,希望人民币升值。对这样的呼声国内有一种反应,认为这不利于中国经济,甚至于认为是外国的阴谋诡计,想故意坑害我们。所以有必要讨论什么样的汇率对我们有利。

  微观经济学最重要的一条结论就是一般均衡价格是对供需双方最有利的价格。当然,单纯从供应方看价格愈高愈好;单纯从寻求方看价格愈低愈好。而对整个经济来看,则供需均衡的价格最好,因为它能够最优配置资源。汇率是外国货币相对于人民币的价格,也是一种价格。从全球的角度看,也是均衡汇率为最佳。但是,设想如果我们能够控制汇率,从本国的立场看是否有可能制定一个能够对自己更有利的汇率呢?说得更清楚一点,能不能通过汇率的运作把人家的利益转变成自己的利益呢?或者说,能不能用汇率来损人利己(不论对中国而言,或者对外国而言)?

  对于垄断性的产品,如电力,电话,自来水等,供应方常常定价远高于成本以牟取超额利润。这就是用价格来损人利己。此时受损的是消费者。经济学可以证明这样做损失大于得益,总起来看对整个社会是不利的。如果我们能够垄断人民币的供应,比如所有外国人要用的人民币统统由人民银行审批,断绝一切其他能够得到人民币的渠道,就可以任意地抬高人民币的价格。不论是来中国旅游,还是买中国商品,都得向人民银行申请批准用美元(或别的硬通货)购买人民币,我们可以把人民币定值很高,以牟取超额利润。在计划经济时代我们(以及其他计划经济国家)就是这样做的。在飞机场设的小银行里让外宾用很贵的价格买人民币。

  这样做虽然有利于出售人民币时获取超额利润,然而故事还没有完。我们买外汇的目的是用来买外国货进口的。由于人民币定价太高,能够用便宜价格买到的外汇数量非常有限。外国人只有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才会稍微买一些。这少量的外汇根本不足以支付买外国货之所需。于是政府不得不号召创汇,分配创汇指标给各个部门,特别是通过出口以换取外汇的外贸机构。这就是计划经济时代几十年中培养起来的外贸方针政策,一切以创汇为目的。

  如果有一个聪明的政策,应该在出口时以最低的成本来得到外汇。在市场经济中就是有一个公开的汇率,凡是创汇成本超过汇率的商品通通都不应该出口。事实上也没有哪个聪明的出口商会这样做。这个公开的汇率就是能够使外汇供求平衡的汇率。因为创汇的目的就是进口外国商品。可是在计划经济中这个办法行不通,因为计划经济中价格都是扭曲的,表面上创汇成本低,可能是因为出口的商品享受了国家的价格补贴,并不是真正的成本低。如果按照飞机场出售人民币的汇率作为创汇成本的要求,任何商品都出不了口,都得要赔钱。所以计划经济中应该出口什么商品全凭猜测,事实上就是一片混乱。等到我们转移到市场经济之后,扭曲的价格逐渐被纠正,这才发现整个外贸行业是亏损的。许多国家的外贸公司不得不破产改组。

  由此证明,汇率是一个用以最经济地取得外汇的换汇成本的标准。其实它同时也是最有效地用外汇购买外国货的标准。用公布的汇率购买外汇并进口外国商品,然后在国内销售还能赚钱的就是应该进口的商品。否则这种商品不应该进口。尤其奥妙的是这个标准同时适用于中国和外国。创汇和用汇均衡是最佳汇率适用于贸易的双方。它不偏不倚,不左不右。所以不存在一个可以损人利己的汇率。相反,如果汇率偏离了均衡汇率,将给双方都带来损害。这正是为什么许多国家希望中国调整汇率的原因。人民币的升值将同时给我们自己和我们的贸易伙伴带来好处。

  当然,事实上除了商品贸易引起的货币交换,还有资本流动也发生货币交换。如果美国资本家来华投资,带来一批美元,到了国内换成人民币购买投资所需的物资和劳务这就在贸易平衡之外增加了一笔外汇收入;同样地,我国企业家去外国投资就发生外汇的流出。不管流入流出,最后外汇必将是平衡的。短时期的波动在所难免,但是长时期的过剩或不足,必定是汇率出了问题。

  上面谈的平衡是即时的平衡,没有考虑将来的变化。将来人民币币值的前景如何呢?如果中国经济能保持继续增长,人民币升值是不可避免的。这一点几乎为所有的经济学家们所同意。既然升值是一个必然趋势,我们又打算挺住不动,请问我们能够挺到哪一天?挺到实在挺不下去时候再来调整汇率,那时造成的震动可就大多了。显然,早行动造成的损害较小。

  一个唯一站得住的理由,是中国增加出口有助于增加需求,能够缓解国内总需求不足的困难。从短期看,用外国的需求调整和补充国内的需求是正常的,但是连续多年的总需求不足,说明我们自己的经济出了问题,一味靠国外的需求而不从内部找问题解决问题,长此以往总会造成新扭曲,引起新问题。事实上这样的问题已经摆在我们的面前。对外,造成贸易纠纷;对内造成货币政策的混乱。人民银行投放的上万亿货币都用去购买了外汇,最后变成了外国的国库券,成了外国的投资而不是国内的投资。我们国内的经济出了什么问题,如何增加总需求,这是另外一个课题。但是可以肯定,它不是永远能用出口盈余来治理的。开错药方,不但看不好病还会把病治大了。

  (本文由湘财证券《宏观中国》独家提供)

  作者:茅于轼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经济随想 » 什么样的汇率有利于中国?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