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佶:大陆对台工作存在八大思想误区

  大陆应该立即对台湾动手。

  各位读者看了这句话,一定会以为我在鼓吹大陆应该立即打过台湾海峡去,武力统一台湾。这充分证明了本文的论点之一:大陆方面对台湾除了武力攻占之外,没有其它可行的主动手段,不仅没有,而且根本没有去设想、去研究。一讲到主动出击,只想到武装进攻。

  面对渐行渐远的台湾,伟大的中华民族却只有两个选择:观望和打,这是不是太不符合我们这个伟大民族的智慧水平了?

  统一台湾这样一件关系国家前途、民族命运的大事,却只有一种方案,而且是军事的,没有其他主动出击的办法——政治的、文化的、经济的等等,是非常危险的。

  武力办法是最难下决心使用的,也是破坏力最大的方法(对双方都是,由于对方也是中国人和中国的土地,所以最终都是我方的损失)、而且后遗症也最多(“恐怖主义已经不再是一种组织,而是一种思想”)。

  更重要的是,一旦使用武力方法,只能成功不能失败,而大陆的武力手段到底有多少胜算,笔者是非常担忧的。

  大陆官场腐败之严重,是有目共睹的,位高权重如省部级照样贪污腐败。大陆的军队不是世外桃源,具体情况怎么样?我看好不到哪里去!一旦开战,进口炮弹里面装的不是火药而是沙土的电影镜头会不会出现在真实的战场上?!

  大陆的国有企业观念陈旧、不思进取、人浮于事、相互扯皮、效率低下、不重视自有人才、依赖外国技术,也是有目共睹的事实。大陆军队实际上也是一个庞大的国有企业,打起仗来会不会象国有企业一样、象中国男子足球队一样,令国人扼腕、长叹、吐血?!

  企业经营失败了可以卖机器、卖地皮,可以破产,工人可以下岗,足球输了更没有关系,但是台海之战只能赢不能输!

  大陆很多人主张对台湾尽早使用武力、并对武力统一寄予极大希望,但是我连“审慎的乐观”都不敢有,大陆的陆军是很厉害的,但是隔着两百海里的大海,情况就完全不同了。不相信的人可以尝试一下在游泳池里打架的感觉。

  回顾大陆多年来对台湾的工作,可以说完全处于被动状态,少见主动出击。难得的主动行为,也是在外围打转,而且效果不理想:喊话——台湾民众听不见;军事演习——效果适得其反,假手国际力量打压——不妥。兄弟争吵,不应该请外人作裁判,结果是把内政问题国际化,轻则受制于洋人,重则为外国势力干涉我国内政创造了法理前提。依靠国际力量,象一些药物,短期内可能的确有效,但是容易上瘾,产生依赖,引发后遗症。

  大陆对台湾再也不能“听其言,观其行”,再也不能满足于“密切关注”了!再也不能“以不变应万变”了!大陆应该主动出击,把自己的政治、文化和经济影响力直接施加到台湾去,绝对不能等到台湾宣布独立了再打过去,而应该现在“打”就过去,扭转分裂趋势。

  到了台湾宣布独立时再打就已经晚了,台獨势力一定会选择一个最不利于大陆动手的时机宣布独立,因此,现在能够打、有能力打、国际环境适合打,未必等于真正发生台獨时也能够打、有能力打、国际环境适合打。

  虽然我们坚持台湾一旦分裂必打无疑,但是既然知道这样发展下去早晚要分裂、早晚要打,知道开打必然伤和气、伤感情甚至手足反目、彻底分家,那为什么不乘现在还可以挽救的时候多做工作、避免走到不可挽回的那一步呢?!

  打,只是我们最后的手段,而且是成本最高、不容有丝毫闪失、胜算也有限的手段。打,不是我们的目的,相反,是我们最应该避免出现的结果。既然如此,我们为什么不尽量在还有可能不打就解决问题的时候尽量努力呢?!

  大陆不仅要表达出“最大的诚意”,也要真正进行“最大的努力”,无所作为和消极观望不是“努力”!

  大陆在对台工作方面,一定要扭转几个思维定势,走出这些思想误区:

  1,台湾是敌占区,只有用军事手段才能打进去

  错误!

  台湾已经实行了民主制度、言论自有和新闻自由,“立法委员”可以在电视里直接了当、毫不给面子地批评“总统”。各种思想观点都可以自由发表和传播。各种政治主张的政党(包括主张和大陆统一的政党)都可以自由存在和发展,都可以参加“总统”竞选。因此,完全可以设法在台湾创办、利用或掌握当地媒体,支持和影响当地的政党和组织,利用当地的各种舞台和机会,直接向台湾民众传达大陆的声音。

  大陆地区暂时无法实行类似的政治体制,并不意味着大陆不能利用台湾的这一体制。

  如果大陆方面不方便直接在台湾地区创立自己的传播媒介,可以用资本主义的方法:用金钱影响大众媒介,投资、参股、控股,注资或收买并改造某些经营不善的媒介(外资对大陆报刊就是这样做的),用财力支持赞同统一或反对分裂的组织和政党等等。

  我们批评资本主义国家大资本家使用这些办法控制舆论、影响政治、谋取利益,并不意味着我们不能使用这些办法!

  2,台湾的未来取决于其“总统”和执政党

  错误!

  台湾已经实行民主制度,虽然这个民主制度还有很多问题,民众经常受到政客们的欺骗和误导,但是政客们毕竟不能自说自划、自行其事,必须至少在形式上获得人民的认可,这也是台湾政客在选举活动中必须花费很多心思和力气(包括苦肉计)欺骗和误导台湾民众、拼命搞“公投”的原因。

  因此,大陆不能把对台湾的希望寄托在少数政客身上,不能只“密切关注”台湾的“大选”,而应该直接向台湾民众施加影响,因为在民主制度中,政客最终是跟着民意走。如果我们不去影响和转变民意,台湾人民就会被台獨分子或“维现”分子(鼓吹维持现状、拒绝统一的人)所影响并拉过去。

  大陆要牢牢记住:台湾是一个言论自由的地方,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所以,不要管政客们在闹什么,他闹他的,我干我的——向台湾大众施加自己的影响,介绍大陆的情况:建设成就,文化遗产,名山大川,珍禽异兽,山珍海味,满汉全席,热门电影,时髦话题,影星歌王,奇闻逸事,新书出版,美女作家,身体写作,体育赛况,模特选美,投资机会,招生信息,就业指导,台湾渔民获得大陆方面救助……等等等等,所有能够引发台湾同胞对大陆兴趣和好感的东西。

  3,大陆对台湾应该采取“井水不犯河水”的方针

  错误!

  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它的政客在引导台湾人民走向分裂,我们怎么能够无动于衷呢?

  “井水不犯河水”是说在“一国”的前提之下,“两制”之间相互不“犯”:社會主義之井水不犯资本主义之河水,反之亦反。

  但是,现在“一国”受到威胁,那我们的统一之井水就不能不去主动地“犯”分裂之河水了。

  台湾人民是我们的亲人。俗话说:“远亲不如近邻”。如果长期不走动、不招呼、“井水不犯河水”,那么亲人就会变成远亲、最终变成“不亲”了,相互间的感情还不如邻居。如果祖国亲人不主动去联络感情,台湾人民和邻居(美国日本等)的感情就会逐渐深过对亲戚(大陆)的感情。

  再换个比喻:台湾是年轻姑娘,大陆是小伙子。小伙子爱上了这姑娘,但是不主动追求能实现自己的愿望吗?采取“井水不犯河水”的态度,姑娘会主动投怀送抱吗?

  现在姑娘受到不良少年(美日和台獨分子)的大力诱惑,我们还能够无动于衷、继续“寄希望于”姑娘自己主动来找我们约会吗?显然不能,我们要去主动地热烈追求!

  有一个常见现象,所谓“赖汉娶好妻”,因为赖汉总是拼命追好姑娘,而“好汉”却多半不主动出击,结果好女人被赖汉娶走了。我们绝不能做这种傻乎乎的“好汉”!

  4,台湾人民已经了解了大陆的观点,只是不愿意接受

  错误!

  台湾民众虽然很多人来过大陆,但是对大陆的认识还很不够,是走马观花。我们在大陆媒介上的统一宣传的确很热闹,但是台湾民众根本无法接受到这些信息,因为台湾媒介并没有、也不可能主动积极无偿地做大陆的传声筒,即使转播大陆的声音,台湾媒介也会按照自己的观点和倾向进行选择和编辑。

  台湾亲民党主席宋楚瑜在接受香港记者采访时,说统一后大陆会用台湾的钱支援大陆落后地区。

  但是,大陆的人都知道,统一之后,大陆不但不会使用台湾的钱,可能还要倒贴!因为中国一向慷慨大方到“犯傻”的程度!对阿尔巴尼亚、对越南、对朝鲜、对坦桑尼亚和赞比亚……,即使在我们最困难的时候,也对外提供了无数的援助;在亚洲金融危机时,中国宁肯自己损失,坚持人民币不贬值,以免亚洲诸小国雪上加霜……

  显然,宋说那样的话,是因为他对大陆情况缺乏了解。一个不赞成台獨、有意和大陆和平相处、发展关系的政党领袖,尚且对大陆情况如此不了解,何况台湾普通老百姓?这从一个侧面显示我们对台宣传工作不是远远不够的问题,而是根本没有效果!

  因此,我们不能满足于“已经发出声音了”,还应该设法把声音直接传送到台湾人民的耳朵里去!要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喜闻乐见地讲,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润心无声地讲,变着法地讲,对不同的人用不同的讲法,结合不同事件、借不同人的嘴和笔,反复地讲。

  5,大陆的声音在台湾没有人要听

  也许的确如此,例如在香港,亲内地的报纸据说免费赠送都没有人取。但是我们应该检讨自己:是不是我们自己的声音有问题?我们对听众有多少研究和了解?大众的根本利益是什么?切身利益是什么?我们的切入点是不是正确?我们的语言是不是晦涩难懂?枯燥乏味?我们是不是把在大陆做政治报告的文风拿到特别行政区去了?

  我们一定要找出问题的症结,一定要使港澳台人民喜欢听我们的声音。这是一个硬任务,一定要完成,任何事情都不能作为退缩和放弃的理由。

  我们在港澳台的媒介,绝对不能派写惯政治说教的官员或他们的秘书或写作班子成员去搞,而应该邀请熟悉当地政治文化背景和受众情况的、爱国的当地传媒工作者来办。大陆要舍得花大钱,不搞则已,要搞就搞成最好的,成为主流,在当地发挥重大影响。

  人的观念是很难改变的,但是如果找准了切入点,使用了合适的语言,一句话就有可能改变对方固执了多年的观点。

  6,经营媒介需要很大一笔钱

  的确如此,但是武力攻台要花的钱更多!不仅大陆方面要消耗武器装备,而且台湾被打烂的瓶瓶罐罐也是我们中国的财富。还要加上治疗(也可能根本无法治愈)武力统一的后遗症所需的费用、重建台湾和大陆沿海有关地区的巨大开支,以及开启战端对两岸经济造成的损失等等。

  因此,即使花几个亿去经营港台的亲内地、亲大陆媒介,也是合算的好买卖!大陆绝对不能舍不得花这笔钱!

  大陆应该立即建立一个统一的、具有高度权威性的对台工作领导机构,整合应用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等多种手段,把各方面的费用统筹计算。在文化和传播上花十个亿,看上去好象很多,但可能为整个统一事业中节省一百个亿甚至更多!

  有一些钱必须花,能够花出去,是好事情。

  台湾“行政院”有一个“中华发展基金会”,资助大陆学者在台湾出版了很多学术著作,如《中国古代林业史》、《中国语言学史》、《中国诗词风格研究》、《明清饮食研究》等。我们为什么不能也这样?我们可以建立一个基金,资助台湾学者研究两岸历史渊源、中国文化、发展两岸关系的新思路等等。我们还可以向台湾的优秀学生(尤其是台湾本土少数民族的贫困学生)发放各种奖学金,资助他们到大陆来求学。

  这些工作看上去很花钱,但是效果却很深远,性能/价格比很高。

  7,对台事务很神秘,只能由有关部门组织有关专家进行研究

  对台事务很重要,但是不应该神秘化。应该动员全社会的智力来思考如何主动开展对台工作。

  老话说:“三个臭皮匠,抵一个诸葛亮”,大陆关心台湾问题的识字人恐怕至少有三千万,如真能抵上一个诸葛亮,解决台湾问题可能就会象诸葛亮平定云南那样充满智慧,令人口服心服、欣然来归。

  我昨天在网上看到一贴,建议大陆拿出一千亿美圆出来,成立一个大基金,专门吸引全球各地的人才到大陆创业,其主要目的是吸引台湾人才流向大陆,使台湾彻底失去对大陆的技术优势(台湾的加工优势已经消失),最终失去经济优势,整个地区经济严重依赖大陆,民意逼迫政客改弦易辙、靠拢大陆,甚至同意和大陆统一。

  也许具体做法有待商榷,但是这种“兵不血刃”、主动出击的战略思路完全正确,至少远远优于出现这样的局面:台湾宣布独立后,大陆武力封锁或进攻台湾岛,岛上技术精英和人民同仇敌忾、对抗大陆。这次台湾“大选”后,一些台商对台湾前途失去信心,考虑移居大陆,说明这一思路并非完全胡思乱想。

  笔者在考虑如何对台直接宣传时,苦恼于如何让台湾人民喜闻乐见地看见大陆的进步和发展。社论肯定没有什么人看,游记和电视观光片观众有限,“主旋律”电影和电视剧在台湾会无人问津。突然笔者想到:可以举行“中华小姐”选美大赛!大陆和港澳台的年轻女性都可以来报名参加。由于是选美,由于有台湾选手参加,会吸引很多台湾眼球。借大赛过程中举行的各种活动,可以通过电视镜头向台湾人民展现大陆早已不是“一穷二白”、“水深火热”了,展现大陆风光优美、经济发达、政治宽松、文化繁荣、生活富裕、潮流时尚的一面,使他们了解大陆,形成好感和亲切感。

  建议中央政府动员所有体制内和体制外的专业研究者和业余爱好者,集思广益,从战略方针到具体做法,从政治、军事到经济、文化,各个层次、角度,全方位地研究对台湾开展统一工作的思路。很多思路和方案现在也许看上不合适,但是可能有启发作用,或作为思想储备。

  8,对台工作是政治任务,不能涉及商业行为和商业利益

  不完全正确。

  当难以运用政治手段时,经济手段也许反而游刃有余。例如,大陆可以在不违背当地法律法规的前提下,通过投资和注资等方法影响和操纵甚至控制台湾的大众传播媒介和政治组织。可以让台湾或港澳的企业有利可图,让他们在台湾出版大陆书籍和音像制品,组织介绍大陆情况、传播中华文明的节目和演出等。

  大陆现在有钱了,也实行了市场经济和对外开放,政治日见开明,学术研究基本上已经没有禁区。但是我们的思想观念还要不断更新,不要自我束缚,不仅要充分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条件,而且还要打擦边球,钻台湾地区法律的空子,尽量传播有利于祖国统一的声音和信息。

  以上八个思想误区,导致了大陆在对台湾的工作中采取不介入、外围旁观、旁敲侧击的原则,不论这些做法在过去是不是有道理或有效,现在和将来却是绝对不够的。大陆应该充分利用自己充裕的财力,利用台湾的民主制度和舆论自由,利用台湾的资本主义和市场经济体制,尽早介入台湾的政治、社会和文化生活,积极地去施加自己的影响,直接影响台湾的民众,“和平演变”,对台獨来个釜底抽薪。

  台湾情况的发展,给了大陆地区的执政者双重的压力。第一个压力是台湾独立的倾向,大陆方面应该主动出击,再也不能无所事事。第二个压力是台湾民主制度对大陆民众的教育示范作用。

  2004年的台湾“总统”选举,事关中国(含台湾)未来数年是战是和,举足轻重,因此吸引了大陆大众和媒介的强烈关注。虽然大陆民众关心的是选举结果,但是选举过程却是一次真实的民主制度教育课。虽然台湾选举出现了舞弊,使大陆民众对“民主”的态度更加理性,但仍然受到了很大的影响。

  考虑到香港近期出现的情况,中国共产党应该及时地认识到,自己应该迅速适应和学习如何在民主政治体制中开展工作,例如学会直接向广大民众而不是少数“统战对象”喊话,学会利用大众传播媒介而不是红头文件来表达自己的思想、统一民众的意志等等。

  台湾这次选举,暴露出民主制度的一些缺陷——政客使用一些小技法,就可以操纵民意,达到自己的卑鄙目的。这一缺陷在具有下述特征的国家或地区表现得尤为明显:缺乏民主传统,民主制度历史短,城市化程度低,农业人口大,民众文化程度低,缺乏政治判断力,情绪波动大,易受感性事件影响,较具理性的知识分子和中产階級占全部人口的比例低,等等。显然,中国大陆具有同样的特征。

  从这次台湾大选可以导出这样的结论:“民主虽好选举糟”。所以,中国未来的民主制度实行什么样的具体运作机制,不能简单照抄世界上现有的民主制度,而应该走出自己的新路子。

  因此,中国共产党有必要提前研究最适合中国大陆地区的民主制度形式。例如上面考察任命,下面监督弹劾,官员犯罪时,上级任命者连坐等。

  大陆不能孤立地看待台湾事务,就“独”论“独”,有“独”医“独”,而应该全面、综合地分析研究两岸情况,积极采取措施,在消“独”的同时,建设好大陆的政治制度,这也是决定台湾人民能否欣然回归的重要因素。

  2004年3月24日于上海

  作者:黄佶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两岸关系 » 大陆对台工作存在八大思想误区 浏览数

没有评论 »

  1. 游客 说:,

    2005年05月19日 星期四 @ 13:11:19

    1

    水平确实高!尤其是今天看来.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