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替:离心的高句丽和向心的汉字

  到了靠近朝鲜边境的吉林集安,才知道自己的历史知识极度贫乏。这里是古代高句丽王朝曾经的都城,曾经孕育出一代叛逆于汉唐的高句丽人。这里的好太王碑以1775个汉字书写了一代高句丽君王的历史。中国官方学术机构认为高句丽是当然的中国少数民族边疆政权;韩国当然认为高句丽是古代朝鲜三国之一,高句丽成中国的才是见鬼的事情;朝鲜认为,高句丽是从公元前3000年的檀君朝鲜的继承者,是后来统一朝鲜半岛的高丽的前身,中国这么想是大国沙文主义的表现。

  我几乎买尽了国内有关这方面公开出版的书籍,才略微对这个事情有了轮廓版的了解。其实在民族国家概念出现之前,中国采用的天下观念,边疆政权到底是国还是民族、藩属国是不是独立国家,基本上都是一个历史问题,硬是套上现代国际政治的说法,真是不伦不类。高句丽和后来朝鲜半岛的高丽都是通古斯人为主体组成的政权,大概基本上民间说的都是阿尔泰语系的语言,而宫廷说写的都是中原汉语,之所以在中国学界被一个认为是古代中国少数民族政权,一个认为是古代朝鲜,可能这和高句丽的疆界有很大一部分在目前的东北有关,也都是现代政治“匡正”古代历史。有一个教授私下和我说的很直接:“如果不怕伤中朝中韩关系的话,袁世凯曾经做过总督的朝鲜离开中国不就是才100年吗?”

  这话太让人刺激了。看了韩国最近拍的《黄山伐》,讲述高句丽、新罗、百济争夺对朝鲜半岛控制权的故事,唐朝军队成了介入和调停者。为了满足韩国观众的民族主义情绪,编剧对唐朝军队的干预也进行了历史“匡正”和戏剧讽刺。这些年轻韩国观众当然不能忍受唐朝的一千多年之后的后代宣布古朝鲜三国之一的高句丽也应该在历史上和唐朝属“这边一国”。

  所以对于中国即将在6月把集安高句丽王朝遗址申请中国的“世界遗产”,韩国也表示了强烈抗议。可能作为反制,源于纪念中国异议诗人屈原的端午祭,也被韩国申请“世界遗产”。我在集安听到这个消息,觉得这个世界太好玩了,早知现在,干脆唐朝的时候爽快点,要么一统半岛,要么和他们划清界限,藩属来藩属去,搞得后代口水仗没完没了。

  其实好玩的事情还很多,天生属于汉语七大方言的台湾话(闽南话),竟然要也和汉语划分界限。台獨的一部分积极推动者,正在创造河洛人(他们自称台湾闽南人)自己的文字。他们认为,汉字无法表达台语丰富的语义,应该推广台语罗马化,仿效日语,从近期的“七分汉字、三分罗马字”最终到“三分汉字、七分罗马字”。

  日语、韩语去汉字化是因为他们属于阿尔泰语系,用汉语的确无法表达这两种语言,全部用汉语徒增交流困难。而台湾发什么疯?本来中华传统语言文化在台湾保护得比大陆好,现在有些人愿意自毁传统,那其实真的是自找。其实他们只要稍微移移目光看看大陆,就知道汉语罗马化的试验已经做过了,完全失败,只有一个成功的副产品:汉语拼音。

  急速的现代化被迫改变了天下中国的世界视野,然而汉字却依然减缓甚至阻挡了边缘政权的离心过程。相比汉字的历史和未来,现代化的过程很短。我的问题是,当中国成为一个正常国家之后,是不是又一轮文化向心的过程会开始?当然这个事情是我儿孙才会操心的事情,吾辈还要继续要为中国的正常化努力。

  作者:安替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文化视点 » 离心的高句丽和向心的汉字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