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利华:认领我们的使命

  谈起文化建设时最常为人引用的八个字是“古为今用,洋为中用”。我在不同的场合多次讲过,这个口号在现今应当代之以另外八个字“古今中外为全球用”。因为我们现在已经是全球化时代,整个世界连成一体。过去我们的老祖宗提出“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时,已经表现出一种天下关怀,但是那时他们的天下观,由于历史条件的限制还是很狭隘的。中国的思想家们,据冯友兰先生的看法,从孔子的时代到19世纪末,没有一个有过到公海冒险的经历。而现在,我们一根电话线,通过一台电脑几乎可以与全世纪各个角落取得联系。这是信息的联系,与此相应的是全世界各民族各地区各国家之间的经济的、政治的和文化的交流与联系也日益紧密。也就是说,我们21世纪的人类的生存状态和生存条件与祖辈们的一个重大不同就是:我们生活在全球化的时代。在这样的时代,我们看到,人类文化的基本关系――人与人的关系、人与自然的关系、人与自我的关系、人与社会的关系上的冲突和矛盾具有了新的形式并达到了格外尖锐的程度。但是,我们同时也看到,我们不但越来越具备在整体上从全人类的视角解决这些问题的客观条件,而且,我们人类已经在几千年文明和文化发展史上,以不同民族不同文化的形式,相对独立地积累了十分丰富的经验和教训。站在全球化的时代基础上,我们今天完全有可能以“古今中外为全球用”的气度与胸怀,来构想一种既是有益于中华民族的、又是有益于全人类,既是民族的、又是世界的和平、和睦、和谐的人类新文化来。

  那么,对于中西文化我们就都需要一种积极的扬弃的态度,从非此即彼的方法怪圈中跳出来。这种思维怪圈直到现在仍然左右着我们大多数人。我们对本民族文化的态度从近代以前的叶郎自大和孤芳自赏跳到近代之后的自我鄙夷和自暴自弃,到现在不但多数普通的中国人不知道我们中华文化何以伟大,就连许多知识分子都稀里糊涂地将中国文化等同于落后的、保守的、封建的文化。“中国古代没有哲学”、“中国古代没有科学”及诸如此类的论调成了霸权话语。与之截然相反的意见在强势话语的压制下虽不得伸张,但却也以同样的偏执存在着。于是在行为态度上,对西方文化或者是杜耳恶闻,或者是囫囵吞枣;对自己老祖宗留下的文化则不是说它几千年前就应有尽有,就是说它几千年来简直一无是处。

  我们必须走出这种怪圈。

  我们应当从“古今中外为全球用”着眼,从建设“既有益于中华民族、又有益于全人类,既是民族的、又是世界的和平、和睦、和谐的人类新文化”上用心,然而考虑的重点却应当是根据当前全球化的需要和全球性问题发掘中华民族最优秀的文化内容,因为这些内容对于全人类的健康发展都至关重要,还因为这么重要而可贵的思想资源至今被我们社会的主流思想,学界的主流思想忽略了,甚且压抑了。我们从五四运动以来发展到今天,德先生没请来,赛先生却占居了支配的地位。科学精神被夸张到科学主义,科学被等同于“真理”,甚至被许多人视为信仰。科学精神说到底只是求真的精神,它并不能提供人生的价值参照。正如一位西方思想家说的,科学教我们如何杀人如何救人,但它不能教我们何时该杀何时该救。说到文化建设上,只讲科学是远远不能达成我们的和平、和睦与和谐的目标的。

  而中国传统的优秀文化能提供给现今世界什么呢?仅从哲学上来说,它提供了包容精神和物质,无限与有限,自然与社会的“道”世界观;与这样一种世界观内在一致的强调天人合一,德道统一,知行致一,中庸和合的以和谐为取向的价值观;以及与这样的世界观、价值观相一致的整体的,有机的、辩证的认识论。在这样的伟大哲学的照耀下,中华传统文化中还积累了大量复杂的系统科学的成果,其中最突出的例子就是中医学;还有关于人的精神境界、人的道德修养,人的自我修炼方面的丰富而深刻的内容。所有这些对于弥补近代以来渐渐走入非理性主义和科学主义两个极端的西方哲学,经验的、线性的、还原论的实证科学,以及消费主义、拜金主义、肉欲至上等等流行文化的偏执(这些偏执在当今的中国也呈主导和上升之势)都具有重要的意义,都无异于在其迷失方向、失魂落魄的情况下指点了迷津,帮助其柳暗花明,豁然开朗。

  然而,西方文化也有其优于我们的长处,近代以来直到目前从整体上看在实用科学技术方面,我们是在向西方追赶。还有在西方文化土壤中发展出的近现代政治文明成果--宪政民主制度也是我们中国进一步发展不能没有的重要前提。我们祖先创造的文化太博大、太圆融、太聪明了,以至于将它运用于封建皇权的治国之术,形成了中国封建社会的超稳定结构,一用就是两千年不衰。但是那是在彼此隔绝的、封闭的、民族的地域的国家时代。近代以来,西方列强用鸦片大炮轰开了我们的海禁之后,专制的政治制度就不再能够超稳定地周而复始地循环了。以我们中国人的智慧,学习西方的好东西原本是一点不难。难的是破除我们自己的固步自封,叶郎自大;难的是战胜我们自己死要面子活受罪的虚荣,自己动手术医治自己的政治上的偏瘫。

  我们的使命因此包含了这样一些不同层次的复杂内容:在全世界弘扬我们中华民族的优秀文化、虚怀若谷地学习西方先进的文化、直面并认真医治我们自己的疾患。我们的使命真是任重而道远。

  因为能够在上述问题上达成共识的中国人少之又少,所以当遇到同道时,我会以一首“珍贵的相遇”来与他 她共勉:

  珍贵的相遇

  这个世界 人来人往 大家擦肩而过 稀少留下什么印象。

  我们看起来都很平常。

  可我们的灵魂彼此吸引 因为它们被铸就得如此一样 一不留神 它们相撞 彼此道声 我找你好久 今天终于你我相向。

  我们以命相许选择了纯真纯善 我们就成全着上天的博爱慈祥 命运既赋予我们至艰的使命 它就让我们相遇以彼此加强。

  这个世界 熙熙攘攘 大家各自忙碌 很少知道心中所想。

  我们看起来与众一样。

  可我们却心有同想 都关注着人类心灵的健康。

  高山峻岭与我们同在 因为它们的挺拔坚毅才媲美我们的刚强 大江大海与我们相伴 因为它们的广博活跃才堪比我们的胸膛 我们乐观向上落落大方 因为我们有人类无数先哲做精神朋友 我们朴素充实坦坦荡荡 因为心中有道使我们得享为人的真正荣光。

  我们如此幸运被赐予命运的厚爱 理应付出全爱给世界以加倍报偿 我们相遇得又如此自然顺理成章 这珍贵的缘份让我们爱惜永不松放。

  (作于2004年1月20日收到赵谊平女士转发关于普遍伦理的文章之后)

  另有一首“认领我们的使命”作于2003年1月读过己故平民思想家殷之声先生和他现在也仍活跃在新文化建设家园的夫人刘真女士的一首“没有承诺的期待”之后,把它作为结尾来强化我这个发言稿的主题:

  认领我们的使命

  从悠悠的过去 /到辽远的未来 /必要有一种有机的联接 /将人类的精神续演/ 需要我们的大爱 /和这大爱支撑的 /自愿与奉献 /需要我们的纯朴 /和这纯朴中育出的 /智慧与胸怀 /我们不能不将这使命认领下来 /不要到别处寻找许诺和担待 /我们必须准备好自己承重的肩 /历史演进中没有空白 /人类代代都保留着美好的期盼 /让我们用自由和热诚 /解释上天的安排 /在人的史册上书写希望 /无所顾忌地用真与善的执著 /衔接过去与未来 /。

  (发言于2004年6月5日中华文化复兴研究院成立大会,整理成文字于2004年6月8日,整理时有新的补充。)

  作者为中国人民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

  作者电子邮件:llihua2003@vip.163.com

  作者:刘利华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杂感随谈 » 认领我们的使命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