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则徐:中国是不在地球上的

  上海房产问题是中国经济的问题之一。中国经济又是世界经济的一个构成部分。但是,仅仅认识到这一点还不够,还要认识到,经济的运动是整个社会运动的一个部分。经济运动与其它社会运动之间的关系,在不同类型的国家,是有着差异的。

  在当今世界,中国是一个特例。上周五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我的时候,涉及到了相关的问题。记者问我,西方一再预测中国金融的危机,但中国的银行却并没有爆发出风暴。我告诉他,在相当长时期里,中国银行始终会处在崩溃的边缘而不会发生崩溃,基本的原因是国有银行的信用具有政治牢固性。老百姓知道政府不敢让银行垮台。即使出现挤兑苗子(地区性挤兑),政府可以调动强大的资金扑灭火苗,同时开动宣传机器稳定人心,派出大量干部做人们思想工作。如果出现全国性挤兑,实在没有办法了,中国政府可以把银行关掉几天以争取实现稳定的时间,宣传、人盯人做工作、警察弹压、抓几个“贪官”,等等,只要能达到稳定压倒一切的目的,一切手段都会也敢于使用。只要经济运转,就有财政收入,有财政收入就可以弥补银行亏空;财政赤字到不能承担,可以号召全国勒紧裤带忍两年,可以加税、加费、罚款,可以松开土地控制,可以放松对污染企业的限制,可以放任企业三角债,可以保护企业拖欠工资,等等。这不是你从美国的经济运行角度可以理解的,不是你所研究22年的经济学可以单独解释的。

  你认为上海的发展定位是世界级大都市,其房产价格应该跟纽约、洛杉矶进行比较,从这角度说,上海房产价格还有很大增长空间。如果你的前提是时间设定100年或50年,我至少不会反对你的观点。如果你的意思是证明眼前上海房价高速增长的合理性或非泡沫性,我实在不能苟同。西方有无数的人以为中国的经济数字跟他们国家的经济数字一样,是经过正常、平稳的经济运转形成的,即使经济学界明知中国官方数字存在着水分,但即使挤掉了水分的增长率也已经让他们晕眩。你在美国14年的经济学背景,很容易使你跟着一起惊讶,而作为中国人,又很容易把这种惊讶转化为特别的兴奋。这一点,可以从你把上海放在跟纽约、洛杉矶一个等级比较上得到反映。我也很惊讶,你有8年复旦大学的经济学背景,是听惯中国一向喊叫不负责任的口号的,应该不会把口号当回事,怎么会把上海的世界级大都市口号当作思考问题的严肃前提呢?

  房子在中国的意义,属于人们最基本的生活资料。在上海,长期僵硬的户口制度强化了人口的非流动性,更增强了人们对房子的必需性。因此,房子的价格合理性首先必须符合木桶原理,即它必须能够使社会低收入阶层能够承受。这是我根据中国实际判断房价是否有泡沫的首要标准。你在复旦8年,应该知道那个地段无论如何不属于中心的,你知道复旦附近的房价现在达到了多少吗?5000元/ 平米左右。复旦大学往北,三门路那个偏地方,现在房价达到多少吗?4000元平米左右。你还应该知道一点,所谓房价仅仅是基价,房产商并不愿意说高价,所宣称的价格通常都是楼层最差、朝向不好的最便宜的房价,更不包括税收之类费用。你知道上海低收入阶层真正的收入是多少吗?浦东新区金桥出口加工区,外表漂亮的现代化工厂流水线上的熟练工月收入,低的只有800元RMB,一般都在1000元左右。至于上海600元月收入的阶层我就不说了。当一个1000元/ 月左右的人不吃不喝10年都不能买一套最小的房子时,而这种人(1000元/ 月左右收入以下)占了当地总人口至少50% 时(把原郊区、今也属于市区的人口考虑在内,这部分人口不会低于70% ),你还能认为房价的上涨是正常的?纽约、洛杉矶是这样的吗?千万注意,中国的文化是不倾向人口流动的,而制度更是不让人口进行流动。中国所谓的流动人口,其主体是家不动、谋生动,而上海人更有着连谋生也少动的习惯。

  我说上海的房产是肿瘤里的肿瘤,没有谈的一个问题是,房价的上涨仅仅是造成了社会消费总量增长的虚假现象,真实的情况是严重抑制了社会消费的增长。当社会普通阶层人口(包括中等收入的阶层)无法承受房价而又没有民主机制对其进行干涉时,他们就不得不勒紧裤带进行储蓄;一个人储蓄还不行,必须要一家老小共同储蓄,实行家庭“共产主义”,以解决购房问题。这样,为了购一间房子,人们就不得不把自己的消费限制到最低程度。在消费观念上,现实迫使人们回复或停留在了农业时代水平。而中国教育的产业化、医疗的产业化更是迫使人们强化了自己的储蓄意识。因此,中国经济增长率的主要贡献因素并不是消费,而是固定资产的投资,是外资的投入,是人力成本的低廉。

  由此你可以看到,房地产与银行之间存在着一种互为生存的关系。人们还仅仅看到,银行对房地产的投入增加了银行的危机趋势,但是没有看到,正是由于房地产价格的高涨,迫使了人们进行储蓄,从而保证了银行的高储蓄率,而高储蓄率正是中国的银行赖以生存的基本条件。在高储蓄率前提下,银行又必须寻找稳妥的贷款对象,而房地产只要维持价格上涨的趋势,就是风险最小的贷款对象之一,同时,银行为了进一步维持自己的高储蓄额,也必须对房地产进行支撑。央行今年出台了抑制房地产增长的121号文件,不仅受到了房地产业的抗议,而且在银行系统也并不能够得到执行,根源就在这里。这种情况在纽约、洛杉矶有吗?

  所谓121号文件,如果不是书斋里的人拍脑袋拍出来的空主意,就是央行官僚为了迎合国务院宏观调控心理的虚晃一枪。在中国,如果真正要限制房地产泡沫,抑制炒作,手段多的是。比如,我在回答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时说,只要把购房与购房者所交纳的个人调节税数额结合起来就可以了,当购房者购买一定金额以上的房产或第二套房子时,让他拿出纳税证明即可。要购好房、多购房,就必须以多纳个人调节税为前提,就必须证明购房款的合法性。在纽约、洛杉矶,有多少人敢在不能证明自己钱款的合法性时购置巨额不动产业?但是,中国不会有人愿意采取切实的措施,因为,没有人愿意真正限制房地产泡沫。中国所谓宏观调控,并不是不需要泡沫,而是觉得泡沫太大了,实在不象样子,把泡沫压缩掉一点而已。

  你来信建议我视野放宽,从思考、研究问题的原则言,这是不错的。但你没有注意到的是,在讨论上海房产这一问题的时候,我的视野已经远远超出了一般的经济学限制,至于从纽约、洛杉矶角度看上海房产,第一我不会,第二我不愿。西方经济学家对中国经济的估计一再发生偏差,原因就在于不知道中国是不在地球上的,而是在月亮上的,以为地球上有海洋,月亮上也应该有海洋。当然,也并不等于中国的经济学家能够看清中国自己的问题,他们经常会说出让人笑掉牙齿的话,原因太多,就不说了。

  我英语基本属于文盲,只能猜了你的意思回信。有言语唐突的地方,请原谅!

  顾则徐  2004/ 7/ 20

  作者:顾则徐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经济随想 » 中国是不在地球上的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