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燕湖:民族狂热值得警惕

  从田横八百壮士为国捐躯,到文天祥舍生取义,中华民族的历史上出现了无数可歌可泣的民族英雄。为了驱除鞑虏恢复中华的民主主义革命和反帝反封建的新民主主义革命,无数革命先烈抛头颅洒热血献出了生命。这些民族英雄是中华民族的脊梁,是爱国主义的典型。爱国主义是凝聚民族团结的核心力量,也是中华民族复兴的根本保证。可是当前有一股令人关注的民族狂热情绪,试图把广大人民群众的爱国热情引向歧途。

  这股极端民族主义的暗流,集中表现在以下两个方面。

  首先,假借爱国主义教育之名,行美化封建王朝和异族残暴统治之实。

  电影电视是最主要的宣传手段,对民众的影响相当大。在当前的影视节目里,充斥着荧屏银幕的那些歌颂所谓“大一统”的作品,映入眼帘的都是些大辫子晃来晃去,不仅把一个个封建统治者美化成体恤民情的好皇帝和清官,竟然还有不少把异族入侵者的残暴统治美化成什么盛世的汉奸之作。

  元朝是一个蒙古人入侵的外来政权,在其统治之下,把汉人划分在四等人之中的末等,其地位无异于鸡犬,十户人家共用一把菜刀,新娘的初夜必须献给鞑虏。这些灭绝人性的残暴统治手段,几百年之后回想起来仍然让人倍感屈辱。一些无耻的文人竟然数典忘祖认贼作父,极尽美化之能事。

  蒙古人凭借超凡的实力,把匈奴人赶到了西亚和南欧,占据了匈奴人自有文字记载以来世代游牧的草原。成吉思汗不仅灭掉了金宋政权,占领了中华大地,随后又征服了欧亚大陆,组成了一个世界版图最大的国家。但是,这是成吉思汗的光荣,是蒙古人的光荣,是中华民族和欧亚各民族人民共同的耻辱。蒙古的异族统治被推翻之后,元顺帝及其军队并没有被彻底地消灭,而是重新逃回了他们的大草原。以后的岁月里,蒙古的瓦剌部落甚至还俘获了明英宗,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土木之变中。据说中央电视台马上就要开始播放投入巨资拍摄的连续剧《成吉思汗》,估计不仅会把用野蛮的马蹄践踏文明的倒行逆施行为描写成雄才大略,还会把这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美化成一个促进民族融和的功臣。

  满洲人和蒙古人一样,两次蹂躏过中华大地,同样肆无忌惮地用野蛮的马蹄践踏过灿烂的中华文明,使中国的经济和文化出现了史无前例的大倒退。扬州十日、嘉定三屠,其惨绝人寰的罪恶令人发指。满洲人占领中国之后,用跑马占地的手段残暴地剥夺了中国人民赖以生存的土地,使之彻底沦为亡国奴。为了彻底摧毁中华民族的尊严,强迫汉人髡发,实行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的血腥政策,随后制造了一轮又一轮的文字狱。当前有些人对这些骇人听闻的罪行不仅不加谴责,竟然胆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拿出来颂扬。是可忍,孰不可忍。

  虽然蒙古人和满洲人最终融入了中华民族的大家庭,但是不能因此忘记元朝和清朝的异族统治对中华民族所犯下的滔天罪行,这些入侵者当年的行径和日本人对中国的占领没有本质的区别。这些对异族占领者的歌颂,就是不折不扣的汉奸行径。我甚至担心,在百年之后会不会有人出来“另类描写”(美化)卢沟桥事变和南京大屠殺。

  其次,一些人别有用心地纵容和煽动民族狂热,不能理性地处理民族关系。

  每当和周边国家出现摩擦之后,不是进行理性的思考以寻求双方都能接受的解决办法,而是掀起一浪又一浪的民族狂热以达到激化矛盾混淆视听的目的,网站在这方面扮演的角色尤其不光彩。如果在网上发表比较理性的文章或者帖子,大多会被网管或版主扼杀在摇篮里,如果是声嘶力竭的粗俗谩骂,则会立刻予以放行。于是,于事无补的狂热喧嚣充斥了各大网站的绝大部分版面,让人误以为中华民族都成了一些狂吠之徒。

  中华民族要真正地实现腾飞,必须首先拥有一个健康的民族心态。中华民族只是世界民族大家庭中平等的一员,既不是先天的优秀民族也不是先天的劣等民族。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作为一个自信的民族应该充分理解其他民族的爱国情绪,尊重其他民族的民族感情,积极地化解与各民族间存在的矛盾和争议。应该正视国内改革带来的社会分化和階級对立,而不是用激化民族矛盾的手法以掩盖国内存在的尖锐矛盾。

  说到这里,忽然想起了一个广泛流传着于民间的小故事。某达官的家人修书京师,要求其兄为其与邻居的宅基纠纷出面。这位兄长并没有火上浇油,而是晓以大义:“千里修书只为墙,让他三尺又何妨。万里长城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在对待兄弟民族的时候,也应该拥有同样宽广的心胸。

  在与台湾关系这个内政问题上,也应该时刻保持理智和克制,加强和台湾人民的交流与沟通以增进双方的了解,积极寻求共识,尽量避免兵戎相见。战事一起血流千里玉石俱焚,将会出现亲痛仇快的可悲局面,将会在两岸人民之间形成难以填平的心里鸿沟。只要两岸人民共同努力,和平统一的那一天不会很遥远了。

  极端民族主义的暗流值得警惕,不要让人民群众的爱国热情被别有用心的人所利用。随着中国的和平崛起,一个负责任的大国必将受到国际间广泛的尊重。

  作者:石燕湖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民族狂热值得警惕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