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福建:中国百姓手里为什么没钱?

  血不走成疮,气不走成病(经济学的中医)

  这是一句中医学上的话,我从杂志上看到过这句话,用来比喻我所写的东西。

  中国土地广袤,人口众多,管理复杂,资源短缺,有很多人仍然生活在贫困之中,管理中国是一件很复杂的事情。

  金钱对于百姓来说是很重要的,对于国家来说,如何管理金钱的流动是极为重要的。现代国家的管理对金融调控的要求是非常高的,并不是国库中的金钱越多就越好,也不是百姓手中的钱越多就越好。任何事情都有个度的问题。资金的流动应该是合理有序的。

  只有达到中庸才是最好的。

  前几年,报纸一直在讲启动内需,现在不讲了。为什么中国的内需一直启动不起来。一边倒地依靠对外贸易是无法振兴中国的。明王朝时中国的对外贸易导致全世界白银的很大一部分进入中国,但是明王朝仍然灭亡了,为什么,不是没有钱,钱都在贪官污吏和皇帝的腰包里,不要说辽东战线钱粮不足,各地欠饷亏空克扣流行导致农民起义,直到李自成占领整个河南,崇桢才下令免河南三年的钱粮,晚了。把对外的贸易顺差作为自己的工作成绩是非常荒谬的。

  中国百姓手里没钱。为什么没钱?

  中国是个农业大国,农民占中国很高的比例,地区工农业的差异导致农产品在不同地区的价格差异大。工业发达地区农业税收少,农民靠近农产品消费地,相对收入高一些,偏远地区不仅土地少而贫瘠、离消费市场远、农产品加工水平低、跟不上市场节奏、而且人口偏多等多方面因素制约了农民的收入。如何提高农民的收入是制约中国内需的第一问题。

  农民们进城辛辛苦苦打工连微薄的工资都拿不到。

  农村没有钱,城市有钱吗?城市人手中也没有钱。为什么城市人口的手中没有钱。原因很简单。我在《危害中国的四大通货膨胀》中写到四种通货膨胀,其中的医疗费用和教育费用连年上涨已大大超过了普通劳动人民的承受能力。大学的学费生活费用几乎达到1万元/ 年,但实际的教育水平确极差,而且面临毕业就是失业的后果。更何况对重视教育的中国来说,当农村的一个孩子考进大学,等于耗尽整个村庄的购买力,大家都会支持这个学生的,都认为这是村里的光荣,农家出个大学生不容易啊。全国对医疗的承受力比毛主席时候是大大倒退了。否则周总理在世时就要在四个现代化了上加上医保全民化了。

  除了这两方面耗尽了老百姓的钱之外,城市房价的波动也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现在稍微发达一点地区的百姓会发现一个问题,如果是刚结婚的,买完房就不敢生孩子了,孩子学龄前的费用就相当于大学的费用了,幼儿园的费用也高得离谱。

  如果将老百姓的钱都耗在医疗、学费、购房这三个方面的话,那他们在其他消费方面的潜力就大大下降了。这也就是我们的很多产业需要靠外贸的重要原因,但如果没有国内的市场作基础的话,很多厂商的产品升级科研资金就会成问题,而且也会在国外厂商的技术壁垒和贸易保护面前垮掉导致税收和就业损失。

  这也是我们为什么要坚决批判教育产业化和医疗产业化( 非典来了死光光) ,抑制房价上涨的原因。在危害国家的四大通货膨胀中我也写得很详细了,可能我的失败是没有及时写一篇适合于中国的教育产业化的文章,这有点难,我还在考虑很多细节。

  反垄断的一个原因是促进科技的发展。但我觉得反垄断的另一个重大意义是防止金钱向某一领域流动过多。否则大多数人没钱了,贫穷了,国家就会混乱了,结果是发行更多的货币导致货币的刚性贬值。

  血液的流动是有序的,金钱的作为经济生活的血液,其流动也应该是有序的。

  但中国的金钱流动的无序令人不寒而栗。

  美国著名的零售商沃尔玛公司在美国的结账时间是三天结一次帐,在中国是两周一次( 根据报纸) 。如果将美国的三天改为两周,沃尔玛的股价非大跌不可。如果报纸报道属实,沃尔玛在中国的付款情况已经是非常好的了。很多超市付款是三个月结一次帐,还有是六个月甚至一年一次。尽可能地无偿占用供应商的款项进行无序扩张。一旦失败,就会产生极其恶劣的连锁效应,给整个国家带来动荡。在国外,大规模超市的建立是要开听证会的,绝不会让大超市利用自己的资金优势和管理优势来影响地区就业的,大超市是不允许随便开的,我们将引进外资的多少而不是就业作率作为业绩考评标准是非常荒谬的,何况一旦动荡外资会撤资,而民族企业不会的。现在整个社会风气都以拖欠款项进行无偿占用为聪明,这是非常可怕的聪明,而且是信用的缺失。在国外如果这样拖欠的话没有哪个银行会贷款给你的。

  中国股市的金钱流动的无序不仅非常公开,而且是制度性的。上市公司在上市前将项目说得如何好,上市后却立即委托理财或将原有的滚存利润分给老股东变相将钱放入自己口袋,原本促进国民经济发展的投资拉动效应就这么消失在个人的口袋。国外股市的投资分红只字不提,百姓的钱就这样消失在骗子的口袋中了。政府官员在股票审核、发行过程中公开挑战市场规律和国家法律,在公开媒体上撒谎,由于电视媒体的效应的广泛和股市对国家及民众的连接程度导致国家信用和道德伦理瘫痪和可持续性打击,使中国诚信体系始终无法重建,而且成为打烂国家金融安全保护的不间断爆炸的炸弹。开放B 股让原本资金不足的中国资金为外国解套,再搞个 QDII 让资金外流。乱发股票,不加强上市公司的监管,导致国内金融市场的混乱,再以国外市场股票比国内的有投资价值为名将社保资金投向国外,国外的投资方无论在财力和金融水准上都大大高于国内,凭什么会在国际市场上让你赢。当年索罗斯在香港搏弈失败,美国的格林斯潘立即指责港府干预过渡,而他自己在长期资本管理公司出问题时立即出手干预防止金融风波。( 不要以为国际竞争是讲规则的,国家、民族、个人、公司的利益是壁垒分明的,对于他们来说,就是利用自己制订规则来让别人适应,使别人适应后让别人成为自己的提款机,一旦自己失败就设法修改规则的,WTO 就是个典型,龙永图现在开始为自己的错误赖帐。) 而且搞乱中国金融市场和插手社保基金的人是同一批人。

  银行的管理的非市场化极为明显,由于GDP 政治,各级政府插手银行贷款搞建设( 现有体制下未将银行利润和贷款坏帐率列入各级政府官员考评指标是大失败) ,变相将银行的钱转入自己的腰包。国债建设的钱被层层剥皮,转入私人腰包,底层承包商和劳动者的血汗钱拿不到。无论是国家、银行还是百姓都陷入失血状态。

  很多赃款都被转移到国外,对海外华人欺诈国内民众的案件久拖不决,而且还联手包庇,简直是让国家大失血,尤其体现在出国留学案件上,上海民众与德国籍华人王延芬( 离婚后改嫁德国人,加入德国国籍) 在静安区人民法院的久拖不决,偷换概念包庇,其后台为上海华侨国际教育服务有限公司,王延芬的女儿的银行卡上就有高达40万欧元的存款,而她正在将国内买的房子转为现金带往国外。这是严重失职。

  严格法律,重建国家道德是银行改制,消灭三角债和银行坏帐的基础,而不是用违反三公原则的国有股减持的资金来补充银行资本金。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民意就象水一样,民意只能疏导,不能堵的。百姓心中的气会形成一股极大的力量,影响国家和经济的运行的。

  八十年代的价格双轨制,优化组合,价格闯关导致的百姓的心里的极大振荡,终于在八十年代末让大家泪流成河。使中国经济进入极大的倒退。复旦大学王沪宁教授 (现任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 在他的成名作《美国反对美国》中也写到,美国的GDP 中打官司也占了一部分,这一部分不会是正面的GDP 。不要听信经济学家说的那样将发大水也作为拉动GDP 增长的原因,那如果这样的话杀一个著名经济学家,国家就拨款破案那不更加是拉动内需了。百姓的利益得不到保障是法律的失败,法律如果不能保障百姓,百姓只能用“民不畏死奈何以惧之”来回应了。那就是大动荡,投资者没有稳定的环境,国民经济是不能增长的。明王朝时期中国的外贸绝对是出超的,崇桢皇帝的内帑绝对是大大有钱的,结果是山河变色,经济倒退。社会安定是经济发展的基础,是不能以企业盈利为绝对指标的,企业盈利是相对指标,当然也不能以企业亏损,银行倒闭为代价,这需要大家的智慧。不技改等死,技改找死;那技改的切入点在哪里,你怎样把握技改?

  曾经在南方周末的百姓纪事上看到记者在四川陪一位老农卖菜,在记者的保护下老弄免于城管的罚款,一天卖了24元;在电视上看见卖生猪农民对生猪检疫人员只管敲章收钱,根本不检疫非常有气。感触非常深。

  作者:管福建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中国观察 » 中国百姓手里为什么没钱?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祁连松 说:,

    2008年03月28日 星期五 @ 01:54:16

    1

    我认为:陶显芳是中国伟大的经济学家!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