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歹:大学生,你为什么不生气?

  我在图书馆里找来了所有跟“青年”二字有关的杂志。其中曾经有过那样轰烈事迹和代表青年激情与热血的杂志《新青年》杂志先入了我的法眼,我为近代历史上曾经出现那样一本最能代表中国青年面貌的杂志而感叹不已。但在这本(04年1期)也许跟那时的《新青年》已经无关的《新青年》中,我所看到的文章是:友情栏5篇,亲情栏3篇,爱情栏8篇,这些都不提,在我初看栏目很感欣慰的世情栏里,看到9篇文章的题目如下:

  《理想的高度》、《等待两分钟》、《天堂里的每一天》、《伞下,我看到太阳的颜色》、《真情,永远的阳光》、《赞美的力量》、《海龟的会议》、《坚硬的牵挂》和《一个整理牛仔裤的下午》。

  在另一本《青年一代》的封面文章上,有《你是三八,还是三毛》、《拿什么拯救你,我的“死党”》、《被上司当作知己是好事吗》、《情人节专场:我们摸索爱情》和《“一次性”时代过招“二手”男友》,里面文章全是很娱乐很小资的女人气文章。我知道,这种杂志在中国卖得最火。

  我在所有敢以“青年”二字标榜的刊物中,包括《中国青年》、《青年文学》、《青年作家》、《青春》……等等等等,看到的都是远离现实无视苦艰的“纯文学”或“心情写作”或“小资生活”。

  我一度困惑自己还是不是青年人。因为在这些“青年”的文章里我找不到丝毫自己的影子和自己的思想。这种找不准自己定位的困惑自高中时候就开始困扰我,因为那时候我的思想就已经比99% 的大学生深刻。现在这困惑再次袭来,在铺天盖地的“青年”刊物和“青年”文字里,我竟然与它们格格不入。我从不觉得读那种杂志对我的思想有任何帮助,我也从不写那些满纸意淫不知所云的东西。我生于1983年,按时下流行的“文化评论”中的归类,我自是属于所谓的“80后”,但我从没感到自己和那些所谓“80后写作代表”的“青年才俊”们有任何可以沟通的地方,我觉得让他们代表我不如让位给一只有思想的猪。我从不代表任何人,我也不希望任何人代表我。我读过那些所谓“可以代表80后文字”的“代表”们的东西,大多是在发泄并不值得发泄的情感,他们的写作圈子还停留在我初二以前的水平,把自己经历过的那些“愁啊,苦啊,痛啊”用一些很伤感的笔法凑成一篇“佳作”,其实他们根本不懂得什么是真正的苦难。他们自小生活在城市的富裕家庭,无聊空虚下他们总以为自己的那些伤感啊忧愁啊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事情,这种孩子我在网上见得多。他们很努力地渲染自己那点不值一提的情感,故作深沉地在文字里意淫或呻吟。在我看来,所有的所谓“80后写作”的“代表”们早出的垃圾都是旧上海的鸳鸯蝴蝶派在当代的死灰复燃。那种东西早已经被鲁迅骂得一文不值,但现在却能大行其道,原因只有一个,他们不涉及现实和黑暗,最可以粉饰太平,最可以麻痹民众。那些垃圾文字的重量加起来不及我一句话的份量。但市场是欢喜这种文字的,于是这些最会扮戏的娘娘腔们才有了粉墨登场粉饰太平的机会。中国的统治者最喜欢戏子,因为他们愿意看到中国的男人都像女人一样。所以鲁迅对中国的“男扮女”的戏子给了最辛辣的讽刺。而我的文字却因为太男人,读者自是不乐意看到的。却可以被“代表”们拿来讥笑,因为竟“都没有发表过”呢。

  这就是我为什么不读书的原因。两年前我写过一篇旧文《我为什么不读书》,因为我发现我周围的书只能将我蒙蔽在“太平盛世”里,将我蒙蔽在“富丽堂皇”里,将我蒙蔽在“天下无忧”里。在我大一那年,是每天要读很多报的,晨报晚报京华信报等无所不读,并几乎可以如数家珍地道出北京各角落里的新鲜事了,并俨然半个北京人了,并俨然是个城市知识分子了。

  但很快我就发现自己被愚蔽得可怕,整整一年,我的思想几乎仍停留在高中时候的状态。我在报刊上得到的信息无出于又胜利地召开哪次大会了,哪个明星又有了绯闻了,哪个球队又爆冷门了,甚至是哪个小猫被几辆消防车和许多“有爱心”的警察从树上救下来了。在那一年里,我几乎忘记了中国这块土地上还有贫瘠的农村,几乎忘记了还有在死亡线上挣扎的农民,几乎忘了还有苦难和黑暗。在那一年里,我几乎失去了批判的方向,我的眼睛每天在那些装订精致的杂志和书籍里寻找,但毫无例外都是无休止的赞歌。在那里我见不到半句对黑暗的鞭笞,有的最多也只是无关痛痒的评论,但那点声音也微弱地很快被各种赞歌淹没。那种终日弥漫在我周围的书报给我一种假像,让我真的以为中国已经如装修豪华的“星级厕所”的地板一样,明亮起来。但我知道那只是假象,只是过多的粉饰掩盖了它原来的面目。中国远远没有这种假象造就的海市蜃楼般那么美,每个美丽的泡沫后我看到的都是无数人在流泪的眼睛。我以为那些书报才是真正的流毒,粉饰太平掩盖黑暗的华丽睡袍,一如在这个光洁的城市下面,有成群结队的耗子和毒蛇在下水道里穿行。

  那些华丽的书刊把这个世界的真实深深掩埋,让能看到它的涉世不深的青年只看到精致而看不到艰辛,只看到交易而看不到罪恶,只看到别墅而看不到被圈占的农民的土地,只看到好车而看不到谁在拿它作权钱交易,只看到美女而看不到美女背后的辛酸。而我要看的,我能看到的,却正是那些东西。

  我更讨厌的是为意识服务的文化打手,那些花前月下的青年写手们也许只是无意中作了他们的帮凶。看到北京几百人的“作协人代会”,作家们在市长面前表忠心的无耻嘴脸,我为他们敢称自己是“社会的良心”而羞耻。我想知道那些无耻透顶的话语诸如伟大啊正确啊是哪个无耻文人的创造,那些肮脏邪恶的话语嵌进权力的铡刀后,便铡掉了多少人怀疑的眼光和思想的头颅。他们运用权力让谎言成为真理,让谎言破坏常识,让谎言掩盖罪恶,让谎言杀人无数尸横遍野。在眼下的中国,这种权力话语的毒气仍满满地充塞于社会每个角落,麻痹掉一代代的青年们。而他们似乎也真不觉得有什么“艰于视听”。

  中国的青年。好象几千年中我只在鲁迅的笔下见到过中国的青年。

  在鲁迅的笔下,中国的青年应该是“纯洁聪明勇敢向上”的。但现在的中国我却没有见到过一个配称“青年”的人。他们早早就被制度磨去了激情与棱角。前些日子看到一次李阳疯狂英语的宣传大会,一层楼高的红布上写着“Never letyour country down 永远不要让祖国失望”。看着大厅里那些虔诚的学生们的眼神,我真想为这些不知道该称他是孩子还是称他们是青年的大学生们哭。鲁迅曾经发愿“要除去于人生毫无意义的苦艰,要除去制造并赏玩别人苦痛的昏迷与强暴”,但我们的大学生们就是看不到这些“于人生无意义的苦艰”,这些别人制造的“昏迷与强暴”,他们不以为这样的世界这样的制度有什么不对,他们失去了怀疑和反抗的勇气。

  考英语、考政治,他们为考研耗费自己青春的时候,从不去想这些东西到底有多大意义。背那些毫无意义的内容,在世界上也许和中国一样的国度并不多。我从来不为“国家”啊“民族”啊这些大词汇动感情。那时候也许受了教育的中国人又要说胡兰成周作仁是英雄而敢抗日的“仁人志士”们是走狗了,成王败寇的道理不是每个人都懂。我们能理解朝鲜人为过上好日子“叛逃”国外,为什么不能容忍中国留学生“拒不回国”呢。这个时候被批判的不是个人,而是制度,想想到底是谁的不对。我永远把个人利益置于国家集体利益之上的。

  如果说高考时候孩子们还不具有成熟的思考能力,那么即将面对考研的大学生们难道连这一点思考能力都没有吗?有些东西既然是无意义的,是害人的,我们为什么不努力把它改变而不是让它继续危害人间呢。天上永远不会掉馅饼,任何东西都是自己争取来的。在中国这个拿人的生命当数字可以随意加减的国度,孙志刚的死周一超的死不也唤回一些价值了么。今年短短几个月,我已经听到北京几个大学生的自杀,但他们的死甚至没有对社会留下一点思考。但我还是从中读到了中国教育的失败,中国的教育已成了不折不扣的杀人机器,他们的死缘于公民教育性格教育的匮乏。如果说他们中某一位是因为反抗中国的考研制度不合理,那么,我也要为他们写一篇祭文的。因为他们用自己的死来证明了对不合理的反抗和自己的不妥协。

  但这也是奢望。我看到的仍然是几百万大学生们在为一生中再也用不着的英语和政治起早摸黑。他们一如中国几千年的奴才们,早就学会了逆来顺受。中国最大的传统美德——“忍”——被他们发挥和诠释得淋漓尽致。他们学会的,只是在这个畸形血腥的游戏规则中踩着别人的肩膀噬着别人的血泪往上爬,这是中国流传了几千年的“国粹”,至今仍是;而爬上去了的他们又很自然地愿意“制造并赏玩别人苦痛”,看那些还在受“于人生毫无意义的苦艰”的摧残,人的兽性在中国人这里得到最极致的展露。在这种国度,每天最有乐事在上演,所以中国人是最具“乐感”的民族。让那些只知“耻感”的小日本、只知“罪感”的基督徒、只知“苦感”的佛教徒们不羡煞才怪;所以罗素夸中国人是“乐观”的民族,龙应台问中国人为什么不“生气”,鲁迅对围观取乐的民众“怒其不争”,真是太不了解我们伟大而悠久的历史传统了。

  我想批判得具体一点。我想质问一下大学生中的农民子女。

  我一直在纳闷,在泛滥的刊物中我为什么读不到中国的农民。我疑惑九亿中国农民的儿女们跑到哪里去了?是不是他们都没有考上大学,抑或是没有一个是会写字的青年?中国有九亿农民,他们的子女却没有为他们写过一篇有份量的文章。他们早已被光怪陆离的物质城市麻醉,卖掉了自己的良知而不自知;他们学着关注歌星与球星的绯闻,学着讨论名牌与名牌的差异,却忽略了还有多少民众在勉力维艰度日如年。我为中国的农民感到悲哀,他们的子女已经背叛了他们,专心致志地做起了城里人;我为中国的农村悲哀,他们的儿女谨记“人往高处走”,甚至耻于提及自己家乡的名字;我为中国的教育悲哀,十几年的教育对农村有没有用?“没有一点用!”这是一个很让我尊敬的博导的话。“西方是通过工业革命实现城市化,中国正在利用教育实现这个过程。”

  每每看中國的大学生们沉迷于物质,或在受着制度制造的苦痛的折磨,我就为他们的麻木和沉睡痛心。我期望他们中有人像柏林电影节上的那个青年那样,勇敢地登上舞台去发表自己的演说;我更期望中国人能像电影节主席和那名自告奋勇作翻译的老太太那样,对青年抱以宽容和支持。但这似乎都太遥远。鲁迅说梦醒了如果没有路走,还不如就让他活在梦里。那么,我只有说,中国的青年们,请原谅我打搅了你们的好梦,请你们继续睡。

  作者:郝歹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教育理论 » 大学生,你为什么不生气? 浏览数

13 条评论 »

  1. 游客 说:,

    2005年05月22日 星期日 @ 21:17:48

    1

    麻木了很久
    看了这篇文章很感动
    也深有同感
    写的很实在
    也是很深刻
    我希望更多的人能来看看
    让心灵不再麻木

    回复

  2. 马剌 说:,

    2005年12月15日 星期四 @ 05:37:03

    2

      我也曾是个大学生,我也曾意气勃发,愤世疾俗,我不同意作者对我们的评价,说我不生气是对我的诬蔑!
      但是,每当我想起自己那可怜的肚子和面子时,以及爹娘为供自己读书而砸锅卖铁时,我就不得不让自己理智起来,去啃那些无意思,但很有用的“知识”。现在,我工作稳定,收入也算尚可,我真得不再生气了,因为我生气的代价就是失业和得不到提拔,在我们这个社会中,我不是不生气,而是不敢生气呀,大哥!

    回复

  3. 某我 说:,

    2006年02月28日 星期二 @ 16:42:21

    3

    我承认我很多时候拼凑的还是“远离现实无视苦艰的心情写作”。
    但是,我也在慢慢学习,尝试着,走出自己的象牙塔,了解自己以外的真实的世界。
    很庆幸,我还没有完全麻木。

    回复

  4. naifucao 说:,

    2006年05月28日 星期日 @ 17:30:17

    4

    我醒了,努力不再发梦!
    曾经好多人都很忧国忧民,后来不知不觉都睡了。
    好在很多人都是可以催醒的。
    愿意怒的人还是很值得继续怒的!

    回复

  5. keservin 说:,

    2006年06月19日 星期一 @ 17:58:24

    5

    大学生不是不生气,你叫他们如何生气呢?我也是从高中出来的,高中时期,我们写作,老师怎么吩咐?“千万不能写社会真情一面”为什么?分数问题,制度问题,于是乎,所有的人都学乖了。才有了郭精明之流的太监文学。大学生的问题本身来讲就是一个制度问题,一个社会问题,哪个大学生不想有社会竞争力啊?

    回复

  6. swan 说:,

    2007年12月24日 星期一 @ 09:23:35

    6

    作者能接触到博导,想必也是考研、考博过来的吧。那为何还在这里煽动青年不要为了考研浪费青春。
    现如今的社会现实就是,如果你想接触到良师和良好的教育,那么,你就必须要进行你所谓的浪费青春的备考。

    回复

  7. 椰子 说:,

    2007年12月27日 星期四 @ 05:04:26

    7

    为什么非要大学生生气?你以为大学生就理应比别的人要懂事一些?考上大学的人不过是记忆力好,喜欢做题的读书人,天天坐在房子里看书,怎么会看到农村的疾苦。只要高考一天不考这些社会焦点,他们才不会学呢。高考不也要考政治吗?不管考没考上都已经被“社會主義好”洗x的够呛了(12年),又怎么会生气。
    话说回来,中国的大学生大多数图有虚名。试问个位中国的学术氛围如何?在这种氛围下又能培养出什么样的人才。

    回复

  8. 一呀 说:,

    2007年12月27日 星期四 @ 16:39:08

    8

    握手/////
    把心里想的表达出来了

    妥协的也许是现状….但还是有醒了的人…..越来越多的…矛盾锐到顶始终会爆发,,,,历史始终都是会淘汰那些….迟早都……
    我们这个时代的”鲁迅的’呐喊'”在,,,,……每个时代都存在着&有自己的’呐喊’ 

    回复

  9. 日月化石 说:,

    2008年01月05日 星期六 @ 02:54:30

    9

    这个社会太浮躁,真正有才识的人、敢说真话的人遭到了表象太平潮流的排挤。我们为了在有13亿多人口的土地上生存,所以闭上了说真话的嘴巴,学乖了不会生气了!楼上说得很对,生气就意味着丢掉生存的饭碗!也就是说,为了生存,我们忍气吞声用铡刀铡断了我们说话的勇气,会的只是随声附和了。看到你的这边文章,让我想起了鲁迅的杂文,深刻有力毫不留情,亦有醍醐灌顶的感觉!你说,现实没有路走还不如让我们继续沉睡在梦里。其实生活毕竟是现实的,看到了不能说没看到。对于现实,我们要有勇气去改变,被中国教育毒害了二十年,那么就需要我们主动逼毒许多年了。想起战争年代的作家和将军,感觉自己很渺小,像个懦夫没有勇气,而且现在说话的方式 可能也带有了自己觉察不到的圆滑。悲哀!
    既然醒了,就起来跑步!

    回复

  10. 双重生活 说:,

    2008年01月13日 星期日 @ 08:08:37

    10

    何尝不生气~只是生不起气罢了
    生气了却没有力量反抗,生气就是白生气了,没有现实的价值
    鲁迅笔下的青年人、“五·四”时期的青年人、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的青年人我们何尝又不想做呢?可是给了大环境么?
    大学的教育已经沦落为了“岗前培训”,大学校园里充斥着一股市侩的味道
    老师教授一味要求学生的尊重,可何尝又真心的付出来培养我们?
    接到的项目从来没想过用来教育学生,藏着掖着生怕被人分走了酬金
    一上课就开始卖书,订的教材错误百出
    学生失望却根本无力改变,除了学好那些谬误漏洞多的教材还要给老师唱颂歌
    君不见学生不过因为不满军训安排对辅导员出言不逊就被开除了么?
    社会上只见大学生可以评价老师,却不见老师几乎掌管了学生的所有命脉么~
    考试及格与否、是否可以毕业、是否有学位、是否可以保研~~~这一切的一切都是老师说了算
    真正看科研能力的有几个?
    君不见有些保研的学生那精彩的论文老师给的么?
    于是拍马屁的人保研了,没有拍马屁的人除了考研之外可还有其他路走?
    为了自身的前途,出国、考研、明知以后用处不大不还是要考的么?
    我们没有力量改变现实,只因现实实在太强大的

    再说农民的子女
    何止是做个城里人而已
    烫发化妆买衣服,电脑手机MP3,换得比城里人勤快多了
    贫困生一年4000块的奖金,一个月的生活费就可花掉1000~而很多城市里的孩子一个月才不过五六百块钱么(仅就我们学院而言,但可见一斑)
    这个~可是不能比的吧

    回复

  11. xbboy 说:,

    2008年08月19日 星期二 @ 02:24:29

    11

    是呀
    这个世界不是我们不生气
    而是我们已经不敢生气了!

    回复

  12. ab 说:,

    2008年12月24日 星期三 @ 05:10:33

    12

    看了这篇文章 我感到自己几乎窒息的大脑突然间得到了一点氧气的滋润 又焕发出少许活力 运转了起来 这感觉真的已经久违了
    有善意的 没有力量 有力量的 没有善意 哎
    还好 人是会死的 一切终究会过去 这是最后的公平

    回复

  13. vereseed 说:,

    2009年11月22日 星期日 @ 00:06:33

    13

    看到你的文章很庆幸,中国还有这样的声音。虽然你说了很多现象,但是我想最重要的是每个人努力起来,去改变这种现实。
    的确,我们需要清醒,有很多的问题,制度等等,但是最核心的是人,是人的想法。相信在新的时代当中,有这些没有沉睡的灵魂,会带来很大的改变和力量。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