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奇庄:一个中国人眼中的——阿拉法特

  几十年来吸引世界最多眼球的人——七十五岁的阿拉法特即将告别人世。那个著名的黑白花格子围巾将永远淡出人们的视线。在当今世界,谁也不能不承认此翁的重大影响。

  这是一个经历极其丰富的人物,也是争议极大的人物。由于中东特定的历史原因,由于他所在国土特殊地理位置,由于国家、民族、宗教诸多矛盾交织在一起,即使能历数阿拉法特所做所为,也很难对他做出明确结论。

  印度人有句格言:住在水里,不要与鳄鱼做对。可阿拉法特不但与强大的以色列长期做对,而且赢得了广泛的支持与同情。作为一个弱势群体的抗争领袖,作为民族精神的代言人,他是当之无愧的。但是对于仍然在苦难中挣扎的巴勒斯坦人民来说,对于他终身为之奋斗要建立的巴勒斯坦国来说,他不是个成功者。

  其实暴力和不妥协才是阿拉法特骨子里从未改变的个性。这不仅仅是阿拉法特自己的个性,也是巴勒斯坦的主流思想,更是巴勒斯坦许多人的生存方式。当然做出这样的选择并不完全取决于他们,而是各种势力,各种矛盾综合斗争的必然结果。

  多年来,独立后的阿拉伯国家和突然暴富的石油穆斯林国家都需要阿拉法特和他领导的团体证明他们与世界的关系。在大量财力、物力、人力的支持下,巴勒斯坦人民成了有去无回的过河卒,阿拉法特更是成为风口浪尖上的弄潮者。

  拉宾和平时期,大量巴勒斯坦人到以色列打工,几十万人年收入达到了上万美元。许多巴以百姓喜结良缘,巴政府也得到了大量财政税收。事实证明巴以矛盾固然存在,但完全能够实现共存。可是倔犟的阿拉法特没有继续这个唯一的光明事业,也许支持或左右他的势力不允许他走这条道路。到手的诺贝尔和平奖,摆在面前的和平路线图,都不能使他最后下决心彻底解决针对以色列平民的自杀性爆炸袭击。而这种袭击不仅引来以色列的报复,由此导致建隔离墙,更是断了无数巴勒斯坦人的生路。

  今天国际主流社会的价值观念是:不同民族的人都有生存的权利。求同存异,妥协谅解,和平共处才是解决矛盾的唯一或曰根本出路。可阿拉法特和他的组织执着于自己的信念和理想,也许在他看来成千上万人流血牺牲,受苦受难与之相比根本不值一提。

  事实上,在一个没有民主,没有不同意见发言机会的国度或者说空间里,其领导人除了走极端恐怕也难作出其它选择。我们能想象在文革初期对毛泽东说三道四吗?狂热的红卫兵立马会让其化为齑粉。今天阿拉法特明知自己已不久于人世,仍然不肯移交权力。仅从这一点就可以得出结论:他真正关心的是自己的权力而不是巴勒斯坦人民的幸福和前途。

  在以色列,拉宾、佩雷斯、沙龙无论做出什么决策,都有反对党和民众提出抗议。这样就可以防止政权走极端。可是在巴勒斯坦,出现在媒体的永远是狂怒的人群扬言要对以色列人进行血腥报复。阿拉法特虽然也会假惺惺地谴责自杀性袭击者,但地球人都知道,那不是他的本意。弱者当然有权力选择自己的报复方式,可是如果招致除了加重群体苦难不会有其它结果的报复,难道能说是明智的选择吗?更何况出资人只是隔岸观火,惹焰烧身的却是自己。

  不能把握自己命运,不能给国民带来好运,即将永远闭上眼睛依然一意孤行的阿拉法特已经不必为这个血腥残酷的世界发愁了,数亿美元存款足以保证他的美貌妻女在巴黎挥金如土。可是众多生活在巴勒斯坦的普通百姓怎么办呢?他们的希望和前途呢?但愿新一代巴勒斯坦领导人能完成中东和平使命。

  个人主页:http://zglnw.com/Article/index.asp

  作者:田奇庄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杂感随谈 » 一个中国人眼中的——阿拉法特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