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替:如何从奴役之路走向共和

  由秋风来翻译《哈耶克传》是最适合不过的事情了,因为作为中国奥派学者代表的他,一直致力于在中国推广中道自由主义思想——哈耶克等人的奥派学说,其sinoliberal.com 网站也是yahoo 第一批链接的中国个人学术网站之一。秋风在和我们共事和吵架的时候,有一个称号,叫“原教旨市场主义者”,而在报纸写评论时,大多是“你们看看政府都干了些什么”这些论调,忠实执行奥派“最小政府”原则。当然,他也让政府别什么事都不干,该干什么就干什么,比如最近他就号召政府为全体SARS病人买单。

  虽然原教旨的人常常有惊人之论,我们也多有争论,也经常指着鼻子对骂,但有秋风我师在,却让我很有安全感,因为一种不自知地通向奴役道路的冲动,就是给他堵死了,无论他说的多极端,我都会认真考虑。

  哈耶克当年也是这样,出骇人之语,指出国家社會主義和社會主義其实本质没有什么不同,都是人类致命理性自负演变后的恶果,是通向奴役之路。他呼吁必须捍卫市场经济和自由制度,这在二战后欧洲“我们都是社會主義者”的环境下,真算邪门歪道,邱吉尔也可能是因为引用了他的理论而没有当选。

  但是历史给了他尊敬。1974年,他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英国撒切尔首相重新启用奥派学说,成功地让社會主義的英国复兴回归成自由经济制度。而苏东波之后,这些前極權国家的知识分子们更是只能依赖哈耶克,重新学习对自由的珍惜。亚洲金融危机发生后,大部分亚洲国家,都放弃了凯恩思的那套国家干预的做法,反而认为这危机就是因为之前通行的做法违反了自由之道。

  在中国,哈耶克还是一个相对陌生的概念。现在回头看哈耶克、卡尔波普当年对社會主義情绪的警告,我们只能无奈笑之。套用电视剧《走向共和》的话语说,我们关心的事情恐怕是,“现在不幸地我们已经走在奴役之路了,那么到底如何才能从奴役之路走向共和?”

  遗憾的是,在中国自称是哈耶克的信徒中,对如何摆脱奴役之路竟然有了针锋相对的看法。为《哈耶克传》中文版作序的冯克利表达的很清楚:“在中国,许多受到哈耶克影响的人,或是因为鼓吹加快市场化过程,或是因为容忍新权威主义,也开始被人指责为‘背叛了民主的自由主义’甚至是‘新权贵阶层的同谋’……只要民主问题尚未得到解决,只要民众一方不愿接受大量‘潜规则’下的市场竞争,而掌权者一方不愿接受‘有限政府’;只要自由主义是以‘侵吞公产的私有化政策’或‘权贵资本主义’的面目出现在人们面前,那么对哈耶克的误读或遗忘就随时可能发生。”

  还是提醒信徒们哈耶克的初衷,他为了抵制那种希望控制一切的权力奔走了一生。在这种意义上说,我们也不愿意看到涉及亿万人的巨大的不公被一夜之间冠以“自由”的名义固定下来。那种自由只是权贵的自由,大部分人的奴役。

  作者:安替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杂感随谈 » 如何从奴役之路走向共和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