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治:从水门事件中解读美国的法制与民主文化优势

  三十多年前,第一位访问中国的美国总统尼克松,仅仅因为窃听竞选对手民主党的选举密秘而被迫辞职,成为美国二百年民主政治的一次重大考验。

  窃听是非法的,违法就要得到应有的处罚。违法的人是没有资格以总统的身份来领导一个民主与法制国家的——尽管尼克松在出访苏联、中国和结束越南战争方面做出了很大贡献。这一点,任何一位美国人都知道。

  违法者是不甘于轻易就范的,因此不惜一切代价来掩盖事实。但是,在美国这样一个民主国度来讲,谁都没有特权来逃避违法的谴责。尼克松虽然做了很大努力,最终还是失败了。自特别检察官考克斯决定追查该事件的原委,尼克松下令他刚任命的司法部长里查森解除考克斯职务的失败,直至1974年5月通过法律程序,由法院责令尼克松交出录音带,同年7月30日众议院司法委员会通过了弹劾尼克松议案,同时在人民的声讨和媒体的无休止的报导中,结束了一个在民主与法制的国度下上演的仗权违法和依法护法的较量。整个过程中,无不彰显着美国民主与法制及其所形成的文化氛围的优势,决定了正义、法律和美国人民的必将胜利。

  在一个民主国家里,违法者最恐惧的是法律和正义。当事件每进展到难点时,就会有知情者将真相揭露出来,其中不乏尼克松的共和党人也参与了揭露阴谋的行动。司法部长是总统任命的,但却毫不领情。当总统受到特别检察官的追查时,司法部长却拒不执行总统“解除特别检察官职务”的命令,声称“宁肯辞职也不那么做”,使得尼克松企图以权力掩盖违法事实的行为一步步受挫。这就是民主文化价值观在这个国度中所起的重要作用。在他们的心目中,要对法律负责,对正义负责。尼克松忽视了违法所带来的后果,忽视了根植于美国深处的民主文化对法律和正义的维护。其实,任何超脱正义和法律的权力挣扎,在这里都显得苍白无力。

  也许是因为工作,他刚刚探索过两个独裁大国的权力文化,以为凭借权力就可以得到超乎然的东西。这件事如果发生在他刚访问过的两个国家里,凭借所处的地位,这点鸡毛蒜皮的小事绝不可能被如此穷追不舍,以至身败名裂。然而尼克松没有认识到:以相同的手段在不同政治制度与文化的背景下,不可能得到相同的结果。于是他败北是在所难免的了。

  在这场违法与护法,权力与民主的角逐中,经过没有流血、没有暴力的政治搏弈,以正义的胜利而完美地告终。

  也许有人认为,这个事件的终结,权力也突显了它超乎寻常的力量,那就是总统继任者卡特对尼克松行使了特别豁免权,使得尼克松逃避了法律的惩罚。然而卡特总统的做法也是法定程序认可的,一切又都在法律的界限之内。美国人没有忽视这一点。

  假设一下,如果出现另一个结果,特别检察官被解职,尼克松在没有强大的权力对抗中胜出,美国的下一步会是什么样子的?必然会导出一个非法横行,腐败漫延,社会道德世风日下的美国。上梁不正,下梁一定会歪出十万八千里。

  美国之所以强大,是因为它的法律经受住了考验,它的民主文化在发展中经受了大大小小的洗礼。美国人民始终保持着胜利者的姿态,站在国家的制高点,才为这个国家的强盛提供了第一资源。

  反观我们的国度,是否也具备了一个法治国家的社会基础(姑且不要自欺欺人谈“优势”),如果不具备,我们的缺憾和差距在哪里呢?

  2005. 02. 18

  作者:王治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法律纵横 » 从水门事件中解读美国的法制与民主文化优势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