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梦原:现代化却不西方化?

  近期,《环球时报》对中国人如何看美国、中美关系等在北京、上海、广州、武汉、重庆做了比较全面和深入的民意调查。

  在这个调查中,只有3%的受调查中国人认为“文化冲突”可能是影响未来中美关系的主要问题。也许,受调查的中国民众对冲突的概念有不同的理解,但可以认定的是,受调查的大多数中国民众基本接受和认同他们所认识的美国文化。

  去年九月,人民日报高级记者丁刚在《环球时报》上撰文《脱美国化——不可回避的问题》。丁刚先生在文中对“美国化在渗透着我们社会的各个层面”表示担忧,呼吁中国民众要摆脱美国化的影响。《环球时报》的民意调查无非是为丁刚先生“美国化渗透中国社会”的论点提供了一定程度上的民意证实。

  丁刚先生的“脱美国化”的确是一个发人深思的概念,但却不是一个新概念。

  东方的梦想

  多年前,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就倡导“现代化却不西方化”(Modernizationwithout Westernazition) 的理念作为东方发展中国家建设和管理的准则。

  在最近世界经济论坛的讨论会上,穆斯林国家的政府官员们又以“现代化却不西方化”为题展开讨论,官员们均表示非常担心西方文化随现代化进程对他们国家的道德和价值观的侵蚀,但无人否认他们的国家需要西方的现代化。伊朗副总统艾白特卡(Ebtekar )表示,现代化是人类进步的进程,但担心过于重物质会侵蚀道德和价值观。埃及总理纳扎夫(Nazif )也承认,西方是当今世界更先进的地方。

  “现代化却不西方化”是许多发展中国家的梦想,但也是一个东方对西方长期挣扎而难以实现的梦想。

  就新加坡而言,李光耀以及他的继承人成功地利用西方先进技术和管理将新加坡送进了发达国家的行列,在国家的管理上也基本保持住东方的特色,但新加坡民众对传统文化的保留却面临严峻的挑战,以下便是一个例证。

  今年3月10日,路透社报道,五年内新加坡的劳动力供应将减为当今的一半,其主要原因是生育率的严重下滑。近几年,新政府一直试图以许多优惠政策鼓励多生孩子,比如,以住房补贴鼓励单身早日结婚、给生第三胎、第四胎的补贴一万两千新元、还有照顾小孩的补贴、对工作的母亲减税等等。可是,这些经济政策似乎并不起什么作用,因为这是一个文化和理念的问题,许多新加坡人开始抛弃中国传统的多子多福的理念,染上西方国家生育率不断下降的通病。难以相信曾经人口过盛的新加坡如今却面临人口短缺的问题,但却是事实。

  穆斯林国家则面临更为严峻的挑战。出于极深层次的原因,过去的几十年来,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对穆斯林国家在西方化的三个方面,即政治制度、经济体系、文化理念发起全面的挑战。从目前中东的局势来看,可以理解穆斯林国家官员们在世界经济论坛会上表示出的担忧,因为事情基本上都是按美国方面的意志在发生。

  丁刚先生在“脱美国化”一文列举了许多现象来说明中国已经非常美国化,比如,英文在中国的流行、美国出版物充斥中国书市、好莱坞的大片、美国明星、NBA、流行音乐、美国快餐食品等等。丁刚先生下结论说,“美国成了许多人用来衡量我们周围事物的最方便的‘标尺’”。

  丁刚先生指出的现象值得思考,但是,在我看来,丁刚先生没有提到的是美国化或西方化更为重要的部分,即现代西方文化中属自由派思想的反传统家庭、婚外的性自由、同性结婚、追求极端的女权主义等等社会价值观已在中国土壤里生根发芽。具体表现在离婚率正直线上升、婚外恋、未婚同居也变得相当普遍。

  最近中国青年报对都市年轻人的调查统计,三分之一的受调查人认为,婚外恋可以原谅,婚前性行为对婚姻生活有益。从美国学成归来的性社会学家李银河曾有意向人大提议同性结婚的法案。李银河博士最近又提议将卖淫合法化。

  此外,李银河博士以道德标准是随时间和地点变化为基础,在国家电视台讲授性自由,并暗示婚外恋不存在道德问题。为加强自己的观念,李银河博士还以“食人族”的吃人为例,试图说明吃人在任何情况下都是错误的道德标准不成立。

  去年国际艾滋病日,中国政府终于同意给娱乐场所发放安全套。消息一发,媒体上下是一片“欢呼”,因为小小安全套让大家放心了许多,因为性病和艾滋病将被安全套控制住?其实,谁都知道,安全套不会绝对安全,最有效防艾滋病和性病的措施应该是,把性生活放在婚姻以内,也许这太具挑战,在各种媒体上难见有人倡议。在这里并非是要否定安全套的功效,而是难以理解几乎是把全部的信心都放在安全套上。

  随机地访问一个中国门户网站,“美女!性感写真!”赫然出现网站首页的正中。“某某与2000多女人睡过觉”能成为标题新闻。木子美网络性日记的热门和媒体爆炒,其内容的暴露远超过美国,这不只在于对性活动详细描写,而在于无任何道德限制的性自由观念的宣扬。

  按李银河博士的“专家”见解,中国已进入“完全性自由”的阶段。李银河博士借西方学者之口称,性道德分为三个阶段,在第三个阶段,人类要享受完全的性自由。李博士在评论木子美的现象说,她认为中国现在已进入这第三阶段,对这个阶段到来,有人欢欣鼓舞,有人气急败坏。不知李博士是高兴还是不高兴,但李博士说,这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李银河博士宣称中国“完全性自由”的时代到来无疑会帮助中国民众融入这一具有历史意义的时代。

  在“脱美国化”一文中,丁刚先生丝毫没有提到这些社会价值观遭受西方化的问题。也许丁刚先生没有把这些问题列入需要“脱美国化”的范畴,或者认为如此的社会价值观不会带来什么严重的社会问题。我不怀疑,与丁刚先生持同一观点的中国民众大有人在,更有不少人认为这是与国际接轨。

  西方的挣扎

  可能许多认为好莱坞和纽约就代表美国的中国民众并不了解,在经历了上世纪七十、八十年代的性解放、反传统家庭的运动后,许多美国人已看到这些自由派思想给美国社会和家庭带来的道德上和经济上的严重后果。举一个例子,美国上千万的单身母亲不仅自身有非常艰苦的奋斗,而且给国家增加了巨大的负担,给儿童的成长也有非常不良的影响。

  美国历史学家皮尔斯(Meic Pearse )在2004年撰写了一本书,其书名为《为什么外部世界仇恨西方 -- 理解全球攻击的根源》。在这本书中,皮尔耳斯提出,仇恨以美国为首的西方的根源不是外交政策、不是经济、不是宗教,而是现代西方文化对其他文化的入侵。

  按皮尔斯的说法,这现代西方文化实际上就是美国为代表的西方流行文化,通过体育、娱乐、时尚等流行文化形式将性开放、反传统家庭观、反传统价值观等输出到国外。许多国家,尤其是伊斯兰国家认为,美国不干净的流行文化不仅会弄赃他们宗教的神圣而且会毁了他们的价值观,最终毁了他们的国家。

  皮尔斯更进一步强调,西方社会本身包括西欧和美国实际已经显示出在其现代文化的推动下,走向衰退,具体表现在如家庭解体、生育率不断下降,以至于自身不能满足劳动力的需要,只能依赖从国外大量移民维持国家的运转。

  尽管与皮尔斯持完全相同看法的美国人不占多数,但认为美国现代自由派文化、理念以及发展趋势将美国引向下坡路的美国人却是大有人在,去年十一月的总统大选就是一个最好的例证。

  布什在伊拉克战争不顺、国内经济不佳等诸多几乎无法跨越的政治障碍下,却能以较大比分赢得大选的胜利。布什胜在哪里?大选后的统计发现,道德价值观超过了伊拉克战争、反恐、经济,一跃成为选民最关心的问题,而把道德价值观列为首要问题的选民大多投了布什的票,因为布什本人和其所属共和党代表比较保守的反同性结婚、反堕胎、反好莱坞、反性解放、重家庭等的传统观念的选民。

  在大选期间,民主党候选人克里曾在一次好莱坞为他的募捐会上,大喊“好莱坞代表美国的灵魂”。布什竞选班子立即抓住如此良机,大肆攻击克里宣称好莱坞代表美国的谬论。这是克里的致命败着,美国大多数的人是不会认同“好莱坞”代表美国的灵魂。

  当今美国,自由派与保守派的文化和理念之争已到了白热化的程度,从总统大选至学校如何进行性教育等等,双方展开了全方位的争斗。自由派与保守派双方都在试图以己方的理念来影响美国文化的走向。对于双方的争斗,更形象地描述是“文化之战”,或者是非暴力的美国第二次国内战争。

  英国十八世纪著名的历史学家爱德华兹. 格布生在《罗马帝国的没落》一书中指出的五大因素使罗马帝国没落。这五大因素都不是来自外部,而是产生于内部。其中,一大因素就是在性事上的过渡放纵。

  当今强盛的西方难以想象被外力搬到,但倒在内部的因素却有很大的机会,与罗马帝国一样,性活动上无道德限制的放纵会是西方没落主要的因素之一。此外,毒品的使用会是另一个致命的攻击,西欧许多国家已经是毒品使用合法,并有政府以纳税人的钱免费供应,美国自由派也正在争取毒品合法化。更重要的是,西方社会的家庭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家庭作为社会最基本的单元直接影响社会的稳定和发展。

  美国正处于文化之战的大小战役之中,美国保守派现今略占优势,今后可能会更有优势,按《纽约时报》专栏作家大卫. 布如克大选后撰文预测,保守派所在的“红州”的势力会进一步扩大可能就因为一件事情,他们比自由派“蓝州”生的孩子多。人口增长自然为“红州”增加选举人票。虽然,美国麻省由州高法强制执行同性婚姻,但在去年十一月总统大选的同时,十一个州成功通过州宪法修整案来禁止同性结婚。

  西欧却与美国有很大的差别。西欧的一些国家不仅有同性结婚,也已有人要与动物结婚,还有人与自己举行了婚礼。

  在性事业最发达的国家荷兰,名画家凡高的孙子被穆斯林极端分子当街如动物似地宰杀,只因为他拍了一部反映伊斯兰妇女被压迫的记录片,如今,反移民的荷兰政治家都上了本国穆斯林极端分子的死亡黑名单,随时有数位贴身保镖,不敢在家过夜。随着移民增加以及移民生育率较高,同时,荷兰本国人的生育率不断下降,国家最终也可能交在来自不同文化的移民的手里,因为荷兰是一个民主选举的社会。

  在荷兰最大的两个城市阿姆斯特旦和罗特旦,移民会很快占人口的大多数。在阿姆斯特旦和罗特旦的小学和中学里,父母是在国外生的学生已达百分之六十七。另外,据伦敦电讯报,2004年荷兰人口净外流数达一万三千人,为半个世纪以来的第一次,这是一个荷兰白人开始“逃离”的历史性开始。

  从某种意义上讲,西方在社会价值观和理念上的挣扎将决定西方的命运,同时,也将影响世界格局的变化。

  东西方的结合

  我同意丁刚先生在“脱美国化”一文中指出的“真正摆脱了美国情结去看美国,才能真正了解美国,才能真正从美国学到我们想学的东西。”

  并且,我认为更重要的是,要真正了解美国,必须全面了解美国。要了解美国文化,需要了解美国“文化之战”双方,即自由派与保守派双方的理念和价值观。美国的主流媒体大多趋向自由派,因此,中国民众较难了解到美国保守派的情况。其实,保守派对过去二、三十年美国堕落的自由派文化进行了彻底的发思,并在反思中复苏,如今,保守派占有优势,是美国的主流思潮。

  中国今后的发展仍将是一个“现代化而不得不一定程度西方化”过程。对于中国要如何有取舍地西方化,也就是怎样地去粗取精,以及如何与中国传统文化的结合,中国的思想界、文化界、以及中国民众值得认真地思考。

  作者电子邮件:sxyuan@hotmail.com

  作者:西梦原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社会透视 » 现代化却不西方化?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