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学武:坚硬的泡沫

  我的小儿子不满一岁时就跟着他妈学会吹泡泡,他鼓着小嘴,用口水吹成的气泡由小变大,晶莹透亮,我们为他鼓掌叫好,他洋洋得意,以为自己很了不起。可每当气泡吹得越来越大时,就忽然一下子破灭了,小家伙不懂“泡沫论”,于是一鼓作气继续吹,大约是希望能吹出不灭的泡沫罢。

  看着儿子吹泡泡,我不禁联想到近期成为新闻热点的房地产泡沫。中国的房价也像“神州五号”一样一飞冲天,引起世界瞩目。无论是上海的“123”(外环线以内10000元/ 平方米、中环线以内20000元/ 平方米、内环线以内30000元/ 平方米),还是北京的“78910”(五环路以内7000元/ 平方米、四环路以内8000元/ 平方米、三环路以内9000元/ 平方米、二环路以内10000元/ 平方米),房价大有成为“天价”之势,生活在地球上的中国老百姓无不“望天兴叹”。境外经济学界和新闻媒体认为我国房地产有严重泡沫,并善意警告我们当局如不采取有效措施加以抑制,一旦泡沫破灭就会危及整个国民经济。而我们的官方机构、经济学界和新闻媒体却提法不同,只是声称房地产发展“过快”和投资“过热”。其实提法不同不过是一种“文字游戏”,正如曾几何时工人没活干,国外名之曰“失业”,我们美其名曰“下岗”;个人办企业,国外名之曰“私营”,我们美其名曰“民营”……如此等等,大约也是为了体现“中国特色”吧。

  房价成了“天价”,房屋成了“海市蜃楼”,怎么不是泡沫?然而,我儿子吹的泡泡是用口水+ 空气做成的,所以一吹就破;可房地产泡沫到底是用钢筋水泥做成的,似乎经久不破。自从中央政府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正式承认房地产“过快”和“过热”并决定采取措施进行调控以来,先是央行采取提高利率和紧缩贷款的“软着陆”措施,不料收效甚微,房价仍然扶摇直上;接着国务院出台措施严厉的“国八条”,近日又由七部委出台措施更为强硬的“组合拳”,可效果也不甚理想,不仅房价像脱缰的野马,而且阻止和反对调控的声音也甚嚣尘上。有报道说几大城市的房地产大亨既联手订立价格同盟,又合谋对策对抗调控政策。因此虽然上海、杭州等地出现一些新开楼盘买卖清淡和一些二手房炒家降价出货的现象,可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表明,一季度全国的房价比同期上涨仍是两位数,而且部分城市不降反升。看来房地产开发工程有“豆腐渣”,而房地产泡沫却是“钢蛋蛋”,它大有“不管风吹浪打,我自岿然不破”之势。

  房地产泡沫为何成为“不倒泡”呢?我认为一是开发商“造泡”水平高。有些开发商造房子的水平不高,但玩空手道的水平堪称高手。众所周知搞房地产开发是要有雄厚资金实力的,可有的开发商从买地到盖楼到卖房,资金来源几乎都是靠银行。他们把高利润收入囊中,而把高风险留给银行。因此无论泡沫有多大,也无论泡沫何时破,他们总是稳坐钓鱼船;二是一些地方官员“爱泡”之心强烈。房地产已越来越成为地方经济发展的重要支柱了,看当今繁荣昌盛的大好形势,城市高楼大厦不就是最大看点么?而且房地产发展还可以使一些官员名利双收,大量卖地的收入可以满足他们搞政绩工程的欲望,巨额的税收可以满足他们“大康生活”的需要。因此无论泡沫有多大,也无论泡沫何时破,他们总是袖手旁观;三是某些经济学家“护泡”积极性大。境外经济学界提出房地产“泡沫论”已有很长时间了,其代表人物摩根士丹利亚太区首席经济学家谢国忠早在去年就在报刊上发表“泡沫论”,可某些经济学家拼命反对,认为“泡沫论”乃子乌虚有,更有一个曾经极力主张“第二套住宅理论”的著名经济学家,还以摩根士丹利亚公司在上海投资房地产为理由,炮轰谢国忠们是“别有用心”。他们之所以如此卖力地“护泡”,是因为他们本身就是房地产开发的既得利益者,因此无论泡沫有多大,也无论泡沫何时破,他们总是坐收渔利。

  如果泡沫一旦破灭了,遭受损失的“冤大头”就是国家。而国家是谁的?既不是省长部长的,也不是总理主席的,而是人民大众的。正因为如此,老百姓对房地产泡沫非常不满,他们不仅买不起房,还要为泡沫造成的损失买单。如果让泡沫继续膨胀下去,他们承担的损失将会越来越大。泡沫不除,民愤难平啊。

  既然是泡沫,总是必然要破灭的。我刚在报纸上读到一则新闻,北京房地产大亨潘石屹,前不久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说,“最最担心的是经济学家在媒体上谈,房地产肯定要下跌,尤其是易宪容。而谢国忠说话特别激进。”记者以《这个世界谁怕睡》为题发表评论说,开发商“最怕易宪容和谢国忠”,说明经济学家动了他们的“奶酪”。因此“看来‘谁怕谁’背后的玄机并不复杂,谁如果能让房地产商不能像从前那么痛快地向银行拿钱、让买房人掏钱了,他们就怕你了。”

  而我认为仅仅让房地产开发商怕几个经济学家的“泡沫论”还不够,还要让他们最怕房地产产生泡沫,而且最怕泡沫破灭使他们倾家荡产。因为如果任由他们制造泡沫,并与泡沫只有有利而无害之关系,那么房地产的泡沫就会“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当然也要让那些“爱泡”的地方官员和“护泡”的经济学家,对房地产泡沫所产生的危害感到害怕。日本和香港已有前车之鉴,我们万万不可掉以轻心!

  作者:杨学武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时事点评 » 坚硬的泡沫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