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红雨:人类,有资产阶级专政吗?

  人可真伟大,不仅把脚下的地球改造的面目全非,还能造宇宙飞船到别的星球上小住几日。可有天,一个孩子问,叔叔,能造个永动机给我玩玩吗?不仅一大帮人跑来了,就连伟大的科学家也蜂拥而至,对孩子说,傻孩子,世界上没有永动机,人永远造不出永动机。孩子眨巴了几下眼皮说,那地球呢,地球不是永动机吗?那是谁造的呀?

  小孩的话提醒伟大的人,你再伟大,但和大自然比起来,你永远是渺小的。无论你能盖多高多豪华的市政府大楼,无论你把多少良田绿地变成开发区。你都阻止不了地球自转和围着太阳转。地球就是个永动机,人,你行吗?

  这就是说,大自然有着人不能改变的运动规律。人,说到底,也是大自然的一部份,人类文明史,也有着人所不可抗拒的发展规律。人,对于不可抗拒的规律是必须敬畏的。

  那么,人类社会发展规律是什么呢?或者说,人类社会是怎样发展的呢?

  有关此类的书,汗牛充栋,归纳起来,大致有这么几种:

  一,旧石器时代,新石器时代,青铜时代,铁器时代,机器时代,信息时代。

  二,游牧时代,农耕时代,工业时代。信息时代。

  三,原始时代,君主皇帝时代,自由民主时代。

  四,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社會主義社会,共产主义社会。

  持第四种观点的理论认为,至今一切社会的历史都是階級斗争的历史,国家,是一个階級压迫另一个階級的工具。中国大陆的教科书,一直是这么说的,岂止教科书,几乎所有报刊杂志,电视广播,教授学者,政治家,经济学家,社会学家,作家等等,都是这么几十年一贯制说过来的。

  但人类社会真的是这样吗,这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吗?要把地球上的每个国家,都来分析一番再得出结论当然好,但那毕竟太繁。若能用一个较典型的国家实例来分析,可能也会得出比较正确的结论。让我们以世界上最有影响力的所谓资本主义国家——美国为例,看看它是不是个资产階級专政的国家。国家,是不是一个階級压迫另一个階級的工具。

  要回答这个问题,实际上很简单,看看美国宪法就知道了。

  美国宪法,象白开水,简单透明。但任何人也难以在那里找到階級,党,专政等这些令人可怕的字眼,也绝找不到要人民承担什么责任和义务的字眼。相反,到处可见的是政府不得什么,不得什么。一句话,美国宪法是保护每个美国人而限制政府的。不是对任何人,任何階級实行专政的。美国,很简单,是个民主国家,不是什么资产階級专政的国家。国家,不是一个階級压迫另一个階級的工具。STATES,状况,状态,国家,领土……如此而已。

  那么,在美国,会不会象有些国家那样,宪法上说的是一套,做的又是另一套呢,美国宪法是不是写给外国人看的,而在国内,有那么一个强大的党,强大的階級,背着宪法,另搞一套,对工人农民等劳苦大众,实行残酷压迫剥削呢?

  要回答这个疑问,也很简单,尤其是到处有互联网的今天。

  谁都知道,美国是个不善于遮丑的国家。当年的蓄奴,种族歧视等家丑,美国政府,报纸,谁也没想到要掩盖它,甚至不惜用内战来解决。

  近年,全世界的人都能在电视上看到,美军前头在打萨达姆,后头就有美国人在白宫门口,抗议美国侵略伊拉克。两百年来,人们却很难在报刊杂志,电视,互联网上找到美国人反专制的言论。

  美国佬,不仅文化水平领先全球,更是个手中有枪的家伙,他们的骨子里,流淌着彪悍的骑马挎枪的西部牛崽的血液。要是有人胆敢背着公布于世的宪法另来一套,他们难道不会放一枪?

  美国政府,手里没有企业,没有电视台,没有报社,没有出版社,没有大学,他们还有什么本事能封住人民的声音?

  美国,几乎全世界所有国家的人都能在那里找到。几乎每个国家都有美国人的亲戚,美国国内的事,政府能瞒得住?

  全球最有钱的人在美国,美国,也是全球富翁最多的国家,这些资本家们会不会联合起来,操纵政府欺压人民?同样,没听说过,人们听到这些富豪们倒是联合过一次。前几年,布什总统有取消遗产税的建议,一百个全美最富有的人联名给总统写信,表示反对取消遗产税。美国富翁,生前节俭,死后把财产捐献给慈善事业,比比皆是。

  美国的生产资料都在私人手里,政府只能靠税收过日子。那么,会出现垄断经济吗?会出现几个资本家占有全国财产的情况吗?有这种可能,但在逐渐成熟的市场经济下,在公正而有权威的政府干预下,很难。前几年,美国政府不是把微软告上法庭了吗?告什么?就是告微软垄断。

  一个国家,如政府占有部分或全部生产资料,政府手里有企业。那么,这个国家的市场经济,必然是畸形的裙带似的市场经济,这个政府的官员必然腐败,这个政府所搞的全部经济改革,教育改革,医疗改革,住房改革等等改革,只能是拆东墙补西墙的无效功,只能使人与人之间的贫富差距越来越大。革命也罢,改革也罢,它的终极目的只有一个,人性的解放。拒不进行政治改革,其它任何改革只能是舍本求末的无效功。只能是越改越落后。越改越乱。

  美国有乞丐,有穷人,但美国没有階級,美国政府从来不会也不敢把人分成階級。崇尚自由,崇尚个性的美国人,也丝毫没有把自己依附于某个階級的欲望,他们只知道自己工人,农场主,银行家,经理,职员,教授,记者……上班,吃饭,玩耍,一年交一次税,仅此而已。

  把人划成階級,是对人人平等的反动,是对人性的摧残,是人为的制造人间灾难。在实际操作中,也是充满着荒谬的。以农村为例,有地主,富农,中农,贫农,中农里还有上中农,下中农。试问,划分的标准是什么?几亩田?几头牛?几间房?南方和北方,东方和西方是不是同一条标准?谁到农村具体划分?还有,把孩子也分成“地富反坏右”子女,分成可以教育好的子女,是更为荒诞的人种歧视。而户口制很可能是当今世界最后一个更为残忍的人种歧视。階級斗争,人种歧视的阴魂何时了?

  那么,美国不是资产階級专政的国家。其他发达国家呢?以全球第一个所谓资本主义国家英国为例,它同样也不是个资产階級专政的国家。

  要证明这一点,同样很简单。全世界无产階級的革命导师马克思的宏文巨论,几乎都是在这个国家写成出版的,连他老人家死后也安葬在这个国家,供人们瞻仰。试问,如果英国是个资产階級专政国家,能做到这一点吗?马克思的学生斯大林和毛泽东有这样的胸怀吗?

  英国政府之所以能让号召用武力推翻资产階級专政的马克思,在它的国家写书生活,显然是因为英国政府自信自己不是专政。英国政府知道,包括它自己在内的任何政府,都没本事按马克思所说的那样搞好国家:把全国生产资料收归国有,由政府来管生产,管销售,管赚钱,然后再把钱平均分给全国人民。

  英国政府还知道,英国工人不会响应马克思的号召。英国工人知道,大多数工厂主过去也和他们一样是穷人,工厂也是一步步发展起来的,钱不是从天上掉下来专给工厂主的。再者,按马克思说的,联合起来把资本家打倒赶跑了,谁来管厂子?让那些自称为先进分子的党员来当厂长吗?谁能保证他们不比资本家还要剥削工人,谁能保证他们不是一群吃喝玩乐嫖都要在厂里报销的腐败分子?资本家再坏,厂子是资本家的,他必然珍惜每个铜板,必然要善待工人。马克思,你尽管说好了,没事。

  任何思想,本身都没有危险,任何言论都杀不死人。为了述说历史,把人分成階級,把社会分成階級社会,也未尝不可。把生产资料私有制的国家,叫资本主义国家,也行。但资本主义国家绝不等同于资产階級专政的国家。把一个人的理论,当成真理来信仰,那是个人的自由。谁也干涉不了。也不会造成危险。危险的是把一种理论当成绝对真理来治国,要全国人只能听一个人的话。这样做,势必要扼杀别的思想,别的言论,势必要搞专政。搞专政必然腐败,必然要祸国殃民,事情,就是这么简单。

  人的思想,永远是不一致的,是不可能统一的。一个政府,要把全国人民的思想统一在一个人的理论下,无疑是要人人揪着自己的头发离开地球。

  英国的立宪君主制和美国的总统制有一脉相承的血液:天赋人权。不管是黄种人,白种人,还是黑种人,他们的血管里都流淌着这样的血液。英国和美国的民主绝不是完美的,它是逐步完善的,尤其在它开创的阶段,也有不少专政的成分。至今,它们也不是人间天堂。它们的出现,只是宣告了君主皇帝专制的末日到来。而要清除专制的影响,决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主体是民主而尚有专制的残余和主体是专政但也点自由,绝对是两码事。人的动物性是逐渐消除的,但他是人。而一个有权利的人,为了权利的稳定,视别人的生命为粪土,杀人如麻。或堵住别人的嘴,扼杀别人的思想,那这个人,显然不是个有人性的人,而是个披着人皮的畜生。

  人的祖先,是自由的,然而,也是愚昧贫穷而残忍的。随着工具的发展,财富的增多,出现了部落首领,氏族长老。进而有了君主皇帝。人类失去了许多自由,但也失去了一些残忍,一些动物性,增加了一些人性。更为宝贵的是,人的自由天性一天也未泯灭。人的智慧也与日俱增。在工业化不可阻挡的来临后,城市贫民,手工业者,商人,还有一些聪明能干的贵族,经过长期非凡的劳动,慢慢变得越来越富有。通过古代遗留下来的程度不同的议会,他们不断的和君主皇帝进行着要自由的斗争,人类终于有了君主立宪制。所谓资产階級,在它参与政府后,它就是民主的,资产階級,从未专政过。

  人类,从未有过资产階級专政。资本主义国家,是资产階級专政的代名词,是无产階級专政的假想敌,是为了要人们信仰階級斗争学术的理论需要,是为了证明无产階級专政合法性的一个借口,是个骗了人类一百多年的特大谎言。

  美国人,借着得天独厚的新大陆,踩在前人的肩膀上,彻底抛弃了君主皇帝,树起了全人类自由民主的榜样。自由民主,成了全人类的共识。现在,全球的两百来个国家,绝大多数都踏上了这条人类文明的大道。

  无产階級专政的社會主義,不过是这条大道的一条走不通的岔道而已。人民民主专政,是一个自相矛盾文理不通的生造词,是无产階級专政宣告破产的自白书。无产階級专政不过是马克思美好理想的一个实验而已。曾经在这条小道上走的十几个国家,几乎一夜之间猛回头,痛苦的离开小道,返回大道。唯有四个国家,坚持留在这条小道上,难道真理就在这四个国家手里?

  人的人性再提高,但还是自私的,人若所有利益一致,那可能就是人类的末日了。公有制,永远是个实现不了的美梦。马克思的悲剧在于,不仅他的梦是虚幻的,他要推翻的主要敌人——资产階級专政也是子乌虚有的。把人分成階級,把国家说成是专政的工具,就是这种理论上的需要。而一旦把这种理论付诸实施,人间灾难就来了,斯大林就是个铁的实例。

  人类的历史,不过是不断争取自由的历史。但人类绝不可能取得完全的自由,这也是人类永久的悲剧。

  “打倒美帝国主义及其走狗”。喊了多少年这个口号的中国现在不喊了。但中国,你真的看清了美国,看清了这个世界吗?中国,是不是该彻底抛弃陈腐的意识形态自恋了?中国,是否该放下大国的空架子,向美国,向这个世界学点什么了?

  作者:汪红雨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思想学术 » 人类,有资产阶级专政吗? 浏览数

没有评论 »

  1. 游客 说:,

    2005年06月16日 星期四 @ 10:32:16

    1

    这种水平的帖子也能在中国报道发表,寒一个~

    回复

  2. 游客 说:,

    2005年06月17日 星期五 @ 16:46:30

    2

    好,有深度,有看头

    回复

  3. 游客 说:,

    2005年06月17日 星期五 @ 17:17:28

    3

    首先,我同意作者从客观和理性的角度来分析意识形态现状的思考;
    这些言论虽然目前还不能在中国普遍地进行讨论和分析,但也说明中国的言论自由有了进步。
    其次,作者的观点即使正确,但在中国这么一个人口众多的国家要实现真正的富强、民主和自由,还需要有高超的操作手法。毕竞,我们看到的是西方大国用2-300年完成了进程的现实,中国在民主化的进程中需要更多的时间,更多的智慧。
    看到这样的贴子,真的是一种享受!谢了。

    回复

  4. 游客 说:,

    2005年06月18日 星期六 @ 19:38:21

    4

    生命呈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