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庵居士:“政策救市”背后的真相

  在1996年中曾经返回大陆半年多时间,在这些日子里,我见了数百位中共各级官员与学者。在那个时候,我得出了中共将走向“经济联邦”,“政治统一”的结论。因为,在我的眼中,1997年将是中共经济与政治走向的分水岭。

  不久前,国内一位朋友来信说:“……又一次改革的机会错过了……”。我知道这些朋友内心的痛苦,他们是无奈的。

  同样在不久前,我写了几篇关于中国股票市场与人民币汇率的评论文章,同时在海外的论坛上也流露出点滴内幕。在哪个时刻,尽管我隐隐约约感到这次改革的机会可能又会被毁灭,但我仍抱有一线希望。

  很多人曾问我:你一方面骂中共,但又同时写文章给中共出主意,你到底是什么人?我从不掩饰自己的观点,这就是,我希望中国能和平地转型,运用经济力量来实现民主自由,用中共内部额定改革力量加速中国的民主化进程。我反对暴力,同时也不希望中国百姓在改革的过程中承受太多的痛苦。

  大约在上世纪末,我预言中国股票市场将跌到800点,我知道这是历史的必然,尽管当时中国股票市场一路飞涨,数位中国学者高喊中国经济将持续稳定地增长五十年,股票市场将会超过五千点。

  到了2004年,中国股票市场已经险象环生的时候,我觉得中共必须要有勇气将中国股票市场推倒重来的时候,我终于说服了自己内心的挣扎,我知道,中国问题的所在不是资源和财力,而是法律与信用。中国的再生必须要用政府与百姓在金钱上的损失才能激励出法制与信用的时候,这就必须要用股票市场的崩溃来完成。

  2005年6月,中国股票市场终于跌破了一千点,这让我有些欣喜和担忧。欣喜的是,中国终于有了可以欲火重生的机会了,但担忧的是,中共及胡溫是否可以承担这历史的重担。

  仅仅数日,中共高层官员就召集了全国的基金,证券公司开会。会议上,某位官员代表中共政治局宣布了这样一个信息:“……谁砸盘,谁被监管……”。了解中国国情的人都知道这句话的含义,基金经理本身就是被政府任命的,即使是私人的企业,他也不敢逆政府的指示而为,尽管这些基金已经是困难重重,资金短缺。但得到这一指示后,还是马上就倾全力挽救股票市场。当然,中共也并非不了解基金及证券企业的资金困难,贷款就成为了一种支援。660亿人民币也通过基金,证券企业进入了中国股票市场,而中国的股票市场也马上回升,每天都是大幅度的向上攀升。

  或许,有些朋友又会有疑问:难道股票市场好转也有错了吗?难道你草庵居士一定要股票市场崩溃对中国才有好处吗?

  没有错,依照目前的状况看,只有中国股票市场崩溃,对中国才有根本上的利益。因为即使是中共投入大量资金去拯救股票市场,在股票市场中上市企业的基本面没有根本改变的时候,救市只是将大量的资金浪费掉,只是将问题向上集中,将崩溃拖后。

  这就是,挽救了股票市场,但证券市场资金流动的“心脏”——证券登记结算体系所潜藏的风险正在不断积聚和恶化,巨大的风险随时可能爆发。中国结算公司向结算参与人收取的结算备付金以及结算保证金(俗称“两金”)出现巨额透支,最高限额为30亿元的结算风险基金也已经消耗殆尽,中国人民银行不得不数次动用再贷款,用于解决中国结算公司的流动性问题。央行已经多次拿再贷款给中国结算公司,不然流动性都保证不了。最大的一笔超过100亿元,时间就在不久以前。但更糟糕的是,由于中国结算公司与大量挪用客户保证金形成欠库的证券公司以及投资者间的法律关系尚未理顺,中国结算公司正面临着被债权人围攻的境地。

  自2001年以来,证券公司危机频频引爆,致使在这些证券公司开户的投资者的结算保证金不断被挪用——这种挪用完全发生在客户不知情的情况下,因此一旦客户买入证券,就会造成对公司其他客户结算保证金的占用;而一旦客户结算保证金被大面积挪用后,证券公司每天为完成客户的交易,必然要向中国结算公司透支。如果严格按照有关的规定控制证券公司的透支行为,中国结算公司显然很容易控制自身风险,任凭市场浮沉,都不致引火烧身。但不幸的是,事实并非如此。  中国结算公司内部有一条规定,即交收日已划款而于当日交收结束后仍未到账的资金视为在途资金;资金确实在途、具有证监会或本公司总部的相关批文的情况下,结算参与人可以申请透支免罚。

  本来,在中国,制定好的法律制度都无法完整执行,而更何况是一个内部的规定,而这一规定的本身就漏洞百出,为日后中国结算公司出现的巨额亏空留下了缺口。

  中国证监会市场部的一位内部官员这样说:“最初的时候,会里的领导没有意识到日后会出这么大的问题,只是想着不要让问题扩大化,不要引发不必要的市场动荡。因此,南方证券等几家公司前来汇报情况的时候,会里都指示中国结算公司暂时先不要处理。但是没想到来找的人越来越多,背景也越来越大,因此结算公司那边的缺口也越来越大。券商破产影响了整个结算体系。结算体系中的两笔钱,备付金和基金都已经用穿了,现在已经威胁到整个体系。”

  中国结算公司结算部的一位人士这样辩解:“我们不是不想控制风险,但是我们的主管单位是中国证监会,会里的决定我们是要执行的。”

  千里之堤,溃于蚁穴。后果极为严重——尽管目前无法得到官方的证实,但我从一位非常值得信赖的内部官方人士得到的数据是:“亏空已经超过千亿元,其构成则主要是券商透支款以及国债回购欠库”。

  以本人的观点看,我们生活的这个社会本身就是一个相互紧密联系的生物链。中国的金融体系也是如此。当你不合乎经济规律去拯救某个环节的时候,这个关系链就会出现问题。中国的股票市场就是如此,股票市场没有崩溃,但他的结果是中国股票市场的结算系统要崩溃了。

  中国结算公司作为资金流动的枢纽,命运关乎中国证券市场生死存亡。其当前面临的法律困境则非常严峻,已超出监管部门的管辖范围。中国结算公司为独立法人,中央银行凭什么要向一家公司注资?这家公司资不抵债的情况下,只有破产。如果中央政府可以置法律而不顾随意向一个法律上单独的企业注入公共财产。那么,是否社会上任何一个独立的企业都可以向中央政府申请注资?如果不可以,那么,证券结算系统怎么能够破产?中国证券结算公司的破产是否意味着中国整个股票金融市场的崩溃?

  中共怎么可以容忍中国整个股票金融市场的崩溃。不久前,南方证券危机爆发并被行政接管后,中国结算公司再也无力承受资金重压,开始不断向高层汇报情况,最终在国务院领导的协调下,中央银行终于同意动用再贷款,保证证券结算系统的流动性。

  但令人难解的是,千亿元亏空凸显,央行被迫输血,这一巨大损失至今责任不明。中国结算公司管理层没有发生重大变动,其高管一如既往,仍然领取着令国家公务人员羡慕的市场高薪。而中共的任何媒体及官方更没有报导这些事情,千亿人民币的亏空似乎并没有发生一样。

  2002年,本人曾与国内有关学者及官员推演中国股票市场的未来,在当时,本人及众多的学者与官员都得出了中国金融崩溃的结论,而本人也提出了一个自认为非常不错的一个方案:

  一.放任目前的股票市场,任其下跌不再救市。

  二.重点解决立法问题,特别是在经济层面上先行放开舆论监督方面。

  三.将非流通股中的一部份拿出来补贴股民,比例不超过百分之四十。

  四.开放非流通股,将余下的部份全部转为社安基金,大约可以为中国社安基金募集三到四万亿的本金。

  五.在天津筹备建立全新的第三家证券交易所。

  六.当上海,深圳股票指数跌到800点时,大部份上市企业已经处于停牌状态,少数优质企业转移到新的证券交易所重新上市,其余的其余的上市企业自然消失,关闭上海及深圳的原证券交易所。

  很多时候,人的选择是无奈的,我知道我的这个方案有其缺点,这就是当时中国四千万股民的利益损失,但我知道这是历史的必然,长痛不如短痛。从今天的角度上看,如果当时采取了这个方案,或许中国的股票市场还有生计,百姓的损失不会像目前这样如此之大,而三到四万亿的社安基金将会给危机中的中国百姓带来更多的保障和安定,社会也不会如此的混乱。

  从更深一个层次上看,其实,中国股票市场的建立就是一种制度上的问题。这是一个用法律规定并保护的“制度打劫”。中国的股市一开始就是管理层垄断新股发行的市场。不但管理层垄断新股发行(开始是审批制,后来是核准制,现在是询价制),而且在管理层宏观控制新股发行的同时,还锁定了70% 的国有股,这导致了我们证券市场一开始的供求不平衡,也导致了整个市场不能出现合理的市场价,这个市场至始至终都是一个没有价值发现功能的市场。因为没有给资产定价的功能,中共的管理层于是就以20倍市盈率的标准发行新股,即使是这个价格也是远远高出股票本身的价格的。同样的股票在香港的中石化发行价就是1. 61港币,在中国股市就是4. 22元人民币。世界上的股市都是“同股同权”的,而中国股市不是,中国股市是可以不同股而同权,这就是中国股民的悲哀。

  “制度打劫”不仅在参与股票市场的股民身上体现,而且还体现在从未参与股票市场的百姓身上。而这些百姓本来就是因为没有资金或担心资金损失而不愿意参与股票市场上的赌博,但他们也无从逃避这“制度打劫”,这就更加的可悲。

  六月以来,中共政治局连续两周研究中国金融问题,大量的海内外有关中国经济与金融的异议报告被提交到了政治局常委手中,国内数十位学者被告知不得离开京城,随时听候中央政治局调遣,并向政治局汇报。据一位接近中共核心的幕僚人士透露:“以往不敢向他们送去的异议报告都被要去了...”。另一位向政治局委员汇报并提建议的经济官员说:“XX向我要去了十几篇中国经济崩溃论的文章,光询问这些文章的真实性就用四个多小时......”。

  就在那个时刻,我知道,经济已经把中共逼上了绝路。我在海外一个论坛上这样写到:“股票市场的崩溃或许意味着更重要的事情在发生,中国真的面临到了一个转折点,我不知道中共胡溫的思想,或许他们正面临着生死的抉择,这是一个痛苦的抉择”。

  坦率地讲,我期待着中国股票市场的崩溃,我知道国内同样有着众多的学者和官员也如同我一样痛苦的期盼着中国股票市场的崩溃。他们尽了自己最后的努力,但结果并没有他们预期的那样,这就如同一位中国高层经济官员对我所说的:“我党的可悲就在于,一次次自以为是,每次都错过了改革的最好时机,几年来,中国股民终于有了承受股票市场推倒重来的承受力和决心,但我党又受不了利益集团的压力而将金融改革半途而废,政策救市的结果就是再将中国股票市场人为推高,吸引大量不长记性的中国股民投入股票市场,大量的资金再被少数利益集团圈走,股票市场再下跌,最终在吸干了全部资金之后全面崩溃”。

  在股票市场跌破千点之后,央行宣布,计划向申银万国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和华安证券有限责任公司提供再贷款,公告没有提及再贷款金额。但这份公告称,这两家公司的资金存在流动性困难。紧接着,中国财政部和中国国家税务总局。他们称,针对股息红利的20% 的所得税率将保持不变,但暂减按50% 计入个人应纳税所得额,从而降低了纳税基础;对于股权分置改革过程中因非流通股股东向流通股股东支付对价而产生的股权转让,将暂时免征企业和个人所得税以及印花税。

  没有宣布的另一个重要消息是,中共中央决定不惜一切代价,加速中国国有银行的海外上市,防止中国金融全面崩溃。用一位中央政治局委员的话说:“再犹豫就来不急了,决不能让银行再崩溃了,那是关系到党和国家生死存亡的问题...”。

  或许有人还会问我,你预言的股票市场崩溃没有实现?你还认定中国经济会崩溃吗?

  其实,我认定中国经济崩溃不是一年两年的事情了,在我没有看到中国整体上有全面改善的时候,特别是政治制度没有改善的时候,我不会轻易放弃我自己的观点。尽管我是个非常愿意接受新知识,新观点的人。

  中国的经济崩溃是命中注定的事情,中共现在所做的不是解决并消除崩溃,而是在推迟崩溃,而让未来的崩溃更激烈。

  中国人的本性难移,不劳而获是国人的本性,而目光短浅,贪图眼前之利更是全体国人的心中盛典。

  悲哀的国人,又一次通过经济改革进行政治上和平改良的机会错过去了。

  作者:草庵居士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经济随想 » “政策救市”背后的真相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清溪芳草 说:,

    2008年08月15日 星期五 @ 08:49:08

    1

    H人渣只会口号治国,搞舆论导向,压制群众,不解决根本问题,也许压根就看不到解决根本问题的重要性和紧迫性。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