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庵居士:中国股票市场千点感言

  自从上世纪九十年代末预言中国股票市场将跌落到800点开始,很多朋友就问,什么时候才能实现。一次,与国内学者和官员在咖啡屋闲聊了四个小时,结果大家得出了一个2008年中国经济崩溃的结论。当时,有两位学者和一位政府官员极力反对。毕竟,主张中国崩溃论观点的人历来是少数,但这次讨论,国内的一位专职为中共政治局负责编译海外资料的官员写了一份简报,送到中央政治局的各位高官手中。大约过了一年多,这位朋友就提出了我是否可以写一份更详细的文章,他的理由是,现在是重提这个问题的时候了。

  2003年5月,我写了一篇《2008奥运会--中国全面崩溃》的文章,先是发给国内十几位友人内部交流。再这篇文章中,我预计到了2006年中国股票市场将开始崩溃,预计将用一年的时间将股票指数跌到800点左右。

  大约过了一个月,反映陆续回来了,对于股票市场的预测,大家几乎是非常一致的反对。其主要的原因是:一,文章太多的预测,特别是非常实际的数据预测不符合这样的文章要求,有太多主观因素。二。中国的重点还是金融制度的创新,将股票市场问题过多渲染会转移话题。三。财政问题和百姓资源分配问题是问题重点之重。四。如果需要,不如再起一篇,专门谈中国证券问题,以为中国股票市场不是百姓问题,而是证券商与上市公司的问题。五。股票市场太敏感,会涉及社会稳定,不容易被马上高层接受。

  8月,我的文章发表了,国内友人以第一时间将此文送到了中共高层的手中。

  到了今年,中国股票市场始终充斥着一种难以说明的浮燥。就在去年,我的一位国内证券业著名的人士发起了国有股减持风波的时候,我帮助他找了许多海外媒体帮助他呐喊。但我知道,这种呐喊或许会帮倒忙,或许会加速中国股票市场的崩溃。

  不久,另一位在中国证券管理部门工作的一位位官员对我说:“倒逼”是必须的,无论是长痛还是短痛,他都是痛。历史必然要让这一代人牺牲,否则中国的下一代会更痛苦。

  今天我终于见到了中国股票市场跌到了一千点,三日的上证指数最低点是:1000. 52,这样的暴跌速度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的。本来,我原来预计的股票市场暴跌会在2006年,现在不仅提前了一年,而且,我估计从1100点到1000点可能会震荡半年。但今天看来,我的预测是失败的,我没有想到中国上市公司竟然比我想象的还恶劣,中国证券公司比我想象的更不堪一击,中国股民比我想象的更没有信心,而中国政府比我想象的更卑劣。在这个基础上,我知道,跌破千点大关只是瞬间的事情了,而这个心理关卡,在股民心中已经是荡然无存了。

  拿起电话与国内几位基金负责人联系,想知道他们为什么要抛。基金经理们回答:局势不妙啊,跌的这么快,别人跑,我不跑行吗?

  放下电话,我想,基金也是赢利单位,他没有为政府护盘的责任,为什么不跑?

  周小川和尚福林都是不错的经济官员。在我的眼中,至少他们是中国官员中百分之一的精英。但今天,他们处在了历史的刀尖上成为了数亿损失惨重的股民的唾骂对象。其实。只要大家静下心来,仔细地想一想,谁是罪魁祸首?难道他们能主导中国的金融吗?他们不过是了实际的执行者。

  或许,不出三个月,中国的股票市场就会跌落到800点左右。我不知道中国的百姓是否会忍耐的住,现在已经有人上街游行了。我不知道中共高层是否有毅力坚持住这最后的底线,这个底线就是不救市,让中国的证券业在慢性自杀的过程中完成推倒重来的欲火重生。

  有位官员曾这样对我说:我们必须要牺牲一代人,包括我们自己,只有如此,中国才会有救。当时,我看着这位官员,我有种迷茫,这是一种玉石共焚的感觉。

  曾经有几位中共的少壮派这样讲:改革,我们当然要改革,但海外的反对派无所作为,连呼吁都不做的时候,我们有什么理由去改革?你见过历史上有皇帝自己改革,把自己赶下台的吗?

  有一点,我是非常矛盾的,这就是胡溫能否坚持将江朱政府制造的经济泡沫捅破。我毫不隐瞒我的怀疑,尽管我赞赏胡溫抛弃了GDP崇拜,但我也看到了胡溫施行的政策依然是用经济补洞的办法来维护政治这条破船。或许他们能有坚持,但我知道,他们面对的是已经对中共政府失去信心的数亿股民及家庭成员,这个经济压力或许会给中共彻底改革提供一个理由和一个必要的压力,或许是一个良机。但我不敢这样判断。因为我在胡溫执政的几年里,我没有看到他们的胆略和见识,或许他们只想为自己维护中共的未来延缓中共崩溃或保持政权寻找一个理由或借口。

  我不知道中共是否会救市,但我知道,中共没有太多的钱去救市了,财政上的问题已经将中共逼上了一个不得不做最后抉择的时候。当我看到BBS上中国股民仍寄希望与中共政府出资挽救股票市场的时候,我的心在颤抖,中国百姓是那样的单纯。他们并不知道,当年施行腐败的不公平的经济改革的那一刻起,他们就已经注定要成为被牺牲的一代人。

  当我说“崩溃”这个词的时候,很多人指责我,当我说中国不经过崩溃就不会欲火重生的时候,有人就说我是亡中国之心不死。就在前天,中国著名的学者易宪容先生说了:“虽然上证指数最低下探1008点,但只要上市公司还在,股市就不会崩盘,大盘继续下滑是很有可能的,但他认为这不重要!”

  我知道他在代表谁说话,我知道他内心的痛苦和选择。溫家寶最重要的金融幕僚之一的巴曙松博士曾说:“在股权分置试点启动之后,股票指数实际上已经出现一定程度的变形,因为综合指数中开始包含非流通股的损失因素以及市场预期的因素等,仅仅依据指数判断市场走势会出现一定的偏差。同时,市场习惯用的技术分析指标等,也会出现更为显著的失灵和变异”。我非常清楚他们传达的是什么信息。我也同时知道,中国目前面临着一个历史行的转折点。或许他们会被称之为股民的罪人,但我知道,历史或许会称他们为功臣,无论是周小川,还是尚福林,他们的历史定论需要时间来书写。

  很多时候,我非常赞叹美国的伟大。大约在一个多月前,我写了一篇文章,专门谈美国对华战略及人民汇率问题。这篇文章送到国内之后,一周内,几乎每位看过文章的朋友都回信了。最快的朋友在收到一个小时之后就给我回了一封近千字的讨论。他这样写:“…如果你分析的属实,我们就应该感谢美国,我会一生称颂他的伟大…”。

  股票市场的崩溃或许意味着更重要的事情在发生,中国真的面临到了一个转折点,我不知道中共胡溫的思想,或许他们正面临着生死的抉择,这是个痛苦的抉择。我也知道,大部分的官员还处于一个混浊的世界。

  我曾在数年前一篇文章中说,中国面临的将是经济上的“新八国联军”的围剿。目前,这个围剿已经开始,而且战果辉煌。

  有识之士,现在是你们行动的时候了,历史机会是不可错过的。

  二○○五年六月三日

  作者:草庵居士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经济随想 » 中国股票市场千点感言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