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超:法治流行年代

  时下,在各种报刊杂志上流行风头正盛的是法治,该词在各种场合上都可以找到其存在的身影,依法治国,依法治省,依法治市,依法治村,依法治校等等。好象法治是一个无所不包的,无所不治的妙方良药,一旦用上法治,就可以药到病除,起死回生。

  在这样一个法治流行的年代里,与之相关的产业迅速热门起来。从高校设置的专业来看,法学是一个热门专业,一个综合性的高校不能没有它,于是无论如何也要立马上项。由于法学热门,这个专业的培养费不能低,一律向名校的法学专业收费靠拢,不管自己的师资能不能与别人相提并论。笔者也受法治大氛围的影响,也在法学世界里呼吸着自由新鲜的空气。从近几年的的报刊杂志来看,法律期刊是越来越多了。这是件大好事,但其中良莠不齐,不乏借鸡生蛋,挂羊头卖狗肉之辈。从媒体新闻人物的产生来看,近来各大媒体催生了不少法治时代的明星。孙志刚事件,李思怡案,河南洛阳女法官李慧娟事件,宝马车肇事案等等,随之而来便有许多的律师,法学家便走向法治时代的前台,许志永,许兰亭,张青松,钱列阳,田文昌,贺卫芳,陈瑞华等等。

  我们在这样一个法治盛行的年代也确确实实地感受着中国的进步,社会的进步。从孙志刚事件的发生,《城市乞讨流浪人员收容遣送办法》遭到了全国人民的一致声讨。2003年6月20日,我们的溫家寶总理便签发总理令颁发了《城市无着落的流浪乞讨人员救助管理办法》。与此同时,一场有关法律法规的审查机制的大讨论便轰轰烈烈地展开,至今未息。《中华人民共和国居民身份证法》的颁布,体现了以人为本的理念。《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许可法》的即将出台也将给强大的政府权力套上笼头,让其走上规范化道路。

  法治在不同人的眼里有不同的内容。老百姓眼里的法治是:政府的权力得到确确实实地限制,政府的行为按照各种法律法规得到合理的规范,自己的各项权利得到法律的有效维护。换言之,老百姓眼里的法治就是依法治官;而政府官员眼里的法治就是老百姓要确确实实地遵守法律,严格按照法律法规行使自己的权利。换言之,政府官员眼里的法治便是依法治民。与政府的公权力相比,单个公民的私权利便显得相对弱小。政府以强大的国家机器作为后盾,而公民为了维护自己的权利仅仅只能以自己的生命权利来反抗政府权力,这样的法治就有点显得悲壮和代价太大。例如安徽农民朱正亮为了反抗政府对自己房屋的拆迁行为而跑到北京天安門前自焚,最终引起全社会对政府拆迁的关注。

  法治虽然在全社会的共同倡导下可以迅速流行起来,但是它也有“春风不度”的地方,例如人的思想动机和情感状态,这是法律的盲点和盲区。法律可以规范人们的行为,但是它不可能规定人们如何去想问题,不可能限制人们之间感情的好坏。法治虽好,但也需要政治评价和道德评价来协助,共同规范人们生活的各个方面。君不见,解放初期,社会风气达到了“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的状态,而当时的法律法规并不是很完善,也可以说是百废待兴;而现在正处于转型期的中国,各种各样的刑事案件频繁发生。现在中国的法律法规已经是相对完善了。当然我们并不能说这是法治的,各种各样复杂的社会因素加在一起便导致现在局面的产生。我们需要对次进行深刻的反思。

  作为一个法律人,当然希望法治流行年代永远地流行下去,但是我们强调法治建设的同时,不要迷信法治,以为法治可以解决一切问题。道德建设同时也是一个很重要的社会工程。我不能想象如果一个民族,一个社会道德沦丧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局面。

  作者单位:湖北省荆州市长江大学政法学院126信箱

  作者:田超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法律纵横 » 法治流行年代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