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学武:书法也是“祸水”?

  古人早就说过女人是“祸水”,今人“与时俱进”地声称书法也是“祸水”。一位名叫赵达功的先生在网上发表《书法是中国的一大祸害》(见2005年6月30日《中国报道周刊》),对中国的国粹之一书法大加挞伐:“书法是中国的一大祸害,利用书法欺骗人民的就是那些皇帝、大臣、主席,……胡长青同志也是我党优秀的书法家,写一手漂亮的书法是用于贪污受贿的腐败用途。”“中国城市建筑物上到处是名人的题字,那是腐败的象征!那是落后的象征!如果在建筑物上,在报刊上等经常看到名人题字,不必去欣赏,那是中华民族耻辱的象征!”身为一个中国人如此对中国的国粹恨之入骨,可见赵先生要么是“脑后有反骨”,要么是“恨屋及乌”。

  书法也是“祸水”并非是什么新观点,明朝宰相张居正早就“英雄所见略同”。未经考证,不知他是否此说的始作俑者。著名学者黄仁宇在《万历十五年》中写道,由于慈圣太后和大伴冯保都是书法爱好者,对小时侯的万历皇帝练习书法帮助很大。万历年方10岁,就能书写径尺以上的大字(堪称“书法神童”也)。有一次,他让老师张居正和其他大学士观看他秉笔挥毫的杰作,写完之后就赏赐给了这些大臣。张居正当时和其他大臣一样受宠若惊,谢恩领受。但在第二天他就启奏万历:陛下的书法已经取得很大的成就,现在已经不宜在这上面花费过多的精力,因为书法总是末节小枝。“自古以来的圣君明主以德行治理天下,艺术的精湛,对苍生并无补益。像汉成帝、梁元帝、陈后主、隋炀帝和宋徽宗、丁宗,他们都是大音乐家、画家、诗人和词人,只因为他们沉湎在艺术之中,以致朝政不修,有的还身受亡国的惨祸。”

  张居正认为书法也是“祸水”,列举的“罪证”很多,而所证的“罪名”却只一个,就是玩物丧志。张居正身为万历的老师,以玩物丧志的古训来教育和警示万历,似乎无可厚非。然而在古代,书法是读书人的必修课,而且琴棋书画更是达官贵人附庸高雅的拿手好戏,过去哪个皇帝不喜欢吟诗题字?虽然确有皇帝因沉湎于个人爱好而乐不思政,结果导致祸国殃民,可也有皇帝善于“两手抓”??一手抓安邦抚民、一手抓个人爱好。清朝乾隆皇帝既喜欢经常作诗又喜欢到处题字,不是被历代官家和史家誉为“康乾盛世”的“好皇帝”么?

  张居正虽然视书法也是“祸水”,但他自己对书法却又十分爱好。著名作家熊召政在历史小说《张居正》中写道,太监冯保给张送了一副字,张品评“这幅字行草结合,腴而不滞,平中见狂,大得颜真卿《红外帖》的笔意。”于是大加吹捧:“朝野之间,盛赞冯公公琴书二艺冠绝一时,不要说两京大内三万内宦无人能出其右,就是朝中进士出身之人,也没有几个能望其项背,这副字我将永远珍藏。”而冯也以吹捧回报张:“其实先生的书法在鄙人之上,我见过你的几张送给友人的条幅,至于先生的奏疏条札我就见得更多了,可以用一句话来形容:无意为书而深得个中三昧,随手写来尽得风流。”这些虽然是小说家言,不免有所夸张,但冯、张二位的书法确实有史为证。

  张居正的书法也是“祸水”观,当然早已过时了,岂能与“与时俱进”的赵达功相比。赵先生把书法的“罪名”提高到亡党亡国的高度,认为书法是“腐败的象征”。当然赵先生也并非胡说八道,他的这个观点也是有依据的。从众多腐败官员尤其是那些高级别高档次的腐败官员所收受的贿赂中可以看到,名人字画的确成为引人注目的“赃物”。大凡有收藏价值的名人字画,除了博物馆和大老板等单位与个人花钱收藏之外,相当一部分则被历代腐败官员无偿收入囊中藏为己有。而且某些腐败官员尽管书法水平低得让人大跌眼镜,可他们为种种名目题字所收取的“润笔费”却高得令人瞠目结舌。腐败官员“近墨者黑”,国粹成了“赃物”,这恐怕是又一大“中国特色”。

  然而,书法也是“祸水”,比女人是“祸水”更令人可笑。在那些腐败官员的“赃物”中,还有名画、文房四宝、文物古董等等,而且除了这些中国的国粹,还有外国的“劳力士”手表、“路易十三”红酒、“皮尔卡丹”西服等等高档商品,那么是否都要把它们统统当作“祸水”,必欲除之而后快呢?正如鲁迅先生所说:“我一向不相信昭君出塞会安汉,木兰从军就可以保隋,也不相信妲己亡殷,西施沼吴,杨妃乱唐的那些古话。”而鼓吹书法也是“祸水”的这些新话,则更使人不能相信。如果把官员腐败的“罪过”嫁祸于书法,不仅无助于反腐败,反而有助于腐败官员逃脱罪责。岂不知这个论调可能正中腐败官员的下怀,他们本来就以“政治学习不够”、“放松思想改造”、“受西方资产階級生活方式影响”等理由为自己开脱,现在又可以借机喊冤了:“都是书法惹的祸,我们可是受害者啊!”而果如此,才真是“中华民族的耻辱”!

  作者:杨学武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书法也是“祸水”? 浏览数

没有评论 »

  1. 游客 说:,

    2005年07月24日 星期日 @ 23:04:10

    1

    把官员腐败的原因归咎于书法,实在是本目倒置。试想,没有书法难道就没有腐败了么?成克杰、陈希同不长于书法,照样腐败不误、有些身为大官者,到处题字,他的书法并不见得好,之所以这样,无非是想为自己树碑立传,这并不是书法的罪过。我国的书法艺术源远流长,颜、柳、欧、赵等大书家的碑帖已很难得,如果赵我们不珍视它,而加以贬损,就有流失的危险。

    回复

  2. 游客 说:,

    2005年07月25日 星期一 @ 20:55:19

    2

    在当今世界上,什么最厉害,人!其次,在人之外的一切事物,包括人造的和非人造的都应没有好坏之分。关键是你——人如何来看待它,使用它。当且不论我们的国粹书法,就现行网络来说,它使众多青少年堕落,难道也要来一个“网络是一大祸水不成?”事实上,当今社会,离开网络,人类就无法加快前进。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