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明峰:大汉:世人永远景仰的国度

  景仰大汉,是景仰她的文明。回眸历史,不仅仅是为了找到自信,更多的是让我们文明起来、强大起来。人们也许会为古希腊或古罗马所创造的文明激动不已,譬如古罗马,不仅给后世留下了斗兽场、万神庙和天使古堡,而且还留下了一大笔巨大的精神财富。不管当年的古罗马统治者是出于何种意图,总之万神庙的穹顶如今已经成为了一种奇特的标志,好比万里长城,已经成为了中国的象征。

  强大的秦朝并不认为修建万里长城是个奇迹,至于“奇迹”的称号,绝对是后人给予的桂冠。秦朝也许仅仅是认为匈奴太讨厌了,修建城墙的目的是为了阻挡凶悍的骑兵南下。

  但是,历史在这里拐了个弯:城墙内的人民因不堪这位千古一帝的野蛮统治,最终扯起了造反的大旗。呼啦啦没几年,这位梦想将帝位传至万世的始皇帝,却被自己和自己的臣民给打败了。

  当西楚霸王被围困在垓下的时候,历史仅仅是犹豫了一下,然后便拐进了大汉帝国的领地。领地最早的主人姓刘名邦,来自江苏沛县的农村。刘邦虽然出身寒微,甚至还带点流氓习气,但他所建立起来的国度并没有让今天的中国人失望:大中华的文明第一次在这个国度里交汇并隆隆升起,升起为一座世人永远景仰的高峰。

  如果要从汉字里挑选一个合适的词来形容两汉文化的个性,那最恰当不过的应该是:浑厚。强大的国势、辽阔的版图、丰饶的土地、勤劳的百姓、纯朴的民风、开明的君主、风流的文人……是他们一起簇拥着自己的国度走向神圣的文明殿堂的。

  两汉时期,并没有诞生像万里长城、兵马俑和阿房宫那样穷天极地的杰作,取而代之的则是气势恢宏、汪洋恣肆的汉赋,蔡伦的造纸术,精美绝伦的壁画,被誉为“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的《史记》,张衡绝妙的浑天仪,华佗的麻沸散,张仲景的《伤寒论》……

  在这个国度里,甚至就连不可一世的帝王,也禁不住要亲自主持并参与学术的争论。正因为如此,华夏文化才极大地丰富起来,魅力十足的首都长安才有资格成为世界文化交流的中心。于是乎,高深莫测的数学和天文学,气势恢弘的汉赋,光彩照人的异域音乐、舞蹈、绘画、雕刻和服饰,甚至是来自最底层的民间工艺,也都一起登上了大汉的舞台,各呈所能,竞逐风流。

  细想来,秦始皇为大汉所做出的贡献,是不容置疑的。刘邦应该感激涕零。秦千辛万苦统一中国后,将全国范围内的法令、文字、货币和度量衡等统一起来。这是一项伟大的事业,因为它为大汉文明乃至大唐文明的崛起奠定了厚实的政治、文化和社会基础。如果这些东西不统一,国家就根本无法发展。试想一下,一个车不同轨,书不同文,行不同伦的国度,如何能够建立起高度发达的文明?

  现在我们可以把目光放远一点,看一看西方,就可以发现大汉文明与古希腊文明、古罗马文明之间的惊人差距。

  与春秋战国大体同步的古希腊文明,实际上是温和、脆弱的海岛民族文明。在这种海岛民族文明当中,她们关注生命存在的普遍意义,所以诞生了深刻的哲学;她们关注社会秩序的文明化,所以诞生了法学;她们浪漫且善于幻想,所以诞生了灿烂的希腊神话……由于生性温和、脆弱、内敛,发达的海岛民族文明在兵学领域却是一片空白。是不屑还是本身就缺乏研究意识?

  而在东方,战事不断、弱肉强食的春秋战国,却催生了横绝万古的诸子百家,催生了一部被后世尊为兵家圣经的《孙子兵法》。我们姑且不去讨论孰是孰非的问题,一个摆在眼前的历史事实是:灿烂的古希腊文明在罗马的铁蹄下消失得无影无踪。难道是温和的岛国民族天生就缺少一种伟大的抗争精神吗?

  古希腊民族擅长写作悲剧,却万万没想到自己本身也是一出让人看了老泪纵横的悲剧。千古之下,能不扼腕叹息乎?

  在颠覆了古希腊文明之后,罗马的战马和剑盾一度被誉为另外一种文明形态。但是,这种形态的文明最终给人类都留下了些什幺?庞大的斗兽场、血腥的奴隶角斗场、无数的征服战例、奢靡的沐浴方式与酗酒恶习……不过几百年的光景,这种所谓的文明也终于走到了尽头。

  即便是发达的古印度文明、古埃及文明和玛雅文明,也都早有各自的归宿。看来,当今世界硕果仅存的古文明只有华夏一家了。

  凭心而论,源远流长的华夏文明史,虽然同时也是一部血腥的战争史,但华夏文明延演至今已五千多年,却从来没有中断过,更没有被异族文明所颠覆过。即便是在少数民族主政中国的时候,华夏文明依然一脉相承,继续向前发展。

  决定一个民族文明兴衰的主要因素,更多是在于健康积极的民族心态、人文精神、价值观念和伦理道德;在于合理的国家形式、社会结构和生活方式;在于文学艺术成就、国民教育程度;在于科学技术的发展、经济实力的增长;在于和谐的人际关系、家庭与家族关系、婚姻与两性关系,等等,不一而足。总之,一个具有包容性与亲和力的民族,肯定是不会轻易衰败的。譬如海纳百川,何以枯竭?

  话说回来。大汉帝国的伟大,不但在于他在历史上第一次形成了中华民族的概念,而且还使中华民族从此奠定了以儒教为核心的主流文化。儒教遵循的是中庸之道,虽然它的这一特性一度制约了民族文明向更高层次的发展,但它毕竟维系了中国将近两千年的社会秩序,创造了无数奇迹。

  在这种思想背景之下,我们就不难理解大汉所取得的巨大成就。至于张骞出使西域,甘罗远涉波斯湾出使大秦(罗马),丝绸之路的开辟和佛教顺利地融入中国社会,则体现了大汉开放、博大和奇旷的胸襟。由于大汉的努力和贡献,极大地促进了世界文化的交流和发展,特别是造纸术的发明,不但彻底地改变了世界文化的格局,而且给人类文明插上了能够自由飞翔的翅膀。

  岁月如烟云,大汉离开我们已经两千多年了。回眸历史,品读大汉,不仅仅是为了亲近文明,更重要的是,我们要在文明的河畔建立起一个理想的、强大的、祥和的国度。

  2005. 7

  E_ mail: ffon@ sina. com

  作者:姜明峰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历史长河 » 大汉:世人永远景仰的国度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